徐继哲 |
牛顿创始人我2005年就开始做开源社区,2011年加入电商公司好乐买,此后又连续创业,包括手游、智能硬件、3D打印等各种项目。2011年,我接触到比特币。中本聪是一个伟大的启蒙者,而V神则驾驭了区块链的思想、技术和社群,为这个行业做了巨大贡献。如果技术思想和社会应用相结合,那么越来越多的项目就会不断改造我们的商业和生活。现在流行的说法是:比特币是区块链1.0,以太坊是2.0,EOS是3.0。我觉得某种程度上,区块链3.0是想象出来的概念,区块链技术发展到一定阶段之后,它要跟电商、社交、搜索、视频、公益等巨大的行业相结合,每个行业都有巨大的差异和独特性,想服务的更广泛没有差异,那就只能把层次降低,那么与应用代沟就会加大,需要开发者添加的越多,技术的易用性越差。比如电商领域需要解决采购、供应链、仓储、客户服务、售后流程、评价体系等,很难做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公链。我认为区块链没有3.0。我自己干了4年多的电商,联合创始人干了18年电商,我们了解这个行业,能够抽象出电子商务行业能够需要哪些技术支撑的点。电商的显著特点就是免费。你可以免费的使用一个应用,大家都免费的用了很多东西,但是其实你会发现你的免费是有代价的。你用你的隐私和数据换得了一点点的便利性,这就是这个商业模式的本质。在初始的状态,应用里什么都没有,但是大家的浏览行为、点击行为、购买行为就会记录到这个应用里变成所谓的大数据,大数据本身又可以赚钱。而实际上,数据是谁的呢?数据来自于用户,所以自然是用户的数据,是属于我们每一个人的。是我们所有在互联网平台上的活动产生了数据。而目前,靠用户数据获得利润的平台,就成了他们所谓的“羊毛出在猪身上”,这是一个很奇怪的商业模式,更奇怪的是我们大家对这个商业模式已经习以为常了。数据是21世纪的石油,用户有权获得数据产生的收益。而区块链技术有可能让这个商业模式变得正常,就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属于用户的数据,产生的收益,还于用户。

一项重要的新技术在诞生之初,常会受到两极对待——要么被神化,要么被妖魔化。2018年,站在风口浪尖的技术正是区块链,本是一个艰涩的名词,却已引起大众焦虑甚至“群体性恐慌”。有人说,区块链将颠覆世界,重塑整个人类社会组织形式;有人说,区块链可能是本世纪最大的一次泡沫。2018年3月28日,「甲子光年」在北京举办「正本清源|
2018“中国区块链第一辩”暨行业领袖峰会」,希望能在区块链这场浩荡的技术大势面前,所有投身其中和跃跃欲试的人都能心中有勇气,脑中有智慧,远能预见未来,近能照顾脚下,一起以最正确的姿势迎接这场新技术之辩。50+位区块链行业领军人物参与此次会议并发表演讲,其中包括搜狗CEO王小川,NEO创始人、Onchain分布科技创始人、CEO达鸿飞,F2Pool创始人、COBO钱包联合创始人神鱼,美丽说创始人、HIGO创始人徐易容,分布式资本执行董事余文波,线性资本创始人王淮,ArcBlock区块基石创始人老冒,中国人民大学国发院金融科技与互联网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杨东,清华大学教授、计算机系副主任徐恪等等,他们用切实的讨论碰撞出了最新真知。Qtum量子链创始人帅初以“区块链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为主题发表了演讲,以下为演讲实录。以下为帅初演讲全文:帅初:我今天演讲的主题是“区块链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我是从2012年进入这个行业,基本上见证了整个行业的发展,在中国科学院读博士的期间,很偶然的机会了解到关于比特币的思想和想法,从那个时候就一直对这个东西很着迷,一直在这个行业从事了很多的工作。我觉得对于整个区块链行业的认识,其实没有必要去捧杀,也没有必要妖魔化,一个技术出现有它的必然性,它出现的伴随着互联网基础设施的成熟,出现了加密货币这样一个理念。从90年代开始,从西方社区一直从密码朋克的思想和运动,想要推动一个更加点对点的基于互联网新型的支付体系的诞生,比特币算是这个领域非常成功的实验。为什么决定投身于区块链这个行业?我觉得这是回归这个行业的初心和初衷。回归到互联网行业的发展,很多商业模式建立在非常底层的基础之上,很多商业模式借助信息不对称,给用户提供便利和提供服务,能够获得一定商业上的溢价和收费的能力。在互联网协议发展过程当中,我觉得比特币基础的协议,其实一直在这个协议层所缺少一个翘翘板的环节,我们能不能找到基于互联网搭建的点对点价值转换和传输的协议,不需要通过任何中间人,让这个价值的流动性和价值转换的效率得到大大提升。之前所做的互联网行业的工作解决信息高效的分化,进行信息的聚合,进行信息的二次售卖,很多围绕信息这个概念去提供了一些服务。互联网的信息复制性非常强,它的价值也是打折扣的,信息公开之后就失去了信息存在的价值。但是对于价值的认可往往来自社区的驱动,只有获得了社区和人群的认可,一个东西才有价值。比特币从2009年开始创造了新的思维范式,就是说,我可以通过密码学底层的技术,保证网络上某一段数据的使用权是唯一性的,而且这种转移得到全网的认可。通过这样一个对等网络让这个网络实现完全信息对等的网络,本质上从信息不对等到信息对等的实现,至少是从所有交易的角度,实现了任何人有权利去审查,去记录,去验证这个交易的真实性,我觉得在我们之前的信息系统的发展当中,除了在大公司做共享数据库,可能几个机房同步这个数据之外,不可能向公众提供所有知情权。比特币完全是开源、透明的,没有边界的信息服务网络,任何人都有知情权和参与权。这个行业有非常多的故事,最早进入比特币的那些人,就是玩游戏打金币这些人。为什么有这么多的渊源,像魔兽世界的金币打下来唯一价值,有魔兽公司认可,后来他们发现白天打金币,晚上还可以把网吧的电脑拿来挖矿,挖出来比特币也在网络上也有人认可。某种意义上来说都是一种社区化的行为,去驱动了这个价值逐渐走向了主流。但是比特币的发生,我觉得应运而生。就是说整个事情的诞生背后有非常大的历史的原因。我觉得可以引申出来一个意义,借助于过去我们所搭建的信息高速公路基础设施,我们产生了BAT、谷歌、脸书等超大型的公司,他们所享受的基础设施完善搭载的服务,服务成千上万的用户。比特币打造更加没有门槛,不需要任何人许可的,可以让创业者、投资人进入互联网的体系,给互联网产业带来非常大的变化。区块链,本质上超越了技术范畴的存在,已经从技术的理念已经衍生出来社会上的法律法规和监管的一些变化,包括我们对中心化系统和去中心化系统再次的思考。比特币通过特有的姿态,把互联网最初设计的雏形展示在我们的面前,我们重新思考中心化和去中心化的利弊,在比特币之前已经习惯了我们的数据,我们的资产,我们的资金在中心化的体系里面记录的,比特币以新的方式打开了可能性。本质上,比特币网络是非常成功的实验,一百年以后人类回看互联网整个发展的过程,比特币会是人类历史上非常精彩的一笔。比特币网络从最初的完全对等化的网络发展到今天,开始朝着分层的路径发展,网络从对等的节点,开始慢慢通过一些中心化的节点提升更多的效率,网络本身从最初绝对去中心化,绝对的公平可靠变成了效率和公平的折中,我觉得这是一个必然的途径。中心化和去中心化各有利弊的,如何去平衡,如何服务于用户,我们最终做系统设计需要做出一个取舍。整个区块链行业发展到今天,我觉得还是面临非常多的问题,就是说本质上处于一个非常早期的阶段,整个行业从真正的开始,可能从2009年1月3号比特币代码的公布,到block的开发,前面五年时间局限在非常小的圈子里,当时印象最深刻的读博士每天逛社区,当时最早的时候中本聪在上面发帖子,你会发现这些开发者和程序员抱着理想主义的精神,怎么把软件做得更好,后面随着巨大的财富效应,让更多的人关注到这样一个事情的发生。但是最初一个想法无外乎是,把我们开发加密货币用在社区的打赏,去资助新的项目这样一些非常单纯的想法。随后伴随经济利益的膨胀,让更多人意识到这个事情。在2015年,应该是行业从业者意识到在加密货币和现有的法律法规体系之上有更多的冲突,把加密货币背后的理念和技术抽象出来,以区块链非常中心化的技术,更好的去教育社会,去传递传递一些理念。整个区块链行业的发展,从我的理解来看,从2015年夏天真正开始让更多人,借助区块链背后的技术体系,我们如何推动行业一些变化。整个加密货币是一个绕不开的一个话题。其实发展到今天,整个区块链的行业已经成为一个生态,最高峰的时候,整个行业的市值一度到了八千亿美金,随着市场的下跌,可能现在还有三千亿美金的市值。怎么理解这样一个事情呢?我觉得人们对新技术总是非理性的狂热,夹杂着新技术的创新和理念上的创新,夹杂着投机的氛围,往往让新的技术快速迭代,把有价值的东西沉淀下来。在整个过程中,我们如何去发挥真正的价值,去杜绝相关的风险,我觉得这是相关的行业从业者,包括政策制定者,需要大家一起去思考的问题。整个比特币的软件体系的开发,其实过去九年时间已经充分证明了它是安全可信的系统,我们不讨论它的货币因素,从软件开发的角度确实创造了大型的P2P对等的网络,能够在上面承载成千上万的交易量,每个人通过无门槛的接入,可以享受到便利性。但是如何规范它的发展,这是我们很多从业者需要去思考的问题。在2014年的时候,其实行业发生了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当时提出了一个很好的想法,因为比特币是有限的灵活性,有限的灵活性无法搭载其应用的,我觉得这是设计的初衷并不一样。以太坊有一个很好的想法,我们借助于分布式的网络,借助于更多的灵活性,我们可以在上面去搭载更多的分布式的应用,有了智能合约这样一个概念,智能合约的本质我觉得是把我们的商业流程和商业交易更加自动化,更加高效率执行的概念。这是一个非常有理想主义精神的概念。为什么这么说呢?区块链网络是自洽的逻辑,本质上是高度可信、可靠的符号系统,符号取决于认可。在以太坊当中,它对这些符号,对这些数据有更多逻辑上的操作,这些逻辑上的操作在比特币网络上通过脚本语言实现不了,必须通过更加灵活操作的措施去实现,为什么有EVM虚拟机,因为可以对数据、资金,可以进行更加高效率的操作,而且这个操作得到全网的验证。目前来看,从过去一年的发展,伴随着大家对新技术的狂热造成了ICO狂热的现象,商业最终要回归本质,任何一个事情没有可持续的商业模式,无论用什么样的融资模式最终难以持续。从另外一个维度证明了智能合约可用性,就是说实现投资流程的制度化,投资流程的无门槛化,如何借助技术的优势规避它的风险,我觉得这也是我们需要共同探讨一个问题。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如何看待智能合约这样一些概念的价值,本质上每一个智能合约是虚拟的代理人和一个虚拟的代理商,可以把你的资金、数据放心交给虚拟的代理人和虚拟的代理商帮你去处理。比如说像中国最大的房地产中介公司链家,它可能招聘过十万个跑腿的小哥,每天做重复性的劳动,每天签署房子的买卖的合同和租赁的合同,这样一些重复性的工作,其实借助于智能合约可能在几台电脑上,你可以在几分钟的时间,虚拟十万份虚拟的合同出来。这些虚拟的合同本质上所发挥的功能和效用,和人力所发挥的功能和效应是一样的,某种意义上来讲降低了商业运行的成本,让更多商业交易变得更加高效,更加通过计算的资源,通过计算机的逻辑去替代我们作为人所重复性的劳动,这是商业上非常有价值的环节。我觉得,整个区块链行业发展到今天,其实我们是见证了整个行业成千上万个项目的成功和失败,我觉得在行业的早期,从行业发展的客观事实的角度去探讨,被验证的商业模式就是加密货币本身,作为互联网上一个社区化的,被认可的一种新型的价值一个载体,我觉得已经逐渐被验证,某种意义上证明了比特币为什么在全世界有几千万用户,有这么多的交易所去交易。另外我觉得,第一点,智能合约的概念仍然处于一个早期的阶段,我们如何找到能够超越于单纯的加密货币和ICO之外其它应用场景,去落地这样一些新的技术,我觉得是行业所面临一个挑战。这样的挑战,我觉得未来来看有非常多的可以去做得一些方向,我觉得第一个可能突破点就是虚拟化、数字化的领域,比如游戏里面的各种资产,各种有价值的资产和道具,有这样一个潜力去重构,整个游戏里面关于经济系统里面的未来。第二点,本身已经数字化的内容,包括音乐、视频、版权、音频、文字,我觉得这些本质上一些数字化的东西,更容易和区块链本身作为一个底层的轻结算的网络天然发生的契合。第三点,整个未来大放光彩的是对于ID的认识,对于所有人的ID、物的ID、事物的ID,都可以接入区块链网络,用户的行为和数据会被记录,就会有交换价值的前提,原来无法实现的价值交换,就有可能产生很多新的商业模式。比如一个单一图片的版权,在现有的体系下面很难发生授权和商业的交易的行为。有唯一的ID,类似于我们域名解析一样,最近IPFS新建文件传输的网络,给每一个文件独特的标识和身份,这像我们信息交换的速度和价值交换的速度大大提升,首先要做这样一个识别。我觉得这几个领域,未来肯定在某些领域会产生大量的C端的突破,但是目前我个人没有那么乐观,我觉得整个行业真的需要一定的时间去沉淀,可能是一年、两年、三年的时间,我们真的能够推出一款超过千万级C端活跃用户的产品,这个依然需要我们所有的从业者能够去思考,当我们这样的C端产品出现之后,我觉得整个区块链的行业能够真正走入到主流社会。总结一下,我们自己从2012年进入这个行业,这个行业节快速地变化和迭代,所有创业者要能够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真正找到自己所从事的项目或者从事创业的方向,真正去解决什么样的问题和需求,能够回归本质,这个是最重要的。另外对于区块链行业的发展,我觉得本质上创造了人类历史上一套无门槛、低成本交换的网络,原来由于门槛过高,价值交换路径太长,我们很难想像的场景中会诞生一些从来没有预料到的商业模式,这些新的商业模式未来会对整个互联网体系带来比较大的冲击,这需要时间和历史去验证,谢谢大家。(金色财经)

2019年6月18日,拥有27亿用户的全球最大社交网站Facebook的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
1984-)公开宣布,天秤座项目官网(
和不久前摩根大通发行的“不是货币”的JPMCoin摩根币不同,Facebook大方、坦诚地在白皮书里赫然在目、明明白白地指出,Libra就是货币。
一夜之间,区块链和加密货币从一个被主流社会嗤之以鼻的犄角旮旯忽然登堂入室,进入了大众的视野。很多人这才开始认真审视比特币以及区块链行业,并愕然发现比特币已经悄然突破了1万美元的价位。毕竟,拥有27亿数字居民的Facebook实力不容小觑,其联合一流企业发行非国家货币的开创性的尝试,也将载入史册。
很多人把天秤币看作是继比特币十年之后,区块链历史上的第二个里程碑。自此宣告,人类进入后美元时代。各种分析、想象、预测层出不穷,人类货币金融全球格局必将迎来翻天覆地的变革。
面对这样一个历史大事件,宏观雄文已为各家写尽。本文独辟蹊径,着眼小处,接地气地给各位读者分析一下,如何才能抓住天秤币的这样一个大机会、大机遇呢?
有人说,等天秤币2020年正式上线了,是不是可以买一些来投资呢?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因为白皮书里写了,天秤币是稳定币,而且持有是没有利息的,所以直接购买天秤币肯定不是一个好的投资方法。
那么有哪些可以投资的机会和方法呢?教链(公众号:blockcoach)告诉大家三种方法:
1、方法一,加盟Libra协会。本方法适用于符合要求的机构。
这是享受权益最直接的方法,也是门槛最高的方法。按照Libra白皮书里写的,“理事会成员共同对网络和储备的治理制定决策”,并作为“生态系统启动初期的投资者”享受“储备资产的利息”所支付的“分红”收益。
加盟门槛1]:
如果天秤座计划能够成功,那么Facebook显然是最大的赢家之一。达不到加入天秤币协会的标准,可以转而到美股市场上购买Facebook公司(或者其他享有分红权的Libra协会成员)的股票,也可以间接分享到Libra的红利。
3、方法三,购买并持有比特币。本方法适用于全球普罗大众。
如果说中本聪是哥伦布,比特币开辟了美洲新大陆,那么天秤币就是通往美洲新大陆的五月花号。
想成为这艘船的股东门槛很高,想买张船票也需要有美股账户和美元,那么对于全世界各地的普通老百姓,还有一个最低门槛、最容易把握的分享天秤币红利的方法,那就是购买比特币。
感谢中本聪的远见卓识,在10年前就准确预见了今日互联网支付的蓬勃兴起,并提前布局,为全世界的普罗大众准备了一种真正属于平民的加密资产——比特币。
显而易见的是,天秤币会为比特币带来两重直接利好:第一重利好,扭转了大众对于加密货币的认知,扩大了比特币的知名度;第二重利好,天秤币打通了加密世界和普通世界,把比特币的触达用户群体从3、4千万扩大到了几亿人。
三十年古典互联网的商业模式一言以蔽之:流量变现。
无论是门户和媒体的CPM,搜索引擎的CPC,电商的CPC/CPS,抑或社交到游戏的CPM/CPC/CPA,都是花钱拉人头,收集用户隐私大数据,精准广告定向,流量变营收。这其中,权衡的是盈利和道德,博弈的是KPI和用户体验,难以割舍的是对用户隐私数据的贪婪收集。
这正是Facebook亲身经历的切肤之痛。要提供免费服务,就要打广告。要把广告打好,就必须侵犯用户隐私。当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在国会听证会战战兢兢地接受长达数十个小时的问询之后,他就下定决心要突破古典互联网的这种有缺陷的商业模式。
他找到了区块链。
在Libra的白皮书里,非常坦诚地交代了Libra的盈利模式,丝毫没有故弄玄虚。不像有些专家推测Libra需要靠收取手续费赚钱,其实Libra的盈利模式非常明确——靠储备资产增值赚钱。
Libra是一个无需承兑的稳定币。与比特币这种具有波动性的货币不同,稳定币是不具备从市场波动中吸收价值增长的能力的。换句话说,稳定币没有内在的价值成长性。
当用户使用手中具有购买力的货币换取Libra时,相当于把购买力转移给了Libra协会。Libra协会便可以拿着从用户手中“免费”换来的购买力去全世界“买买买”,收购优质资产。而这些优质资产的增值,则一分钱都不会回馈给Libra的持币者,而完全由Libra协会成员,或者说Investment
token的持有者,分享了。 这是一个超越世界首富巴菲特的商业模式。
作为长期价值投资者的成功典范,巴菲特的模式在于通过再保险业务,以承诺承担保险赔偿义务为交换条件,换取了被保险人巨额的浮存金,也就是暂时未产生理赔需求的钱。这些钱可以认为是在未来可能要用于理赔的——如果风险发生,但是此刻,却是可以由巴菲特支配的。于是巴菲特便可以用这些天量的资金去“买买买”,收购优质的公司,坚持长期持有,获取巨大的复利回报。为什么巴菲特能够长期持有,是因为他的钱是非常长期的保险金。
回过头来对比Libra。第一,巴菲特为了得到钱还得付出保险承诺,Libra则连承兑都不需要承诺,谁更赚是一目了然的;第二,巴菲特的浮存金是有生命周期的,因为持续发生的风险导致的理赔需求会不断侵蚀这些钱,而Libra只要保持生态内的流动性,则其对资产的持有期限可以无限长,谁的复利能力更强也是显而易见的。
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明白了,巴菲特的模式都已经如此赚钱了,Libra只会赚更多的钱。这些钱会多到不仅可以完全支撑系统的运营,而且可以让Facebook完全摆脱广告收入模式,以后信息服务免费还没有广告,金融服务比如跨境转账全免费,等等。
古典互联网的商业模式以及古典互联网公司将受到来自区块链数字货币赋能的商业模式的降维打击。
这是Libra给互联网创业者带来的启示和实战示范。区块链所带来的金融赋能,将会是下一代互联网创业人得以超越古典互联网巨头的有力武器。
如果我们稍稍深入研究一下Libra的技术白皮书以及其开源代码,就会发现其实Libra虽然自称为区块链数字货币,但是它的技术底层并非区块链。
正如比特币布道者Andreas
Antonopoulos所评论的那样:Libra不是区块链,也不是密码货币。
在中本聪发明比特币之后的第一个十年,非常多的人希望能够运用区块链技术做出一些不同于比特币的创新。于是人们做出了一些裁减:
1、裁减币;2、裁减去中心化(抗审查、隐私、不可逆等);3、裁减链;在所有的尝试中,有很多人试图裁减掉币和去中心化,但是他们无一例外都失败了。所有人都失望的发现,没有了币,区块链只是一个性能极差、灵活性极低、功能极其单调的“数据库”而已。在这些解决方案里,把区块链替代为传统数据库往往能够提升系统的性能而不损失什么其他显着的优点。
Facebook显然是非常务实的。对于Libra这样的联盟链系统而言,币,以及可编程特性(Libra新发明的智能合约语言Move),是最重要的。在此之下,只需要用BFT算法来做一个多主体参与的分布式数据库就可以了。
这是Libra给区块链从业者所带来的启示——区块链唯一重要的、不可裁减的其实是币。不要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执迷不悟,浪费生命了。
很多企业级区块链应用场景都是更接近联盟链范式而不是公链范式的。
公链是完全的开放网络,无准入许可门槛(permissionless),人人可以自由参与的。联盟链则是半开放的网络,服务节点是有准入许可的,就像Libra协会的成员节点,而被服务的广大用户则可以免费享受服务。
以前实施联盟链,要么选择专门定位联盟链的开源软件,比如Hyperledger,要么选择公链代码并进行定制化二次开发,比如常见的基于以太坊进行修改。
现在,我们有了一个也许更符合联盟链范式和应用场景的基础设施的开源代码,Libra源码,让我们能够更快更好地落地联盟链应用,推动联盟链在各行各业的落地。
这也许会大大降低整个行业的联盟链实施成本,进而释放行业发展潜力。对于联盟链企业而言,抓紧研究Libra的源码,也许可以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抓住行业发展的红利。
一旦Libra得以普及,谁会受到冲击甚至颠覆?
跨境支付服务提供商,银行,法币不稳的弱国,甚至,长期来看,主导全球金融秩序几十年的美元霸权也不可避免地受到巨大的冲击。
后美元时代,美元霸权撤退留下的货币权力真空,谁来填充?候选者三:
1、他国强势法币——传统世界。你看好谁?2、数字货币稳定币——连接传统世界和加密世界。会是Libra吗?3、加密货币本位币——加密世界。比特币。减持甚至做空那注定衰落的,增持和做多那有机会取而代之的,便是投资未来的最好办法。
东汉末年,随着皇室的日渐式微,一时之间群雄并起,逐鹿中原。狼烟遍地,血染疆场,你方唱罢我登场,此起彼伏,民不聊生。有曹、刘、孙三者,起于乱世,败敌四野,名达天下,终成三足鼎立之势。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