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时间:8月7日
18:00微信社群:布洛克–北京–248对话嘉宾:冯军币世界前合伙人、总编辑时艳强布洛克科技创始人全球高校区块链爱好者联盟主席本期速览:冯军,币世界前合伙人、总编辑,做客布洛克科技时点对话栏目第132期,他曾经深度报道“我爸是李刚”等多起热点新闻事件始末,后投身币世界,被称为“区块链快讯第一人”。亲见当下媒体圈的乱象,加之后来他感觉新闻不只是快讯,应该做一个严肃专业的区块链金融媒体,毅然选择离开。当下的币市受消息面的影响还是很大的,尤其是短期行情。投资者可以从消息层面去判断,比如政策、行情、币种、行业消息,另外,消息级别和消息获取时间比较重要。对于行业的有币无币之争,他还是持开放态度。对于公链与DApp之争,他认为这要看行业机会和自身实力。最后他提到,区块链媒体应该坚持原则,担起自己的社会责任。开场时艳强:各位布洛克人,大家晚上好!欢迎大家来到领先的区块链社群媒体【布洛克科技】,与5000+社群1000000+布洛克人一起参与【时点对话】节目,探讨区块链和数字货币。本期是布洛克科技【时点对话】第132期,主题:
如何利用消息面做数字货币投资?嘉宾:冯军。冯军,币世界前合伙人、总编辑,被称为“区块链快讯第一人”,开创了用快讯形式传播区块链共识的先河。其对消息和新闻层面的有独到见解,是国内知名的“调查记者”,先后供职于南方都市报、腾讯网等,率先报道过“我爸是李刚”“雷政富不雅视频”“红十字总会秘密仓库”等热点新闻。让我们掌声有请今天的角儿:冯军。【时点对话·第一问】

初见冯军,下午四点钟他依然坐在自己的办公室紧盯着电脑,神情凝重。

冯军很忙,不停地开会,以致金色财经的采访被推迟了两个小时。

他已经小忙了一阵,心里却惦记着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再叮嘱一遍。与博链财经记者寒暄过后,他说再去安排几个事情,然后开始我们的采访。

忙碌过后,初见冯军,被他的年轻惊到。这个区块链媒体行业的先行者和领军者,生于89年,能勉强去抓90后的尾巴。他曾打造区块链媒体快讯模式,被称为“区块链大做快讯的第一人”。

作为国内区块链媒体“传奇人物”的冯军很忙,一个半月之前,他离开了以快讯起家的《币世界》,在他看来,目前大部分区块链媒体都是在割韭菜,并非促进行业的发展;而且新闻也远不止快讯,还可以做更多;他最看好未来区块链新萄京娱乐网址2492777,金融的新闻市场,也致力于做一个区块链圈的《中国证券报》。

冯军虽年轻,从业时间却不短。

国内为数不多的调查记者

新萄京娱乐网址2492777 1

业内人士对他的了解只是停留在“区块链快讯第一人”这一个点上。却鲜有人了解,80末尾出生的他,从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新闻学专业科班毕业以后,一直扎根在国内主流媒体做了将近十年的调查记者。他先后在《经济观察报》、《新京报》、《南方都市报》、腾讯财经等知名媒体工作。

他提到自己近十年的媒体经历,从《经济观察报》《新京报》《南方都市报》到腾讯财经,是国内少有的调查记者——“我爸是李刚”、“雷政富不雅视频”、“红十字总会秘密仓库”、“北京暴雨失踪者”这些著名报道都由他首发。

怀揣着新闻理想,大四就在有着“中国揭黑记者第一人”之称的王克勤的部门实习,独家撰写了《我爸是李刚》,深度完整的报道了整个事件,产生了一定的社会影响。在这之后的2012年,他报道了一篇质疑北京711暴雨失踪者人数的文章。后来又先后出了《重庆雷政富贪官不雅视频》、《红十字会的秘密仓库》等对当时产生巨大社会影响力的深度新闻报道。

冯军身上夹糅着一些错配了年龄的理性和冷静,你甚至需要花费时间,让他的表情呈现温和。

新萄京娱乐网址2492777 2

不过,不苟言笑的表情下,又隐隐透出他属于年轻人的那一面——对新事物接受无碍及极度的敏锐和果敢。

调查记者的生存环境发生变化以后,2013年到2017年之间,他一直在腾讯网产经资讯部,前两年在腾讯财经,负责《棱镜》等栏目的深度内容,主要关注政经类和上市公司,2017年转岗到腾讯科技,关注互联网金融和创投等领域。

看准机会,熊市入场

偶然的机会接触到区块链

2016年底,冯军还在腾讯财经,无意间在同事刘鹏的桌子上看到一本书。书名言简意赅,只有三个字——《区块链》。

在腾讯同事刘鹏的桌子上,冯军偶然看到了一本叫《区块链》的书,刘鹏说区块链值得研究一下,推荐他看一下。从那时起冯军对区块链和比特币有了很强烈的认知。

他第一次对“区块链”产生了好奇,向同事借走了这本书。

他说他对区块链是充满信仰的,以后所有的数据、资产都能够上链,区块链的落脚点在金融领域,资产可以数字化,从上下游、各个产业链,到各个环节。在这之前他已经有了三年的炒股经验,他也开始投资炒币。

种子开始种进冯军心里。

工作采访中他很早就接触到徐明星,杜均、张健等人,2017年他撰写的一篇文章影响了国内交易所行业的发展,也获得了非常多的认可。

冯军继续去跑科技口,却仍未停止关注区块链。

2017年7月,杜均找到冯军希望他加入金色财经,“金色财经在去年六七月开始做,从做石油、外汇报道转型过来,还没有竞争对手。”冯军回忆到,“94以后很多项目承诺退币,比特币的价格也从四五万,跌到了一万多,当时是熊市,很多资本和项目都打了退堂鼓,自己拿投资做媒体的事情也不了了之。”

他一直炒股,了解比特币后,就把股市的资金全部撤出,买了比特币。

合伙创办《币世界》

但炒币过程中,冯军发现了行业存在的一些问题。

后来冯军毅然决然的离开了传统媒体,在2017年9月合伙创办区块链媒体——《币世界》,独挑大梁负责整个内容线的运营与编辑工作,凭借多年媒体人对新闻的敏锐嗅觉,以快讯为内容的切入点,使得《币世界》迅速崛起为区块链行业的头部媒体。快讯也很快成为币圈人士关注的焦点与必看的内容。

那时还没有真正的区块链媒体,项目方真真假假的消息开始在网上流传,小密圈里,有人P一张图发个假消息,就能拉盘。

“我们当时对《币世界》的定位是要做币圈的同花顺,先从消息面切入,我在之前炒股经常看《财联社》、《华尔街见闻》的新闻,感觉这种形式很好。”

行业粗放导致传销风气日盛,鱼龙混杂的消息从各个不正规端口冒出,炒币者很难判别,最终被割韭菜,损失惨重。

内容团队从只有他1个人发展成为了20多人的团队,在年后区块链全面爆发,很多传统的知名门户媒体人也加入区块链行业,基本上工作日每天要出150条快讯,周末出70条快讯,7*24小时无休,“基本上从上午十点上班,一直盯到凌晨一两点钟。”
冯军回忆在《币世界》的时光。

于是,冯军渐渐萌生了要做区块链媒体的想法。

冯军对快讯的内容质量要求其实更高,当时定了‘快、准、全’三个标准,快,三分钟;准确,报道专业;全,全面;能够及时反馈市场行情、政策、行业动态等内容。

直到2017年6月份,金色财经开始转做区块链资讯平台,但行业内还没有更多媒体。

关于快讯对数字货币投资的重要性,冯军认为,“快讯固然重要,但目前圈内的快讯越来越不像新闻。“2017年9月份刚开始做快讯的时候,一个假消息,它都能影响币价的涨跌,项目方也开始利用快讯做广告,现在的快讯也不像新闻了,变成了一种信息发布的模式。

冯军盘算,区块链行业足够大,自己做新闻也有经验,做起来应该相对容易,便果断跳出腾讯。2017年9月,他成为《币世界》合伙人,负责内容业务。

区块链媒体创业的下半场

“九四”之后,币圈行情步入低谷,身边人面对已经冷却的市场,对他的执着进入表示不解。

冯军认为,区块链媒体对媒体人要求更高,传统媒体报道板块分工的比较明确,科技口就科技新闻,财经口就跑财经新闻;区块链结合了金融与科技,做科技的要懂金融,懂金融的,要懂技术。

与许多传统媒体人不同,冯军似乎没有经历过对区块链、比特币认知转变的过程,而是一直坚定地认为行业大有可为,他始终是比特币的“信仰者”。

相对于传统媒体,区块链媒体变现快,区块链媒体可以参与投资,参与币的额度。在冯军看来,目前所谓的区块链媒体基本上都属于自媒体或资讯平台,不能算严格意义上的媒体。

对于他的媒体为何更偏币圈,冯军对金色财经解释说,区块链改造的是生产关系,涉及到许多层面,比如哲学、政治经济学、通证经济等,涉及改造商业、改造企业运行模式等,但最终落脚点仍在金融。

受过专业训练的媒体人做新闻,就涉及到它是怎么发生的,它发生的过程,为什么发生,用户该这么做,快讯、是解决不了这些问题的。冯军认为,区块链媒体已经进入了下半场,将有一批不够专业的自媒体死掉。

冯军对于区块链媒体发展有自己的独特见解,他认为,区块链媒体应当解决用户的根本需求。一些高端访谈、人物故事虽然有价值,但属于用户的低频弱需求。

“最大的市场需求应该是金融市场的报道,与市场需求直接挂钩,为用户服务,ETF、量化交易这些金融的玩法,对用户有指导意义的,比如说ETF怎么玩,投资方怎么进来,识别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去主打一点。”

当然,只做短消息类的快讯并不够,这也是冯军后来离开币世界的原因,他希望打造一个更加专业的媒体。

未来市场需要一个像股票市场《中国证券报》这样专业、权威的区块链金融媒体。

“快讯能解决什么问题?它解决的是发生了什么。但这个事情为什么发生,发生的过程是怎样的,背后有什么故事或原因,这些是快讯解决不了的。”冯军称,他仍然想做一个专业的区块链金融媒体。

区块链媒体的社会责任

进入今年下半年,冯军敏锐地感觉到,他身边的一些传统媒体朋友,尤其是一些金融记者开始跃跃欲试,他坚信,这些专业媒体人进来后,会在行业中大有作为。

冯军透露,看过很多项目的周报,30%的支出花费在市场公关方面,这和股票市场公关大相径庭。区块链本身是社群的玩法,共识就需要载体去传播,媒体肩负着传播区块链社群共识的角色,而媒体在这个行业,主要是依附于行业,很多自媒体都是收费的。然而,这个行业需要还原新闻本来的面目,做一个公共媒体,回归新闻本来的样子,行业才能更加壮大,也是区块链媒体的社会责任所在。

而他身边一些科技圈、创投圈进来的媒体人,最早一批进入,很多却无功而返。

对于媒体内容的把握上,新闻也是一个技术活,基本的原则,客观中立,表述事实不发表观点,对用户负责。媒体还要具备一定的舆论设置的能力,在舆论层面推动整个行业的发展。

“做好区块链媒体并不容易,传统媒体to B,区块链媒体to
C,玩法不一样。”冯军对金色财经说。

目前的区块链媒体的盈利模式主要是收广告费、利用内部消息炒币获利,参加额度投资、举办活动。但真正的媒体应该是一种影响力经济,要有公共属性。以金融行业为例,东方财富、《上海证券报》都可以变现,获得用户足够的信任,它们具备公共属性以后,用户、交易所会为这些媒体买单,赚得钱是要更加正当一些。

“区块链大做快讯的第一人”

对于数字货币投资,冯军认为,做短线的话,收益没有那么高,长期看好比特币和以太坊的价值,而二级市场投资他认为将会越来越正规化。

冯军结合炒股投资时的三个面:基本面、消息面、技术面,主张从消息面切入去做快讯。他到财联社学习,请教他们如何做快讯。那时,已经有媒体零散做起快讯,但真正大做快讯的,则是冯军。

冯军一直强调,要解决用户的高频强需求,这也就决定了消息面上新闻和行情传递的短平快。果然,快讯形式出来后,传播效果非常好,各家媒体也都开始将快讯作为拳头产品。

要做好每条几十字左右的快讯并不简单,冯军对编辑的要求是,看到一条新闻后,三分钟之内要编辑成快讯发出去,并要求将行业里所有大的币种一网打尽。速度质量并举,这就有了难度。

冯军认为,快讯的难度不亚于去做深度,市场瞬息万变,光靠机器抓取完全不够,处理速度和规范标准也很重要。每个人进入时背景不同,但快讯需要流水线生产。确保产品合规合格有一定难度,比如哪条该写,哪条不该写,哪条该推送,哪条不该推送,都要有自己的思考在内。

冯军甚至把最优秀的人放在这个岗位上,还为他们定了期限——一年时间锻炼。他认为,一年后,他们才有可能做好快讯。

冯军认为,媒体应该是行业的良知。因此,他要求媒体报道客观中立,消息发出之前要去求证,项目方发假消息割韭菜时,冯军甚至帮忙维权。

这或许来自于他早年间的经历——大学时期,冯军学的是新闻,那时,他就有着强烈的新闻理想。

2008年汶川地震一发生,媒体上“志愿精神”被广泛传播,冯军的内心理想被激发,跑去灾区做了志愿者。

到了汶川后,他才发现自己能做的事很少,只能给孩子补补课,为老人送送东西。

冯军陷入反思,为什么地震后才有人愿意来这里做事?能不能让走出家乡的大学生平时就为家乡多做些事呢?

他开始号召当地大学生回家,做了“大学生返乡计划”,希望大学生回家乡支教等。他认为,从农村出来的大学生最了解当地现状,更应该尽一份力。

冯军便组织他们村里20多人,一起到北京拉赞助,号召家乡成功人士返乡,这一事件被当时团中央树为了典型。

后来,冯军进入媒体做了调查记者,延续着自己的新闻理想。

进入币圈,冯军认为调查记者仍有用武之地。“可调查的东西很多,如果要打假,能一打一个准。”

但这需要时间,也需要更多调查记者们共同努力。冯军认为,未来调查记者在区块链行业会更有用武之地。他举例说,所有人都说区块链海外市场好,但究竟有多好,没有一篇文章呈现,如果由调查记者去做,就能还原真相。

在他看来,币圈还不正规,专业金融记者进入,或许能让币圈秩序更规范些。“新闻是门手艺,卖矿机、炒币的就能随便来做新闻?那不是瞎扯吗?”

摆脱“畸形”需要时间

区块链的本质是社群玩法,社群靠共识维持,而传播共识又靠媒体。所以冯军认为,媒体在区块链行业显得尤其重要。

他看过很多项目方周报,发现他们开支中的30%都花在媒体上,另外50%交给交易所上币,只有20%开支真正用于做事。

冯军认为,这显示区块链媒体仍有些畸形,对于项目方无法形成促进作用。

他希望能够打破这个格局,但这需要时间,也需要行业共同努力。

区块链行业内优秀记者太少,原创产出也少,在冯军看来,这个问题只能靠时间解决,等待专业媒体人进入。

不过,区块链媒体正面临着招人难的困境,尤其是记者岗位,既懂区块链又懂媒体的人并不多。并且,因为认知差异,一些传统媒体记者在受到冯军邀约后,纷纷认为他是在做传销。

直到2018年春节后,“三点钟社群”把区块链带火后,才有一些传统媒体人愿意进来,但招聘过程中,冯军又发现了新的问题。

由于外界扭曲这一行业薪酬现状,一些传统媒体人认为区块链行业有极大的造富效应,开价很高,一上来就要做负责人,这让冯军感到为难。

实际上,区块链媒体从业者收入被妖魔化了,真实薪水比传统媒体稍高,但并未高到外界说的几倍十几倍收入。

对于媒体广告,冯军并不排斥,他认为这是区块链媒体现有的一个商业模式,但即便发广告,也需要有公共属性。

他提到,头部区块链媒体在不断调整商业模式,为了促进行业发展,未来可能会继续引入投资,或面向用户付费,这都是可能的发展方向。

半年前,区块链媒体行业还比较乱,投资方无法判断谁更专业。因此,为了实现快速发展,一些投资人便接近盲投,一定程度上加速了区块链媒体行业泡沫的形成。

但在冯军看来,区块链媒体已经越来越规范,投资人也趋于理性,拿投资难度更大,一些不专业的所谓区块链“媒体”很难拿到投资,于是纷纷“死掉”。

大浪淘沙后,半年涌现的1000多家区块链媒体中,只剩下100多家。

冯军认为,很多自媒体没有经过新闻专业训练,甚至不能被称为媒体。不过,媒体格局也还未定,虽然区块链媒体头部已经存在,但新出现的媒体也并非没有机会。

他预测说,视频将成为传播爆发的下一个点。媒体行业同其他行业生态一样,会逐步迭代,节奏跟不上,或者人才储备不到位,就只能被淘汰。

“自媒体随便就叫什么财经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当然,如果你有特色,一个人能写出很好很有特色的东西,也可能活得很好。”

冯军总结道,“九四”之前,区块链还是极客玩法,“九四”之后,流量玩家逐渐兴起。期间,古典互联网一些企业如迅雷暴风等,纷纷进入区块链行业力图翻身。冯军预测,下一波将是顶级互联网人进入,最终金融大鳄高盛等也将进入,这是不断升级的过程。

采访中,他甚至谈到如何利用消息层面炒币。

去年做快讯时,一个消息对币价造成的影响还很明显。那时币圈相对初级,一些造谣P图者,放出小道消息拉盘砸盘的也很多,但现在,一个消息已经无法对币价造成较大的牵拉影响。

冯军建议用户在看消息时,要注意识别消息真假。比如上半年有一些项目方炒世界杯概念,世界杯前获利,再加上大量利好消息,让不少散户追了进去,很快被割了韭菜。

他还提醒,如果用户最早一批看到消息,比如fomo3D项目的上线消息,立即去买会很快回本,但如果第二天看到消息,圈内早已人尽皆知时,池子越来越大,回本越来越难,就容易被套。

冯军始终看好区块链行业发展前景,他认为,未来大部分资产都可能数字化,到那时,从业者就能大有作为。

“如今去谈区块链媒体都还太初级,如果拉到五年十年维度上去,媒体现在还太弱小。”冯军说。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