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言本周三《彭博商业周刊》发布了题为《为什么欧盟对马耳他狂怒》的文章,这篇文章从马耳他政府的角度发现了该国政府存在诸多腐败行为,并表示马耳他政府对金融腐败、洗钱、赌博和走私的纵容态度正在让这个欧盟成员走向极端,称其影响到了其他成员国的利益。一名揭露政府腐败行为、揭露真相的调查记者,在汽车炸弹事件中被谋杀。政府内部调查的官员因为即将接近事情真相而被快速免职。连续
5 年租 16000
欧元的房子就可以拿到马耳他的居民身份。面对多方的质疑和调查以及来自欧盟委员会的投票,马耳他的金融地位极有可能不保。在这样的形势下,为了争取更多的资金流入,马耳他政府与币安等交易所进行合作,希望将马耳他变成全球最大的数字加密货币交易市场。这件事情有多种结果:马耳他接受欧盟监管,税收下降,经济倒行;马耳他不接受欧盟监管,退出欧盟,公民计划失去意义;等等其他结果。无论哪一种,对于数字加密货币交易所如币安、Bittrex、OKex、CPOOT、ZBX、ABCC、STASIS
等来说,风险如同投资数字加密货币一样,都是很高的。但值得注意的是,欧盟的立法流程非常缓慢,普通欧盟法规通过最少需要
4-6
年的时间。以下为正文欧盟人口最少的国家正在成为数字加密货币和在线博彩的港湾,但也成了腐败和洗钱的中心港。此外,这个国家正在对外出售公民护照。耶稣受难日(Good
Friday)是马耳他人日历上最神圣的日子。今年的受难日做了一件让人感动的事情。受难日傍晚,数百人在马耳他首都瓦莱塔从巴洛克教堂出发,人群缓慢地在陡峭又狭窄的街道游行。穿着圣服的男人们扛着十字架,孩子们手里拿着鲜艳的花,后面一支小乐队敲打吹奏着。地中海的微风吹过,太阳斜着落了下去,夕阳把这番景象打成了琥珀色。与此同时,国家电视台正在直播当天特殊的直播节目:这档全天直播的节目,正为在接受癌症治疗的孩子们募捐。屏幕的左下角,数字显示着现在的捐赠额。当字数最终跳到
126 万欧元(146
万美元)的时候,整个演播厅开始兴奋,鼓掌庆祝募捐成功。随后,马耳他总理
Joseph Muscat
向节目的电话银行打电话。当然,他本人也融入了这庆祝的氛围。这一天结束后,马耳他政府宣布
2017 年的财政还剩下 1820
万欧元,在经历几十年的财政赤字之后,马耳他已经是第二年实现财政结余了。在电视节目中,总理从财政余款中拿出了
500 万欧元,代表政府捐给了这场慈善活动。观众们为政府的这种行为疯狂打
Call。节目制作团队人甚至摘下耳机放在桌子上,以此来庆祝这场胜利。但最近对于马耳他来说,「自我感觉良好」这样的成功故事从未断过。当
Muscat 总理提到捐赠的这部分钱来自于马耳他的个人投资者计划(Individual
Investor Programme),一个以 65 万欧元价格(更多家庭成员需要加钱)和 15
万政府债券的价格向外国人出售马耳他公民护照的项目,耶稣受难日开始发生反转。议会反对党成员在
Facebook
上写到,作为一名癌症幸存者,他为治疗癌症的钱是从犯罪和腐败中获得而感到恶心。另外一位也暗示马耳他政府正在尝试将钱转移到慈善组织来洗钱。「就好像,把嫖妓的钱捐给慈善组织就能洗白一样。」另一位一会成员
Jason Azzoparidi 在 Facebook
上抱怨道。从节日给孩子募捐演变成愤怒和和悲哀,马耳他做到这一切的故事让人简单易懂。对比全球经济,马耳他的经济份额极低而且利润率也少。当钱进入这个国家的时候,就会产生数千个工作岗位,政府抓紧这个战略,将国家开放给更多合作伙伴和资金来源。然后问题就来了:洗钱、政治欺诈、走私、有组织犯罪,甚至是谋杀。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马耳他当地调查官,美国监察部门,欧盟政客和银行监管人士的多方调查,让马耳他的政治和经济网络开始发生松动。不少经济大国开始暗示这个人口只有
45
万的小国,可能会对过去全球在追踪洗钱行为、加强经济监管、维持公平交易标准方面的努力工作造成严重威胁。在以上的一个指控中,在经过
15 个月连续不断的调查后现实,Muscat
总理的妻子直接参与设立了一个洗钱的壳公司,去年 7
月份因为未能隐藏证据而可能遭到犯罪指控。「100
条怀疑,不如一条直接证据来的有力,」调查者总结道。故事并未因此结束,因为其他威胁依旧悬而未决,国内国外批评马耳他政府的声音让人开始相信他们与这些丑闻、犯罪有关系。政府不断地尝试在医疗领域进行援助以挽回声誉,但是最终还是要取决于马耳他人民最终如何回答关于自己国家的问题:通过金融领域来创收,这个欧盟里最小的国家正在出卖自己的灵魂吗?马耳他的经济腾飞西西里岛以南,突尼斯东边,利比亚北看,马耳他的三个小岛曾经被腓尼基人、希腊人、罗马人、拜占庭人、阿拉伯人、诺曼人、法国人和英国人看作是战略要地。在这片土地上,历史上演了种种传说、战争、突袭、轰炸、政治更迭。1979
年最后一批英国士兵撤离后,马耳他的经济正式独立。马耳他开始发展旅游业,将国内的文化古迹、战争要塞、中世纪街道和悬崖峭壁包装成旅游产品。最终他们发现,这些和其他岛国没什么区别,而且其他国家的气候可能会更好,在马耳他能做的事情太少了。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马耳他的两个政治党派开始讨论是否应该参与加入欧盟。简单来讲,劳工党不喜欢这个想法,国大党则觉得应该加入欧盟。到九十年代中期,国大党上台执政,马耳他开始了加入欧盟的流程。为了让欧盟的其他成员国信任马耳他是个可信的伙伴,政府设立了一系列的经济和监管改革。在这个过程中,马耳他自己重新定义为新的「垫脚石」:成为一个中心港,但不为船只和军事服务,而是为金融服务,提供合法、透明且稳定的监管环境。马耳他发现在经历几个世纪的混乱之后(接受能力强,文化适应强,英语官方语言)这种垫脚石变成了一种国家资产,作为一个小国家,可以避免官僚臃肿,可以发展高价值的计算机网络,不需要关注这个国家的自然资源。交通不便,在这个想走金融产业的小国来说,已经不再是影响因素。2004
年,马耳他正式成为欧盟成员国,正式进入欧盟经济体系。马耳他诱人的税收政策,比如国外公司的税收可以低到
5% 而欧盟国家平均为
22%,吸引了投资基金、银行和金融服务公司来到马耳他。不断涌入的公司帮助马耳他躲开了
2008 年的经济危机。2013 年,总理 Muscat
和他的劳工党上台执政,结束了国大党 25
年的统治历史,这个国家开始了令人困惑的国民护照销售计划,这也与欧盟官员所担心的会让有案底的人和黑钱进入欧盟金融市场情况一致。但是
Muscat
总理强力地推进了这项计划,全球各地飞来推销马耳他公民身份,然后很快就收到了欢迎。2014
年,马耳他经济起飞,成为欧盟经济增长最快的国家,Muscat
和他的幕僚将这项移民计划看作巨大的成功。截止今年年初,马耳他通过卖公民身份获得了
6
亿欧元的收入。洗钱、腐败、谋杀在反对方中持异见的人,以及一些马耳他媒体人,并不买账。2017
年调查记者 Daphne Caruana Galizia 深入挖掘了泄露的秘密文件后发现,Muscat
总理的两个幕僚在巴拿
马成立了多家壳公司。调查记者谴责他们使用这些公司进行洗钱,而且他们还向俄罗斯人卖出去了一批护照。对此质疑,马耳他政府表示否认;与此同时,对此事的独立权威调查已经开始。之后,调查记者
Galizia 报道称 Muscat 的妻子 Michelle 成立了自己的巴拿
马公司,操作这事的中间人是 Muscat
的幕僚,今年夏天马耳他的地方治安部门称未发现有力证据来支撑这个说法。Galizia
也指责马耳他 2014 年成立的 Pilatus
银行处理了有问题的转账交易,这些交易与 Muscat
幕僚设立的壳公司有联系。此外,记者还断言总理夫人还从阿塞拜疆统治家族接收了最少
100 万美元。去年,国际调查记者组织指责阿塞拜疆统治家族成员进行了 30
亿美元总额的洗钱行为,比如贿赂欧盟官员,购买奢侈品等;报告指出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洗钱行为与统治家族有关。阿塞拜疆总统去年称这个指控「毫无根据,有失偏颇,挑拨离间」。调查记者
Galizia
的博客成为马耳他阅读量最高的新闻来源。她对两个党派都有批评,她的博客成了批评
Muscat
政府的主战场。平时她都可能会发布一些马耳他官员去嫖娼的消息,或者利比亚难免参与石油走私的新闻,或者是追踪政府官员和犯罪分子关系,又或者是谴责
Muscat
正在把马耳他变成数字加密货币之都,她认为这会带来更多腐败行为,又或者是详细描述马耳他在线博彩和意大利黑手党之间的关系。Galizia
树敌多又广,去年秋天,她面临 47 起法律诉讼,其中 42 起为民事诉讼,5
起为刑事诉讼。她姐姐说,其中 70% 的原告为政 府官员。总理 Muscat
也是原告之一,他认为 Galizia
的指控「是马耳他政治历史上最大的谎言」。许多马耳他人选择相信
Muscat。2017 年 6 月,Galizia 爆料后引发冯波,Muscat
紧急进行临时选举,以 55% 的得票率重新当选。去年 10 月,Galizia
被驱逐出自己的房子,在汽车炸弹事件中被杀。警察之后逮捕了三个人,因防止和引爆炸弹而定性为轻型犯罪。但是所有马耳他人都认为犯罪行为没有解决。真正杀死
Galizia
的人并没有被抓住,有人怀疑是利比亚走私团伙干的,也有人觉得是黑手党干的。很多人指责政府也有问题。Muscat
和幕僚严厉谴责谋杀行为,称这是一场悲剧,并且极力否认与之有关。这场谋杀成了马耳他的转折点。腐败已经开始占领马耳他的经济,影响力远大于反对党的反对声音,全世界都盯上了马耳他政府。马耳他政
府腐败的恶名再未撇清。马耳他这个国家真的很小,见面是个人都可以打招呼。虽然这么说有些夸张,但在金融领域,大家熟悉并认识是一件很常见的事情,银行家、金融机构、政府官员对其他人都心知肚明。马耳他证券交易所的主席
Joseph Portelli 说,「非官方统计,金融业大概有 1
万人,被指控的那些人,五成七成我们都认识。」在描述金融社区很小而且关系紧密的时候,Portelli
实际上是在为其辩护。他在纽约长大,15
年前来到马耳他开始管理基金,专注于新兴市场投资。在金融服务领域,每家机构对自己的名声都极力保护,对于任何可能的腐败消息都有很高的敏感度。现在马耳他政府的腐败指控形式,比以往都要严峻。不过
Portelli
已经向其他马耳他居民一样习以为常。他说,「我们的污点是因为洗钱,这才是最讽刺的。」此外还有一些小的问题,和很多小银行有关,「你知道他们有什么共同点吗?没有一个高管是马耳他人,都是外国人。」本地人更愿意去当警察等工作。自从哲学出现之后,讨论就开始丰富多样了。学术上认为,小国家更不容易产生腐败的原因有两个原因:藏匿失检行为非常困难,高级社会聚合不鼓励不诚信。新世纪初,几个学术研究就已经用数据证明了这个理论,有些分析人士认为全球化对一些小国家有特殊的福利,比如自由贸易,劳动力和资本以更低成本的转移,他们认为也会带来一些优势,比如更低的腐败率等。另一个理论认为小国家更容易产生任人唯亲的现象,任人唯亲可能会产生,而不是不鼓励,产生金融犯罪。最近的研究,包括世界银行的研究都发现,早期研究中的一些数据是不完整的,旧理论提到的小国家更不会产生腐败的无法被证明。截止
2018 年年初,巴拿马政府通过出售公民护照已经赚到了 6 亿欧元。对于 Muscat
的批评中,最有力的是其任人唯亲,他让 Ali Sadr Hasheminejad 成为 Pilatus
银行的负责人,此人被怀疑参与巴拿 马壳公司与政府的交易。Sadr
是伊朗人,但是在成立这家银行的时候,他使用的公民身份是买来的。Sadr
的丑闻开始发酵后,美国监管部门开始了对他和专家银行的调查。之后他在美国被捕,美国方面认为他的壳公司和银行账户网络帮助委内瑞拉将钱转入伊朗,而美国正在对伊朗进行经济制裁。调查者也声称
Sadr 创办 Pilatus 银行的钱来源非法。Sadr
请求无罪,在美国缴纳保释金后被释放,对于这些看法他的律师不予置评。马耳他政府尝试疏远
Sadr,但是因为在金融业的紧密关系而无法摆脱这层亲密关系。马耳他当地新闻报道称,2015
年 Sadr 的婚礼宾客中,就有 Muscat
和他妻子,以及一名通过公民身份项目拿回扣的政 府幕僚。7
月份的调查报告显示,Muscat 妻子 Michelle
是整个丑闻最中间的壳公司的拥有者,这一证据也曾在调查记者 Galizia
和其他调查中出现。Muscat 和 Pilatus
银行的律师立刻出面声明,称该发现只是一个「证明」而已,整个故事都是
Galizia
和国外评论家们导演的一个故事,他们用全新的政治抱怨词汇来谴责,「这是一个假新闻,是政治迫害的一部分」。同时,他们还表示报告还指出了原先的一些批评中存在严重不实的内容。但是
Galizia 家族指出,巴拿马壳公司的真实主人仍然是个迷。更重要的是,Sadr
被爆出与伊朗有关联之后,欧盟银行业管理局在此数周前指出,马耳他监管部门在监督
Pilatus 银行时存在「严重且系统性的缺陷」。一份 2016
年的绝密监管报告去年泄露曝光后,确认了 Pilatus
银行的利润依赖于阿塞拜疆客户。但调查报告显示,美国政 府对 Sadr
银行犯罪的指控并未受到影响。文件泄露后,怀疑气氛开始蔓延。许多人认为洗钱或者其他金融犯罪很难被查证或者解除,但普遍认为马耳他政府正在增加查出腐败的难度,因为金融腐败的钱都是从国外进来的。马耳他的唯一智库
Today Public Policy Institute 在今年 4
月份停止运营。关闭的公告中简单粗暴地写着:「政府在专业、透明和尽责标准制定上的冷酷无情让我们感到失败。」Muscat
和幕僚对于这种批评声音一般都进行攻击性的回应:他们没有停止有争议的政策,而是快马加鞭继续下去。Muscat
今年将扩大公民身份销售计划,认为这种投资和经济行为将让马耳他成为欧盟最有钱的国家,希望可以在有生之年实现。去年马耳他公民的私人财富增加了
20%,还得多亏了花钱进来的新公民。在今年早些时期的发布会上,总理 Muscat
这么说,「全球化就像跑步机一样,你不能说自己累了,因为只要停下脚步,就开始落后。只要参与了全球竞争,我们就不能只是参与其中,我们要赢得这场比赛。」之前他提到了集中提振马耳他走向成功的策略:「有些是合理的,有些是冒险的,有些甚至听上去有些疯狂。」今年
4 月份,多个亚洲国家开始打击数字加密货币,Muscat
宣布马耳他将成为欧洲首个制定数字加密货币监管规定和法律框架的国家,旨在吸引全世界虚拟货币。随后,全世界最大的数字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
Binance
宣布将总部从香港搬到马耳他。几周后,摩根士丹利的分析师称全世界大部分的数字加密货币交易将在马耳他产生。也有人认为政府不断地吸引投资和产生收入,是对外界看到的洗钱、回扣和其他金融犯罪的有力反击。马耳他的财政大臣
Edward Scicluna
说,「幸运的是,可以洗清污名。错误的、虚假的谣言已经被洗刷,因为马耳他做的太成功了,人们很难去接受这一切,很难相信这个小国能做的像成功大国一样。在落后国家腐败流行,原因是没有投资进入。要区分这两种小国,是很难的。」马耳他让欧盟狂怒在马耳他最富裕的城镇之一斯莱马,不计其数的露天餐厅林立在码头道路两旁。在几十年前,在这里用餐的人们看到的是数十艘马耳他传统渔船在水中上下摆动,船头朝上,船身被漆成了鲜艳的彩虹色。而如今在这个港口则是挤满了数百艘玻璃纤维材质的游艇——巨大,现代化,令人印象深刻的苍白色彩。从这个角度有助于解释为什么许多马耳他人对他们国家的「进步」抱持矛盾的态度:他们很清楚如今面临的经济机会比过去更多了,但是同时也担心这种进步会让马耳他所具有的独特优势消失殆尽。天际线上点缀着三三两两的起重机,就悬在大教堂的穹顶之上,而这些起重机似乎总是在制造同一种类型的建筑:高耸、直线型、棱角分明。马耳他是欧盟当中人口最密集的国家,近年来的经济繁荣也加快了当地的建设步伐。当地人经常会抱怨建设工地中飘下的那些灰尘,下雨的时候,混杂着灰尘的雨滴像一个个棕色的小炸弹,击中开车人的挡风玻璃,棕色烟雾随之腾起。相互之间激烈竞争的房地产公司坐落在施莱马的海岸公路边,一直延伸了几个街区。这些房地产公司的窗玻璃上挂着的公寓与独栋别墅的售卖信息实时变化,「购房需求很大,而且价格还在一直。」77
房地产经纪公司 (77 Great Estates) 的董事兼创始人 Carl Peralta
如是说。Peralta
坚称推动这一需求的是大量涌入的新马耳他居民,你很容易就能在当地的咖啡馆或者餐厅里发现这种新居民。这些人中很大一部分来自北欧,几乎都是
20 几岁的年轻人,顶多 30 出头。他们背着双肩包,不开车,很少在上午 10
点之前出现在任何地方。这些人为近些年来涌入马耳他的互联网博彩公司工作,这些公司提供一系列的赌博业务,从在线扑克、在线赌博到体育博彩都有涉及。在本世纪初,马耳他还只有两家在线博彩公司,根据马耳他博彩管理局的数据,目前该国的博彩业规模已经达到了
300 家企业,约占该国经济总量的
12%。执政党和反对党都认为这种增长是值得称道的远见卓识带来的成果:2004
年马耳他成为欧洲首个对在线博彩进行监管的国家,这一政策使得博彩业这个曾经在合法性边缘游走、不那么受人尊敬的行业在马耳他合法化。「想笑就笑吧这位总理,但是我们坚持不会让你逍遥法外。」相比那些在线博彩业的从业人员,通过护照项目获得公民身份的新马耳他人则低调的多。你无法从街头的人群中认出他们,甚至在政府文件中都很难寻到他们的踪影。当马耳他上一次公布其年度新护照持有者名单时,这份名单着实令人费解:这份名单是按照名字首字母排列的,购买护照的人没有单独列出,也没有原籍国家信息,他们和那些通过出生与归化获得公民身份的人混杂在一起。马耳他的媒体发现在这份新公民名单中包括了俄罗斯寡头,甚至还有一名因为拥有双重国籍而被越南议会停职的女性(双重国籍在越南是违法的)。Roberta
Metsola
是马耳他在欧洲议会的代表,她表示有很多购买护照的人并不想和马耳他发生任何关系,他们只是想拥有欧盟护照带来的经济和旅行准入。Metsola
说:「我们遇到过这样的情况,这些人乘坐私人飞机来到马耳他,与房地产经纪人见一面,在某个地方租了一套一年期的地下室公寓,连看房都免了,下午就直接飞走了。」房地产经纪人
Peralta
表示这段描述十分真实。那些买下马耳他护照的人都知道自己必须在满足房产支出的最低要求上花费不菲——不是购买
350 万欧元的房产,就是至少要连续 5 年每年支出 16000 欧元的房租。Peralta
还表示这些人通常在找房子时唯一的要求就是要满足这一最低标准。「我知道他们有一些针对房产的检查清单,比如要求每月打开一次水龙头或者每月有人来打扫一次,但是根本就没有人来住。」Jonathan
Ferris
在瓦莱塔昏暗的街道上疾驰而过,他跳下摩托车,脚步轻快地走进了腓尼基马耳他酒店
(Phoenicia Malta Hotel)
的大堂,在嘈杂的休息室中找到了一张桌子。他五官瘦削,看上去有用不完的劲。他扫视整个房间,将自己的声音提高到能让休息室里的歌手听到的音量,这名歌手正在演唱弗利特伍德麦克
(Fleetwood Mac)
的《鸣鸟》(Songbird)。「我曾是这个国家调查金融犯罪的顶尖人物,在网上输入我的名字搜索一番,你们这些犯罪分子就知道等待自己的会是地狱。」Ferris
说道。欧洲议会对于马耳他十分关注,今年以来已经向该国家多次派出调查团。根据该委员会(这里的委员会暂不清楚是哪个委员会,上文中未有提及其抬头)最近发布的报告中描述了有一种令人恐惧的气氛在马耳他蔓延——仿佛犯罪分子可以在这里逍遥法外。费里斯认为他过去一年的生活经历就完美地代表了这种现象。Ferris
说在 2017 年时,他在马耳他金融情报分析部门的上司们要求他退出对 Muscat
的妻子及其助手们指控的调查。Ferris
曾经告诉过他的上司们他并不信任已知的一个消息来源,这个消息来源曾经向
Caruana Galizia 提供了关于总理夫人涉嫌拥有一家壳公司的信息。Ferris
在之前已经调查过这个线索,但是后来却意外地被权威部门所质疑。他的上司们表示因为她与自己线人的关系破坏了调查的客观性。这一解释大大地激怒了
Ferris,他向上级们表示自己在 72
个小时之内就可以确定总理夫人涉嫌参与的公司的真正所有者。Ferris
解释了一番自己将如何通过查阅纳税申报单、政党文件以及银行记录搞清事实。然而在第二天他就被解雇了,并且被剥夺了查阅调查文件和记录的权利。这突如其来的解雇更是加深了他对于
Muscat 及其妻子的怀疑。在 Caruana Galizia 被杀之后,Ferris
表示他也开始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他习惯一大早就带着自己的寻血猎犬出去散步,就在几个月前他开始注意到有汽车关上前灯跟随着自己。「我决定从现在开始就时时刻刻把枪带上。」警察现在每天晚上要对他的房子进行
8 小时的监控。「这 8 小时能有什么用?我真的不知道。因为在剩下的一天中的
16 个小时里,我和我的家人都要孤军奋战。」在 Caruana Galizia
被谋杀之后,类似于 Ferris
所拥有的焦虑在那些被视为对政府不友好的人群中迅速蔓延。马耳他的一些邻国指出这种普遍的不安心态是目前该国社会状况的象征。在欧洲议会的报告中描述了马耳他法治具有「严重的系统性缺陷」,这削弱了人们普遍的安全感。除此之外,意大利警方调查机构声称黑手党也渗入了马耳他的在线博彩公司,利用这些公司进行洗钱。去年
6 月,总理 Muscat
在马耳他举行的一场讨论法治的全体听证会上坐在了欧洲议会议员面前,他驳斥了
Caruana Galizia
对其提出的指控,称这指控包含了政治目的,这一驳斥为他此后的一概否认奠定了基调。在质询的过程中,他若无其事的状态尤其是那不时出现的微笑激怒了一些政治家们。德国议员
Werner Langen
说:「想笑就笑吧这位总理,但是我们坚持不会让你逍遥法外。」去年马耳他本来是想对全世界展示连续多年经济增长成果的。据了解,2017
年马耳他的经济增长全欧盟最快,首都瓦莱塔还被命为「欧盟文化之都」,这是对这么一个小国家最大的褒奖。今年早些时候
Muscat
甚至宣布,马耳他的国家荣誉感达到了历史最高值。马耳他旅游部门也因此获得了极高的增速。各种文化晚会、盛大活动开始组织,首都市中心的国家考古博物馆成为庆祝活动的核心。4
月份的一个下午,游客穿过博物馆大门开始在展厅中了解整个国家曲折的历史故事。往上走第二层,几十个人进入了辉煌的
Gran Salon
厅,这里几十世纪前曾经为皇家贵族服务,一小拨人聚在前一天特殊活动的指挥台前,马耳他财政大臣
Scicluna
走向麦克风。「我非常荣幸也很高兴,能成为宣布国家反洗钱和打击金融恐怖主义策略和计划的那个人。」在介绍中,他并没有特别高兴地区宣布反洗钱的事情,而是将重点放在了马耳他的名誉和民生上。欧盟一会、欧盟银行业管理局、意大利警方、美国司法部等多方连续不断地对马耳他国家声誉的毁坏,对这个国家开始产生冲击,其经济基础开始感到真实的威胁。对马耳他在线博彩与黑手党有关的并未停止,欧盟立法者多次提议对跨境赌博进行限制,这将认定许多马耳他公司提供的服务是违法的。欧盟调查马耳他法律的委员会负责人
Ana Gomes
表示,马耳他的低企业税率是「反欧盟」的,正在从其他成员国中吸取几十亿欧元的收入。今年
3
月,欧盟议会投票希望实现「税率一致」,希望可以在欧盟实现统一的企业税率。该提议由非营利机构
Tax Justice Network
提出,其报告预测该欧盟政策将使马耳他的税收收入减半。重压之下,Scicluna
站在人群中的发言,看起来是自证清白,「我想说,非常严肃的说,马耳他认真地在预防、检测和检查洗钱和金融恐怖主义活动。金融犯罪威胁着我们社会的安全,威胁着我们金融系统的完整性,威胁着我们经济的稳定性。」提到经济,Scicluna
又说了一句,是健康且稳健的,今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执行委员会单独把马耳他的「健康的政策」认为是我们成功的基础。在他发言的过程中,Gran
Salon
厅的人群走出了博物馆,加入了前往大围攻博物馆的人群。自从去年秋天开始,人们开始放置蜡烛、鲜花和标语来纪念
Garuana Galizia 的历史转折时刻。从此开始,最少有 8
天晚上,人们放置的纪念物在晚上被人全部清理感情;但是每一次这些鲜花、蜡烛和标语又会快速被人重新放好。最近,当地委员会开始游说禁止这一临时性的纪念活动,认为整个国家应该继续走下去。这一天,几十名游客停在博物馆门前,看着那些解释国家历史性时刻雕像的展板。但是没人举起摄像机对着这些雕像。所有人都在关注者雕像下面的大理石基座和贴着的标语,「不公正」。

马耳他,这个在地图上仅有一枚邮票大小的国家,被称作区块链岛。该国坐落在地中海,以其多岩石的海岸线、巴洛克式的大教堂、巨石寺庙和数百年的文化而闻名。马耳他多年来受到了各种文明的影响,留下了许多文化遗产,街上到处都是年迈的英国移民、豪华酒店、异国情调的女性、行驶在左侧的汽车,这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混血国家”。然而,近年来,除了其丰富的文化遗产,马耳他因新兴行业而变得更加有名。iGaming是一个价值约14亿美元的行业,该部门在马耳他得到了蓬勃发展,甚至占到了马耳他国内生产总值的12%。面对旷日持久的欧洲经济危机,马耳他曾多年面临赤字,然而在2017年,马耳他最终实现盈余1.82亿欧元,这已经是连续第二年获得盈余了。目前,整个区块链监管界都在探讨马耳他对加密货币的进步立场,甚至称其为“区块链岛”。马耳他政府对这一问题十分开明,其首相约瑟夫马斯喀特(Joseph
Muscat)在联合国发表了一段令人信服的讲话,讲述各国应如何共同努力解决世界问题。然而,马耳他本身也存在一些问题,而且这些问题非常棘手,其中就包括洗钱问题。区块链岛马耳他从表面上看,马耳他似乎是加密货币监管领域的先驱。
2018年7月4日,它成为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通过加密货币法案成为法律的国家。这些法案为加密货币、区块链和DLT建立了一个监管框架,而2018年也是该国举行备受期待的马耳他区块链峰会的第一年。当被问及这对马耳他和加密货币社区的重要性时,区块链战略家兼马耳他国家区块链工作组成员Steve
Tendon表示:“这是自马耳他有意承认创新技术安排(如DAO)的‘法律人格’后所举办的第一个活动,也是向广大国际观众进行展示的一项活动。这是一项立法创新,该法律将支持创新,此前从未有其他法律做到这一点。”马耳他并不像头条新闻所报道的那样,仅仅通过了三项法律,他们还建立了由Tendon所撰写的整个国家区块链战略。该战略有六个支柱,表明了对这一技术及其发展方向的深刻理解。它涵盖了将公共注册管理机构迁移到区块链、电子驻留和数字身份以及智能治理等计划。Tendon表示:“这无疑将吸引所有正在开发各种去中心化技术的开发者和企业家,如新一代区块链、去中心化交易所、去中心化ICO平台、去中心化银行服务等等。”你可以清楚地看到这只是一个开始。马耳他不仅旨在引领ICO的监管方式,而且还希望各国政府意识到这项技术的先进性而不要畏惧这项技术。与此同时,该国将自己定位为少数接受该技术并敞开大门迎接业务的国家。吸引主要加密货币业务这种具有前瞻性的监管立场吸引了大量区块链公司涌入马耳他,其中最著名的就是Binance和一连串其他的加密货币交易所。但这些开放政策也并不是说马耳他对加密货币公司的监管十分宽松。根据Tendon的说法,马耳他的KYC要求十分棘手,但这也至少为加密货币公司提供了一个稳定的运营环境,其业务不会存在高额的风险,每天面临着被关停的情况,他们的代币也代表着安全,毕竟政府以对加密货币的宽容而闻名。马耳他的进步是不可否认的。我最近也参加了峰会,这场峰会吸引了大约8,500名代表,会场座无虚席,气势十足。马斯喀特发表了讲话。索菲亚机器人也在那里,约翰迈克菲(John
McAfee)甚至也发表了一个赞扬马耳他立场的主题演讲……他的演讲最后得出结论,认为政府根本就没必要监管加密货币。但为新的未来奠定基础是一回事,如果你还在争先恐后地掩盖你的过去,那就是另一个了。洗钱问题与缺少加密货币银行目前在马耳他有积极的言论环境、热闹的行业气氛、真正的立法,马耳他还承诺,将在2019年建立加密货币友好型银行。但截至目前,此类银行仍然没有出现。这些银行的标准更高,同时还担心因为他们的反洗钱政策过于宽松而被罚款,此前的德意志银行就是这样。虽然Binance正在开发世界上第一家去中心化银行,但加密货币企业可能还需要再等待一段时间。如果他们认为马耳他是他们进入安全港的餐票,他们可能还需要再深入挖掘一下。马耳他有与不太理想的个人合作的历史。似乎除了游戏、创新和技术之外,这个国家的名字在某种程度上也与洗钱有关。马耳他在一些案件中被提及,包括为瑞士私人银行Julius
Baer工作的德国银行家Matthias Krull,后者承认为“Los
Chamos”洗钱,这也被认为与委内瑞拉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Nicolas
Maduro)有关。此外还有马耳他新闻记者Daphne Caruana
Galizia的悲惨暗杀事件,她在去世前曾指责马耳他皮拉图斯银行(Pilatus
Bank)参与洗钱。这使得马耳他在欧洲中央银行(ECB)的显微镜下,成为全球关注新闻自由和安全以及皮拉图斯银行的焦点。Caruana
Galizia还指控银行向马耳他和阿塞拜疆的高级人员支付可疑款项。该银行的账户在3月被冻结,最终在今年晚些时候被马耳他FSA关闭。接下来的问题是,欧盟对马耳他最近的公开失误感到愤怒。彭博社写道:“该工会人口最少的成员国,已成为加密货币和在线赌博的中心,受到腐败和洗钱指控的困扰。它还出售护照。”当该国在宣布其第二年实现盈利后处于兴奋之中时,马斯喀特宣布政府将向癌症慈善机构捐赠500万欧元。事实证明这是并不是一个受到欢迎的举动,因为有人认为这笔捐款来自向外国人出售马耳他护照的基金,该护照每人只需65万欧元。这一敏感话题再一次凸显了马耳他政府的丑陋头脑,对马耳他反洗钱行为提出了质疑,并重新点燃了上述问题的火焰。那么,区块链岛马耳他名副其实吗?显然,马耳他在全球洗钱事件中的存在是一个相当大的问题。据彭博社报道,一些政府甚至认为马耳他可能导致:“严重威胁全球追踪洗钱活动、经济制裁的实施、公平跨国标准的维护。”还有一个事实是,许多银行还不愿与加密货币公司进行合作,有些企业可能不想将自己与马耳他及其粗略的过去联系起来(或者我们应该说现在?)。但话说回来,无可否认的是,目前也正在取得进展。马耳他的新监管机构马耳他数字创新管理局不仅仅只是关于区块链或比特币。这是关于创新本身和其他的新兴技术,该机构可以将国家定位为先进、开放的可能性世界。区块链受到各方的抨击,未能吸引群众、不够简单易用、不受管制和不安全。但看到各国逐渐参与进来,表现出深刻的理解,也是令人鼓舞的。来源:区块链铅笔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