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谈及区块链时,不可避免的就会让人联想到ico(首次币发行),因为区块链技术的火热要得益于虚拟货币的风靡。而所谓的ICO,是一种加密货币项目常用的筹措资金方式,初创者通过向爱好者和投资者公开预售加密代币来筹集资金。一般来说,炒币者通过代币交易获取利益的方式主要有两种,一种是挖矿,另一种则是投资。上述的公众号和贴吧被官方平台封禁的原因,是由于初创者利用公众号等相关渠道非法集资以获取利益,而相关区块链、代币等传播渠道的关闭也表明了区块链代币市场的乱象横生。监管之后,ICO披上羊皮事实上,关于虚拟货币的禁令,2017年9月4日中国人民银行领衔网信办、工信部、工商总局、银监会、证监会和保监会等七部委发布的《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的公告》(以下称《公告》)中就指出,代币发行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就公开融资的非法行为,并对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做出封禁要求。公告一出,币圈的初创平台面临两种选择,一种是“出海”,在监管政策较为宽松的国家继续进行ICO项目,如火币在监管之后就搬到了新加坡,并在香港设立子公司,同时还上线了韩国版;另一种则是像上述平台一样,以潜行的方式继续在国内市场生存,冒着法律的风险继续进行ICO项目。而这些发币者愿意冒着如此风险继续进行ICO项目的原因,不外乎有三点。其一,抓住投资者想“一夜暴富”的心态。比特币无疑是币圈中众所周知的最为成功的ICO项目,比特币从2009年的1美元可以兑换1300枚比特币到如今最高市值达到2万美元。以史为鉴,比特币近几年产生如此巨大的差额利润,让不少投资者分外眼红,纷纷投入各类ICO项目。在他们看来,当前的虚拟货币市场已经相对成熟,在这样的大浪潮下,明知道自己是韭菜,但总奉承着“先人一步,赚钱就跑”的信条投入市场,而后入场者则试图通过努力让自己变成浪头。其二,以区块链技术打掩护来发行代币。发币监管政策的实施,让人们把目光从虚拟货币转移到区块链技术身上,而这样的转移,同样给国内的发币者们提供了潜藏ICO项目的契机。2018年被称为中国区块链的元年,而据公开数据显示,从去年下半年至今,新增加的区块链媒体、自媒体高达485家。更惊人的是,目前名称中带有“区块链”三个字的公众号已超过40万,这个数字甚至已经超过了低门槛的养生类微信公众号。在这区块链技术大热的浪潮中,浑水摸鱼的发币者拥有了良好的生存环境。其三,ICO无需注册经营牌照。与股份公司首次向社会公众公开招股的发行方式(即IPO)不同的是,ICO在融资过程中无需注册相关的经营牌照,同时ICO平台属于第三方中立平台,投资者在项目中存在的所有风险均由自己承担。此外,平台上的大部分支持者对虚拟货币并不专业,跟风盲投的行为更是让ICO平台肆意疯长。在这三点市场条件下,发币者纷纷披上“区块链”的羊皮,在这空手套白狼的灰色地带中疯狂割韭菜。知名度较小的发币者通过公众号、贴吧等门槛较低的传播渠道来获取市场流量,而知名较大的大腕们则利用自身的IP,即使项目白皮书内容一般,都能在短短数日之内获得动辄千万的市场融资,更有甚者仅经过几个小时的讲座就能笼络一大批投资者入局。在《公告》监管之后,发币者从炒币转向炒链,再通过组建群聊等方式进行发币,一时间五花八门的代币也出现在市场上。面对这样疯长的代币平台,有人曾这么形容币圈的热度,“币圈太火,链圈不够用。”区块链不是避难所,灰色地带迎来至暗时刻众多ICO在监管之后能在国内市场继续生存,是利用虚拟货币的底层技术–区块链技术进行续命。ICO平台将区块链当做避难所,在这片灰色地带中挂着“区块链”的羊头,却卖着“虚拟货币”的狗肉。而随着来这个避难所中“避难”的平台越来越多,避难所出现的乱象让“避难者”们迎来了第二波监管的至暗时刻。一来,发币者们急于求成,市场出现假链泡沫危机。对于货币而言,能在市场上流通才能实现其真正价值。早期的ICO平台,是通过区块链技术去不断完善货币的管理和流通,并且这些发行的虚拟货币在市场上可以兑换成法币来实现其价值,如比特币在初期可以用来购买披萨,而以太坊则可以用于购买航空保险。但随着投资者逐渐增多,虚拟货币的价格也随着水涨船高,掌握着大部分矿机的发币者,在利益的驱使下也逐渐迷失。ICO平台从精心准备白皮书到无需白皮书就能轻松获得投资的现象中,就足以看出发币者的ICO项目已经趋于利益化。以“茶链”为例,号称全球第一家具有公信力的、高效率的茶交易平台,7月底曾在上海大规模登台宣传。庄家利用讲座、软文等形式推广“茶链”的优势,将茶链入区块链防伪溯源,信任交易。然而,项目负责人却被控诉指使公司员工有预谋地挪用投资人资金,转移并已经跑路,涉及诈骗金额达上亿元。发币者为了圈钱已经不顾吃相,五花八门的“空气链”成为了他们空手套白狼的圈钱手段。二来,炒币者专业性不足,导致投资市场出现恶性循环。利益驱使的不只是发币者,高额的收益对于重利的投资者而言更是一个巨大诱惑。但对于这些经验不足的虚拟币投资者而言,专业性不足的他们只能选择盲投。而在入场者达到饱和之后,囤积虚拟币的大玩家或者发币者开始抛投,市场上可进行交易的货币增加,货币的市场价值也随之贬低。最终大玩家赚得盆满钵满,小众玩家却遭遇断崖式下跌,赔得倾家荡产。即便是比特币这种在市场上存活了将近十年的虚拟货币,在达到了2万美元一枚的最高市值之后,也已经在短短几个月内连续下跌,跌破7000美元大关。而即便是有这样的前车之鉴,仍有不少的投资者蜂拥而入。而当他们身处其中之后,熟知自己的需要新的入场者顶替才能最大化减少损失,于是便想方设法吸引新的韭菜。收割愈发频繁的“韭菜园”已经无法为大玩家创造更多价值,留下来的只有遍地的鸡毛。面对一地鸡毛如何做一名合格投资者?投资者往往都是热衷于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可能也会成为区块链的殉道者。投资者怎样在代币盛行的伪区块链投资圈练就一双火眼金睛呢?第一,以法律为底线,遵循国家法律法规。公开数据数据显示,48.3%的网民认为《公告》的发布对代币交易平台造成了冲击,而有47.3%的网民认为这是有关部门整顿代币市场乱象的开端,将有利于肃清一地鸡毛的中国代币市场。在2017年上半年,国内虚拟币融资的项目总额就达到26亿元,参与的人数也有10.5万。但是代币并不是法定意义上的货币,没有国家信誉作为背书,很容易暴涨暴跌甚至出现发行者跑路。因此,投资者在投资时应该以国家法律为底线,保护自己在选择投资产品时应有权益。第二,潮水退去,方知谁在裸泳。这是币圈最会吹牛的自媒体平台创始者毕伟伦用来忽悠韭菜的一句话,同样也适用于韭菜们如何做一名合格的区块链投资者。据数据显示,网站上的区块链项目总数将近86000个,如今存活项目只有5%,90%的项目处于非活跃状态。币圈的投资建立在区块链的基础上,伪创业公司利用巨额的投资回报引诱投资者入局。最负盛名的币圈庞氏骗局应该属莱特中国,他们宣称未来微信之间的交易、包括微商都会使用他们发行的“微商币”进行结算,而后被曝圈钱2亿后跑路,公司注册地址也已人去楼空。投资者在面对拥有华丽外表的投资产品时,应该也要注意避免美丽陷阱。第三,警惕币圈“借链还魂”。说到底,在ICO遭到国家的严厉监管后,虚拟币交易平台变换手法,披着区块链外衣行发币之实的机构不在少数。所谓币圈的投资,更多的是不法分子打着“金融创新”“区块链”的旗号,通过发行所谓“虚拟货币”“虚拟资产”“数字资产”等方式吸收不法资金,侵害公众合法权益。一名合格的投资者应该警惕发币者再次上演“借链还魂”的戏法,从而避免自己成为一棵待割的韭菜。百度、腾讯等大平台对发币机构的禁令,让野蛮的币圈迎来了肃清时刻。但即便实在一地鸡毛的现状中,也不乏想趁机“捡漏”的投资者。而从当前市场上看,截至8月21日,CoinMarketCap的数字货币总市值2115亿多美元,较最高点已经跌去四分之三。币圈的泡沫即使美得再斑斓,在阳光的照射下,终究会破灭。想枉顾国家的禁令入场币圈,瓜分这块“蛋糕”的投资者,需要理智看待,不要成为伪区块链中庄家待割的韭菜。

财联社(北京 记者
姜樊)讯,近期,区块链概念再次迎来春天,但比特币、以太坊等虚拟币非但未迎来一波“高潮”,反而寒意阵阵。今日,上海相关监管部门表示,将加大监管防控力度,打击虚拟币交易。并再度将虚拟币相关炒作定性为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行为。此前有业内人士曾直言,此次区块链的火热,是“国家队入场”,首先清理的便是“野路子”的炒币行为,这意味着币圈的骗子们“末日”就要到了。如今,监管层多次强调打击炒币行为,似乎也正印证着这样的预言。再定性炒币行为
属非法公开融资行为上海监管称,近年来,与虚拟货币相关的炒作(如ICO、IFO、IEO、IMO和STO等)花样翻新、投机盛行,价格暴涨暴跌,风险快速聚集。相关融资主体通过违规发售、流通代币,向投资者筹集资金或比特币、以太坊等虚拟货币,其本质上属于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行为,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严重扰乱经济金融秩序。实际上,这并非是央行首次对虚拟币的炒作及融资进行定性。早在2012年到2013年间,比特币价格从200多美元,一路狂飙数倍1000多美元,主要玩家来自中国。2013年12月,央行就曾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称,比特币等虚拟币并非合法的货币。当时便引发了比特币等数字货币的大跌走势。此后,ICO等以比特币、EOS为基础的融资行为再度火爆,央行再度出手整治。2017年9月4日,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委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以下简称《公告》),对ICO和虚拟货币交易场所进行清理整顿,境内虚拟货币交易规模大幅下降,有效避免了虚拟货币价格暴涨暴跌对我国金融市场的冲击。此后,针对在境外架设服务器向境内居民提供虚拟货币交易服务的行为,进一步加强监管,并从支付结算端入手持续加强清理整顿。此外,央行还曾叫停虚拟币交易平台的人民币交易业务,并勒令第三方支付等平台停止与相关交易平台合作。不少大型交易平台不得不将相关业务搬离中国。围剿虚拟币炒作
多家区块链公司已被查在此次《公告》中,上海市金融稳定联席会议办公室、人民银行上海总部要求,积极开展上海地区相关集中清理整治,于2017年10月底完成当时已发现的13
家ICO 平台和10
家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的清理整顿。在集中清理整治之后,继续保持高压态势,对监测发现的参与虚拟货币活动的机构,采取约谈、检查、取缔等监管措施,及时化解相关风险。“近日,在区块链技术推广宣传过程中,虚拟货币炒作有抬头迹象。”《公告》指出,上海市金融稳定联席会议办公室、人民银行上海总部联合上海市区两级各相关部门,对上海地区虚拟货币相关活动开展专项整治,责令在摸排中发现的为注册在境外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提供宣传、引流等服务的问题企业立即整改退出。实际上,目前已有区块链公司被警方调查。今年9月,杭州存信数据科技有限公司被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分局古荡派出所查封。存信科技是知名区块链项目公信宝的研发和运营方,这家公司算得上是区块链领域的明星企业。而币圈名人李笑来是该平台股东。不仅如此,此前市场传言比特大陆实际控制人詹克团被警方带走,而神马矿机CEO杨作兴或也因詹克团“被带走调查”。显然,这种打击远未结束。上述《公告》指出,下一步,上海市金融稳定联席会议办公室、人民银行上海总部将继续贯彻落实《公告》要求,对辖内虚拟货币业务活动进行持续监测,一经发现立即处置,打早打小,防患于未然。“投资者如发现各种形式的虚拟货币业务活动,以及通过部署境外服务器继续面向境内居民开展ICO及虚拟货币交易业务的组织或个人,可向监管部门举报,对其中涉嫌违法犯罪的,可向公安机关报案。”《公告》称。骗子和赌徒的世界
ICO等融资骗局多多“如果深入了解,你会发现,用ICO等方式融资的世界中,基本上都是骗子和赌徒。”一位区块链相关人士在接受财联社记者采访时表示,虽然他也曾想用ICO等方式融资,但通过一番研究后最终作罢。2017年,ICO等虚拟币融资模式兴起,坊间传言“只有3种ICO的虚拟币”:一种是翻3倍的、一种是翻10倍的、一种是翻100倍以上的。然而现实却是十分骨感。上述业内人士之言,虽然刚开始通过ICO融资的虚拟币还有一些是为了技术驱动的,但后来ICO概念火爆后,越来越多的新币连白皮书都在造假:“最重要的代码都是抄来的,融资以后获得的资金实际上是比特币、EOS等虚拟币,动辄价值上千万元。”上述业内人士称,由于这些虚拟币没有国界,所以在国外兑换成美元,通过设立一些皮包公司等左手倒右手的手段,动辄融资千万的资金就落入发币者手中。一些交易平台也在其中起到关键的作用。一位专注于区块链天使投资的人士透露,在新币登陆交易平台(相当于二级市场)之前,都会有一级市场的人士进行投资。无论是一级市场的投资者还是二级市场的交易平台,往往都会得到一定比例的新币。“如果是好项目,一级市场投资人和交易平台都会将币留在手里以期升值,但如果是没有价值的空气币,则会在上交易所后几方联合砸盘,收割二级市场的韭菜。”上述人士说,即便是最有经验的区块链投资人,在二级市场都会“输掉底裤”。然而,在这些“大神”眼中的韭菜们,却是另一翻景象:即便已经亏掉九成本金,仍然不会放弃,甚至在各个炒币群里,有人甚至大量回收已经跌到谷底的虚拟币,以期待不久后可以翻盘。值得注意的是,在ICO被整顿之后,越来越多的融资形式接连出现。“万变不离其宗。”一位业内人士表示,这些新的虚拟币盘子很小,无论是拉升还是砸盘,都易如反掌,这些操作都掌握在庄家手里。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