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稳定币的发展与我国的应对策略

USDT没有美联储背书,所以对中国央行将要发行的法定数字货币构不成威胁,但纽约金融局另辟蹊径,将稳定币纳入监管之后,游戏就又有了新的玩法。央行推的法定数字货币与纽约金融局批准的稳定币的区别不仅在于一个锚定人民币一个锚定美元,还在于一个是国家队一个是民间队,就像国家电网与民营电力公司的关系。除了充当入市筹码、避险工具、国际贸易结算工具,法定数字货币还有另一个身份,那就是虚拟的人民币。法定数字货币具有人民币的功能,并且还能解决人民币在流通过程中产生的假钞、洗钱等问题。但是国家队再强大,失去先机也只会被民间队抛下,支付宝和银联就是最好的例子。所以在GUSD问世之后,10月10日央行才又发布了一次招聘公告。迄今为止,央行已申请了49项法定数字货币专利,但这速度和瞬息万变的市场比起来远远不够,特别是在中美贸易战持续升温的背景下,毕竟谁能抢占市场谁就能笑到最后。(作者:魔笛手,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链门户官方立场)

原标题:美国企图以GUSD重构世界经济格局?面对挑战我国早有准备

数字稳定币的出现,是数字货币领域重大的应用创新。通过承诺与法定货币实现1:1的兑换,私人机构发行的数字稳定币在信用上得到了法币的背书,使自身获得了稳定的价值锚。数字稳定币与中央银行数字货币,有可能在当前及未来形成替代、竞争与合作的关系,从而对世界各国金融体系产生重要影响。数字稳定币的兴起与发展数字稳定币最早出现于2014年7月,即由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平台之一
Bitfinex组建的Tether公司发行的泰达币(USDT)。此后,各种稳定币陆续问世,如:Trusttoken公司开发的TUSD,IBM和美国金融服务公司Stronghold合作推出的Stronghold
USD,日本三菱UFJ金融集团推出挂钩日元的MUFG
Coin等等。从2018年下半年至今,在数字稳定币领域出现了几个重要事件,对稳定币的发展起到了关键性的推动作用。2018年9月,纽约金融服务局(NYDFS)同时批准了两种基于以太坊ERC20发行的数字美元稳定币,分别是由Gemini
公司发行的Gemini Dollar与Paxos公司发行的Paxos
Standard。这两家私人企业需要按照1:1的兑换价往托管银行账户存入美元,同时还需要满足纽约州的反洗钱等监管标准,并履行化解风险的流程。这一举动表明美国官方已经对数字美元稳定币持认可态度并将其纳入监管体系,从而显著提升了市场对于数字美元稳定币的信心。2019年2月,美国金融巨头摩根大通宣布已经完成开发并测试数字货币JPM
Coin。JPM
Coin同样承诺与美元1:1兑换,虽然现阶段仅用于实现机构客户之间的即时转账结算,但是不排除未来向个人用户提供服务。2019年3月,IBM在新加坡的亚洲金融科技论坛上与Stellar联合宣布,六家国际银行已经签署了一份意向书,在IBM打造的区块链支付网络”Blockchain
World
Wire”(BWW)上发行由本国法定货币支持的稳定币,其中包括巴西的Bradesco银行,韩国的釜山银行和菲律宾的Rizal商业银行公司,剩下尚未公开的三家银行将发行由欧元和印尼盾支持的稳定币。BWW目前支持超过47种货币在72个国家/地区进行支付。它通过引入数字货币Stellar作为不同机构之间的跨境结算工具,从而摆脱了传统的银行跨境结算系统。2019年6月6日,美国媒体报道,Facebook将在下个月推出锚定多国法币的数字稳定币GlobalCoin,并同时推出配套的实体ATM机,Facebook员工可以将工资换成GlobalCoin。Facebook将在旗下的多个社交媒体Messenger、Instagram和WhatsApp之间创建一个可互操作的区块链支付界面,为全球27亿用户提供数字稳定币GlobalCoin的跨境支付服务,据说这一支付市场的规模可以达到近7000亿美元。同时,Facebook用户还可以使用GlobalCoin用于支付、购物、偿还信用卡等服务。如果这些功能得以实现,Facebook实际上将转型为在全球跨境支付领域最具影响力的大型跨国金融机构。可以看出,数字稳定币正在从私人主导走向官方支持,从小机构发行走向大机构的国际应用。数字稳定币与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的替代、竞争与合作与数字稳定币的快速发展形成鲜明对比,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的发展速度却是低于人们早先的预期。国际清算银行明确地表达了对于发行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的保守态度。该行《2018年年度经济报告》认为,中央银行数字货币将带来金融脆弱性,而效益不太明显。该报告进一步指出,包括加拿大央行、欧央行、日本央行和新加坡金融管理局都进行了批发式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的试验,结果表明,“在初始阶段,每项实验都大大成功地复制了现有的高价值支付系统,但是结果并不明显优于现有的基础设施”。2018年9月,欧央行行长马里奥·德拉吉向欧洲议会宣布,他们没有计划发行数字货币。与此同时,欧央行行政部门表示,在考虑发行中央银行数字货币之前,要对其进行彻底的测试,并需要继续发展分布式账本技术。日本央行副行长雨宫正佳在2018年4月和10月两次公开表示,由于中央银行数字货币对现有金融体系可能产生冲击,且无法解决零利率下限问题(因为日本不能取消现金),日本央行不会在近期发行中央银行数字货币。可以预见,近期世界主要发达经济体不会发行中央银行数字货币。在这种情况下,全球法定数字货币的试验与推广,有可能从中央银行数字货币转向数字稳定币。以法币背书的数字稳定币,一旦被政府纳入监管,则具备了真正的国家信用,将成为一种“准法定数字货币”。同时,拥有稳定币的传统法币,也间接实现了“数字化”。数字稳定币和传统法币的相互支撑,将有可能在近期内主导全球数字货币的发展。从政府角度而言,不论是确保货币政策执行效力、维护金融稳定,还是为了反洗钱、反恐怖主义融资,都需要将数字稳定币纳入监管体系。纽约金融服务局将两种基于以太坊的稳定币纳入监管,就是典型的例证。如果未来Facebook、IBM和摩根大通的稳定币系统投入实际运行,美联储以及相关的美国监管机构必然会将其纳入监管,并逐步实施一系列的监管措施。比如,可以在稳定币运行平稳且市场需求不断扩大的情况下,实施特定的稳定币“存款准备金”和“存款保险”制度,即:允许数字稳定币背后的美元担保比例从100%降低到80%甚至更低,并要求稳定币发行机构提供一定额度的存款保险——如果机构倒闭,将为稳定币持有者提供一定数量的传统美元。这些措施为数字稳定币提供了标准的审慎监管,不仅可以保障数字稳定币的安全性,而且为稳定币增加了货币创造功能,从而大大提升数字稳定币的市场影响力和央行运用稳定币实现货币政策调节的能力,最终将稳定币转变成“货真价实”的法定数字货币。数字稳定币完全是建立在现有商业金融机构的运行体系之内,不会对现行金融体系产生严重负面冲击,规避了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的风险。同时,数字稳定币基于分布式账本,在跨境支付领域显著优于传统法币,也就是说,它具备了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的部分优点——可能也是目前看到的最为明确的优点。各国央行可以在监管市场机构自主发行数字稳定币的同时,测试并获得法定数字货币的正面价值,同时还能避免因发行中央银行数字货币带来的风险。这就意味着,中短期内数字稳定币可能对中央银行数字货币产生替代作用。长期来看,中央银行数字货币仍然具有不可替代的价值。作为央行直接发行的法定数字货币,它完全在央行的掌控之下,央行可以直接、高效地控制数字货币的发行量,提升货币政策执行效力。因此,我们认为,在长期中,当央行对于数字稳定币的监管和运行积累了足够的经验,并对分布式账本技术有了更为清晰深入的理解之后,还是有动机发行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的。到那时,同被作为法定数字货币的数字稳定币和中央银行数字货币,将形成积极的竞争—合作关系。央行和市场机构发行的法定数字货币,将在全球市场上形成竞争,谁的技术平台先进,谁提供的服务质量高,谁的审慎监管到位,谁的数字货币就能够赢得更多的市场青睐。可以想见,央行的权威地位和最后贷款人职能,至少可以保证中央银行数字货币在审慎监管方面优于市场机构发行的数字稳定币,因此中央银行数字货币可以与数字稳定币形成有效的错位竞争,共同为市场提供差异化的优质金融服务,也许这就是哈耶克“自由银行制度”的现实版吧。我国的应对策略目前,我国禁止民营企业发行私人数字货币,而由中国人民银行开展法定数字货币的研发和推广应用工作。由央行主导法定数字货币的开发工作无疑有利于国内的金融稳定,但是相比于美国、日本等国允许私营企业开发数字稳定币的做法,我国当前在数字货币研发的灵活性、高效性和创新性方面存在不足。本文建议,应该鼓励民营企业和金融机构,在央行的指导和监管下研发数字人民币稳定币。在研发数字稳定币的同时,需要寻找合适的应用场景对其进行试验。本文认为,目前我国适合进行数字稳定币试验的应用场景有以下几类。第一,在阿里巴巴和腾讯的支付平台上试验数字人民币稳定币。支付宝和微信是我国最具影响力的电子支付平台,不仅用户人群巨大,而且已经拥有大量的跨境支付实际应用。在支付宝和微信上建立基于分布式账本的数字人民币稳定币支付平台,可以迅速地占领国内和国际市场,提升我国在数字货币国际支付市场的竞争力。第二,在粤港澳大湾区进行数字稳定币的跨境支付试点。粤港澳大湾区的特点在于“一国两制三种货币”,可以在中央政府的统筹规划下,以数字人民币稳定币作为网络代币,为多种货币(即包括港币、澳门元、美元、欧元、英镑和日元等)实现跨境支付,同时推进数字人民币稳定币在粤港澳大湾区的实际使用(包括在金融交易中的使用)。这不仅可以打造多种货币的跨境支付平台,打破现有SWIFT系统的垄断,还为数字人民币稳定币的全面使用打下基础,强化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第三,在海南建立“中国法定数字货币试验区”,开展数字人民币稳定币的试验。作为相对独立的地理单元,海南自由贸易区能够为中国法定数字货币及其相关金融科技的应用提供安全而且广阔的示范区域、丰富而且理想的应用场景,在可控环境下将数字人民币稳定币作为中国法定数字货币开展全方位使用,对数字稳定币能否承担全部货币职能进行深入考察。海南作为国际旅游消费中心和自由贸易港,更易推进数字人民币的跨境支付活动,带动人民币国际化。海南“中国法定数字货币试验区”的建立,将帮助海南在国内和国际竞争中找到自己的独特定位,树立竞争优势,在数字化时代成长为全球自由贸易港的发展标杆。上述几种应用场景,可以采取不同的数字稳定币技术,在央行的统一监管之下形成良好的市场竞争。

图片 1

区块链上存在一种数字货币,它锚定了某种较为稳定的法币,从而保证在价格波动极为剧烈的数字货币世界里也能保持稳定性,这种币叫“稳定币”

如果仅仅是为了稳定性,那人们更应该选择接受有政府背书的法币。选择“稳定币”更为重要的原因在于其流动性,一国法币的流动会收到国家壁垒的限制和外汇管制,而由于区块链特性,稳定币可以在世界范围内无阻拦的进行流动。

挑战USDT霸主地位?

9月10日,美国纽约州金融服务部(NYDFS)授权批准Gemini数字货币交易所和区块链初创企业Paxos
Trust发行挂钩美元的稳定币。

一个基于以太坊区块链的ERC20标准稳定币GUSD,与美元1:1兑换。

图片 2

这一兑换规则于当前市面上最大的“稳定币”USDT无异。但解决了一些USDT深受诟病的问题。

Tether公司称严格遵守1:1的准备金保证,即每发行1个USDT代币,其银行账户都会有1美元的资金保障。但当被问及用户如何验证银行账户保证金时,却只说会有定期审计、而用户无法直接查询保证金。这种信息不透明让投资者无法放心。

GUSD的美元账户由投资巨头道富银行(State
Street)负责持有,并且账户已在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投保。另外,第三方机构BPM
audit每月都会对Gemini的账户进行审计以确保每个Gemini
Dollar都有美元做支撑。这使得GUSD更公开透明,增强了用户信任,避免了超发等行为。

显然,GUSD更值得信赖。

另外,GUSD是基于以太坊网络的一种ERC20代币,相较于USDT在比特币OmniLayer协议上的设计,GUSD的转账速度会得到很大的提升,更为方便的实现一些复杂的功能,规避超发缺陷。

但值得注意的是,经批准的GUSD需要保证满足纽约州的反洗钱等监管标准,必须履行监管准则,接受监督。但监管,也就意味着监管部门有资格要求更加严格的KYC检查并能掌握所有数据,而以比特币为代表的数字货币出现的初衷之一正是为了保护个人隐私和个人财产。

根据GUSD9月9日的声明,初始流通的GUSD共计10万美元,相较于以发行近四年,发行量达到30多亿美元的USDT,短期内GUSD的流通量不足以于对构成USDT的威胁。

图片 3

Gemini公司9月9日发表的说明

GUSD可能带来世界级金融灾难?

通证研究发表的文章《纽约金融局批准GUSD发行,或是世界级金融灾难的开始》中提到:

“数字美元摧毁多国金融系统”

“许多国家基于本国法币的金融系统被基于美元的金融系统取而代之”

“数字美元统治全球只是时间的问题”等等话语引起极大恐慌。

美元是美国的主权货币,能否在美元之外再流通以美元储备支撑的其他货币,必须得到美联储的批准,美联储即美国的央行,而“纽约金融服务部”只是一个州级的金融部门,美国作为一个联邦制国家,每个州都可有其独立的政策,“纽约金融服务部”最多只能作为这种货币的美元储备托管机构,不代表美国立场。中国银行前副行长王永利说。

图片 4

当然,GUSD首次由政府监管的数字货币,是我们乐意见到的,因为这是对于合规性的一个重要突破,说明数字货币能得到政府的首肯。

但这种法定数字货币与比特币等数字货币,有本质的区别。比特币取代法币的初衷是想摆脱货币发行量被人为决定的问题。稳定币锚定美元意味着其前提条件是:美元是稳定的。法币体系的核心特征就是通过控制货币发行量,保持一国收支平衡。这类稳定币与法币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稳定币的出现更像是改变法币的形态,从技术方面提升交易体验。”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教授胡捷说。

文章的部分内容也值得思考:如果美国真的一家独大的发行了锚定美元的稳定币,以美元作为国际通用货币、对于那些货币贬值严重、法币崩溃的小国是否是灭顶之灾?

图片 5委内瑞达高通货膨胀

有人表示:这对于很多国家来说不啻于是一种金融灾难,试图通过外汇管制的方式控制汇率、控制资本外流的难度变得越来越大,老百姓会更多的通过数字货币交易所将自己的财富变为更加稳定的数字美元。

胡捷认为:

美国本身没有这方面的担忧,美元跨境支付本身就是自由的,但当其他国家有限制的时候,就需要有配套的措施。反洗钱是现代金融体系里所有国家的共识。发行稳定币的公司很容易通过实名制、路径追踪、审批手续、查看限额的方式配合监管。

宏观经济是一个庞大繁杂的体系,一步onepaces欢迎各位读者前来讨论。

我国早有准备

早在2014年,央行就成立了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专门研究小组,以论证央行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可行性

2017年央行的招聘计划中负责招录人员开展数字货币研究开发工作的直属单位还是
“中国人民银行印制科学研究所”
,而2018年的招聘计划中相应的直属单位就已经变成
“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 了 。

迄今为止,我国已申请了约49项法定数字货币专利

图片 6央行关于数字货币的专利

“数字货币作为一种货币,银行业金融机构主动对接国家战略,不断优化区域布局,加快金融科技战略布局。”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透露,中国研发的法定数字货币为DC/EP,已经开发出原型。

图片 7

只是在期待我国法定数字货币时,纽约州似乎更快一步。

数字货币的出现是对当前法币体系的一种挑战,每个国家都跃跃欲试,如果使用得当、或许是重构世界经济格局的一个机会。纵使是被动出击也不应在这波浪潮中被淘汰。

显然我国对法定数字货币早有准备、对区块链技术也是大力扶持,但对1CO确是命令禁止。美元数字化警钟已经敲响,接下来会怎么做?是否会加快法定数字货币的发行速度?政策方面会不会有所改动?都是值得我们关心的话题。

GUSD白皮书:)

责任编辑: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