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ypto 思密达,一文读透韩国区块链现状

据了解,与其他稳定币相比,Tether所上市的一级交易所数量也最多。Tether上市了6家一级交易所,TrueUSD上市了5家,SteemDollar上了4家,NuBits、BitBay、Gemini、Paxos均上了2家,Numins、STASIS、和HelloGold
上了1家。总的来说,稳定币总共在50个交易所上市,其中至少有46个交易所上市了Tether。该报告分析了57种稳定币,其中包括23种已经发行的和34种处于预发行阶段的币。该报告还显示,投资者对稳定币的兴趣越来越高,迄今为止所筹集的风险投资总额约为3.5亿美元。部分风投资金来自安德森•霍洛维茨基金(Andreessen
Horowitz)、贝恩资本风险投资(Bain Capital Ventures)、谷歌风险投资(Google
Ventures)和光速创投(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等知名基金。这份报告将稳定币分为传统抵押品支撑类(包括法币支撑、黄金支撑或两者混合支撑)和加密资产或算法支撑类,而后者更受投资者欢迎。像NuBits这样的算法稳定币筹集到的资金约占该稳定币总资金的50%,约1.74亿美元。另一方面,传统抵押品支撑的稳定币吸引了41%的风险投资,相当于1.44亿美元。加密资产支撑的稳定价吸引了9%的风险投资(约3300万美元)。Blockchain
Luxembourg
SA的报告还发现,美国和欧洲是各个稳定币项目团队最受青睐的地点。目前,美国有19个这样的项目团队,欧洲有13个。在欧洲,瑞士是最受欢迎的地点,有5个项目在那里,英国紧随其后,有3个项目。至于各种稳定币的合法注册地,情况与以上类似。美国是10个稳定币项目的合法注册地,在瑞士注册的有7个。在其境内合法注册了一个以上稳定币项目的其他司法管辖区包括开曼群岛、泽西岛和澳大利亚。不出所料,美元是最常见的稳定币锚定货币,66%的稳定币与美元挂钩。

当前的加密货币领域,也许没有其他的加密货币资产会比 Tether
更易于受到审查和不当指控了。该稳定币背后的初创公司一直被指责操纵市场,其业务往来和会计实务引发了许多担忧。批评人士认为,Tether
缺乏透明度,可能参与犯罪活动,而且该稳定币没有它声称的财务储备支撑。

图片 1

目前纽约总检察长 对该公司及其所有者 iFinex (iFinex 是 Tether
和加密货币交易 Bitfinex 所的母公司)
的指控在一定程度上证明了上述指控的正确性。而此前诸多媒体曾报道过
Bitfinex 最近偿还了从 Tether
借出的1亿美元的贷款,这一消息可能进一步加剧了这一局面。与此同时,过去18个月中,其他几家稳定币也崭露头角,而且似乎有着更强劲的势头。尽管如此,Tether
依旧是占据主导地位的稳定币。那鉴于很多人认为它对整个行业构成了问题,为何
Tether 还能够继续屹立不倒呢?

中国的韭菜被割完了,韩国被视为亚洲最活跃的虚拟货币投资市场。经历了市场大幅下跌之后,韩国这个曾经亚洲最热的市场现在情况怎么样?

Tether 的诸多问题

一家聚集韩国市场的虚拟货币咨询公司

加密货币市场中有很多种稳定币,每种稳定币都有其自身的权衡,并基于几个变量相互竞争。其中最重要的几个变量就是流动性、波动性、安全性、可信度、透明性、合法性、抗审查性以及隐私性。根据各种消息来源和专家们的说法,Tether
缺少了其中一些变量。

One Alpha最近祭出了一份长达 84
页的报告,解密了韩国区块链行业发展的全景。这可能是目前市面上可以看到对韩国区块链生态最为详尽的研究报告。

  1. 审计史

链闻 ChainNews 获得了 One Alpha
的授权,精选了该报告的核心内容,希望通过该文,让中国的区块链投资人和投资机构,可以详尽了解韩国区块链生态目前的发展状况和最新趋势。

针对 Tether
的主要指控是,该稳定币没有足够的美元储备来支撑其在市场上发行的 USDT
代币。批评者们认为,Tether
只是基于部分储备金运营的,即它只拥有一部分能够支持该稳定币以 1:1
的比例锚定美元所需的资金储备。这一指控已部分得到证实:今年3月中旬,Tether
自己披露:“每一枚Tether
都是由我们100%的储备支持的,包括传统货币和现金等价物,有时还可能包括其他资产和应收账款,这些资产和应收账款可能来自
Tether 向第三方发放的贷款,其中可能包括附属实体。”但问题是,Tether
担保的真实程度只能通过一个信誉良好的第三方的实体审计来揭示。

韩国密码货币梦:泡菜溢价与 ICO 狂潮

然而,Tether
在审计方面的历史并不光彩。2018年1月,出于社区的担忧,Friedman
公司结束了对 Tether 的审计,Tether 随后做出了回应,称“鉴于 Friedman
为相对简单的 Tether
资产负债表采取了极其详细的审计流程,很显然在合理时间框架内,审计是不可能完成的。”这些相当不透明的解释并没有减轻人们的担忧。

近三年来,区块链技术和密码货币风靡韩国。对韩国的千禧一代来说,飞快的网速、对数字文化的沉迷,加上对新科技的精通,这些因素聚集在一起发生了化学反应,产生了韩国区块链行业的核爆。

在此之前,Friedman 公司已经证实,Tether
确实拥有所需的美元储备,尽管该公司没有披露这些资金存放在哪里,并明确表示不能保证这些资金没有被用于其他目的。

2017 年大牛市之时,韩国的 ICO
项目在短短几个小时内便能筹集刷新纪录的资金量。虚拟货币资产备受欢迎,以至于韩国交易所的买家曾经愿意以
32% 的溢价购买比特币和其他虚拟货币,这种现象被称为「泡菜溢价」Kimchi
Premium,区块链行业的「韩国梦」就此诞生。

  1. 对银行系统的依赖

理论上讲,不难理解搬砖者如何在初期从「泡菜溢价」中获利:他们从海外的交易所买币,再以高得多的价格在韩国的交易所卖出,即所谓的「套利交易」,从差价中获利。

Tether 与银行的关系使得围绕在审计方面的问题更加复杂。Tether
依赖传统银行体系来存储其储备资产。由于实行 1:1 锚定美元的方式,Tether
应该使用完全准备金银行制度,即不应将任何抵押品借出去。自部分准备金制度诞生以来,现在很少有银行会实行完全准备金制度。因此,Tether
只有有限的几家银行能够提供所需的服务。除此之外,大多数银行对于提供加密货币领域相关且存在诸多争议的业务都持谨慎态度。

韩国交易所:机遇和丑闻如影随形

Tether 与其诸多合作银行之间有着一段曲折的历史。自从 Tether
与总部位于波多黎各的来宝银行 (Noble Bank)
的关系在2018年10月结束以来,该公司已多次更换银行合作伙伴。该公司的辩护者声称,披露其银行信息将使该银行受到监管机构的严格审查和调查,并可能导致与其合作关系的终止。

韩国交易所在全球区块链行业中的影响力不容小看。这里为全球密码货币交易贡献着流动性,但是同时,也丑闻缠身。和中国的交易所一样,韩国交易所一直被质疑存在刷单行为。而与中国交易所不同的地方是,韩国监管机构毫不留情在处理该领域可能存在的不法行为。

这确实是一个令人信服的论点,因为Tether
似乎陷入了一个进退两难的局面。由于未能披露其银行信息状况,这加剧了人们的担忧;而如果它公开透明,Tether
就面临着失去银行支持以及损害该稳定币的安全和稳定。

在 2017
年的大牛市,比特币和其他虚拟货币在韩国的交易量飙升,在全球占据了巨大至的比例。某些时刻,全球大部分的交易量都来自韩国的交易所。2018
年,不少韩国交易所发生了安全漏洞和黑客事件,比如
Bithumb、Coinrail、Youbit 等,其中 Youbit 甚至在第二次攻击中失去 17%
的资产,被迫申请破产。这些事故甚至导致无辜的投资者失去了所有资金,但韩国的交易量仍旧很高。

  1. 缺乏透明度

当然,韩国交易所的生态也在发生改变。该市场上两位主力玩家因为虚假交易和价格操纵引来千夫所指。经过多次审计和检查,韩国第二大加密货币交易所
UPbit 的创始人 Song Chi-Hyung 和两名高级职员被起诉,他们被指控在 2017
年末的牛市中,通过机器人等手段夸大交易量、操纵价格。

由于 Tether
的业务总体缺乏透明度,该公司的资金储备和银行关系方面受到了很多关注。长期以来,人们一直猜测
Tether 和 iFinex 是同一家公司。2017年11月Paradise Papers
文件揭露的信息证实了这一点。该文件表示,Bitfinex
交易所的首席财务官和首席安全官也是 Tether 的高级合伙人。

韩国第二大加密货币交易所 UPbit

根据 Bitfinex 和 Tether 的网站信息,Tether 的首席执行官 J.L. van der
Velde、首席财务官 Giancarlo Devasini 和总法律顾问 Stuart Hoegner
目前都在 Bitfinex
担任完全相同的职位。虽然很明显这两家公司都由同一个高管层控制,但不太清楚哪家公司在决策方面享有优先权。纽约总检察长
对 iFinex 的指控,以及对 Bitfinex 和 Tether 这两家公司的盈利推断,意味着
iFinex 位于该层次结构的顶端,Tether 和 Bitfinex 最有可能是 iFinex
的子公司。这些被披露而非公开的信息让人们好奇为什么 iFinex
的领导层想要掩盖这些信息。

UPbit 于 2017 年 10 月由韩国移动社交巨头 Kakao 的子公司 Dunamu
推出。2018 年 5 月,UPbit
因涉嫌操纵资产负债表和夸大交易量而被韩国当局突击搜查。该交易所声称自己资不抵债。四天后,UPbit
聘请了韩国最大的会计师事务所 Yoojin
进行了内部审计,清理交易所的所有渎职行为。最终,去年夏季内部审计完成,Yoojin
称该交易所无违规行为,但 UPbit 的日交易量受到重创,5 月至 6 月期间下跌了
56%。

  1. 合法性

尽管 2018 年处于熊市,但据韩国企业档案库 DART 数据,仅 2018 年第三季度
,UPbit 就盈利逾 1 亿美元。

之前围绕 Tether 的所有怀疑和指控都几乎没有权威性,直到最近纽约总检察长
公布了对该项目的指控,包括 Bitfinex 交易所挪用了 Tether
的现金储备来弥补传闻中 8.5 亿美元资金缺口的指控,以及 USDT
稳定币仅有74%是由储备金支持。主持此案的法官声称,Tether
承认不再维持1:1的锚定资产,这就从本质上破坏了该稳定币的整体有效性。此外,据披露,这74%的储备金包括美元以外的其他资产,甚至包括少量比特币
。由于 Tether
的目的是作为对冲加密资产波动性的工具,使用比特币作为储备资产削弱了
Tether 的抵押资产的作用。

2017 和 2018 年韩国加密交易所各季度交易量及各家占比;单位:十亿美元

而 iFinex 似乎正试图修正这些问题。就在上周,Bitfinex 宣布,它已经提前向
Tether 偿还了1亿美元的贷款。尽管最近宣布了这一消息,但 NYAG
的案件使过去几年来批评者的许多观点都被证实。Weiss Ratings 的创始人 Juan
Villaverde 表示:

就在 UPbit 身陷囹圄之时,韩国最大的交易所 Bithumb
抓住了时机,迅速扩大了和竞争对手之间日交易量上的领先优势。

“这个案件证实了我们一段时间以来对 USDT
的所有怀疑。也就是说,该稳定货币并不是100%由美元和其他法币支持的。同时还证实,这些储备资金正被借给第三方以获取利润,甚至其中一部分储备资金有时也被用于购买比特币等加密资产。所有这些对我们来说似乎都是显而易见的,但以前我们没有确凿的证据。现在,NYAG
已经将他们的所有这些做法公之于众。”

不过,Bithumb 也深陷刷单丑闻,被加密交易所评级机构 CER 谴责称,其自 2018
年夏季以来一直进行刷单交易。

  1. 等着接受制裁?

交易所评级机构 CER 称,Bithumb 从 2018
年夏天开始,交易量的大幅上涨多为作假所致,刷单占每日交易量的 95
%,特别是平均每位用户的交易量从 0.21 BTC 飙升到了 5.88 BTC,达到了惊人的
28 倍!

Tether
的体系几乎完全是中心化的。该公司受制于政府的行动,其法币储备金亦是如此–只要这些法币储备存在银行之中,就会受制于政府。此外,该公司已经向我们展示它可以逆转交易和强制进行硬分叉。

两间交易所均否认了所有指控。而 2019
年韩国当局将如何处理此类情况,仍有待观察。

当然,上述这些批评同样适用于大多数其他的中心化稳定币。考虑到 Tether
公司目前面临的法律问题,再加上人们对其偿付能力和可信度的担忧,因此与其他中心化的稳定币竞争对手相比,Tether
成为了执法部门的一个更大的目标。

韩国最大加密货币交易所 Bithumb

相反,去中心化的稳定币 (如 DAI 和 Reserve) 能够利用 Tether
的这一中心化弱点,在加密资产拥护的真正的抗审查性之下提供一种更为强大的选择。稳定币项目
Reserve 的联合创始人 Nevin Freeman
在接受采访时强调了中心化稳定币当前的问题:

Bithumb 是韩国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成立于 2013
年。它是全球交易量最大的交易所之一,支持 60 多种韩元和加密货币交易对。

“目前,像 USDT、USDC、TUSD
等中心化稳定币迎合的是人们对加密货币的稳定性需求…当中心化的稳定币开始受到更多限制或全面关闭时,去中心化稳定币将变得重要得多。Libra
是由中心化资产支持的另一个例子。只要政府允许,该项目将很伟大;但如果政府决定关闭它,那他们也能够做到。”

该平台由 Korea.com Co. Ltd.
运营,存款免手续费,取款根据币种收取不同费用。其母公司 Vidente 称,尽管
2018 年处于熊市,但 Bithumb 在 2018 上半年的收入为 2.7
亿美元。此前韩国新闻社 Yonhap 报道称,该公司在 2017 年获利 3.8 亿美元。

各国政府对 Facebook 推出的 Libra 稳定币的回应证明了这一威胁。Libra 和
Tether 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不同。Facebook
目前的规模和实力似乎是其成为政府目标的最重要因素。这些近期的回应突显出,正是“Tether”的规模相对较小才使其免于与监管机构发生全面冲突。

2018 年 10 月,整形外科医生、同时也是著名区块链投资者金炳健 Kim
Byung-gun 领导的 BK Global Consortium 财团收购了 Bithumb 最大股东 BTC
Holding 逾 50% 的股份,交易金额合 3.5 亿美元,预计将在 2019 年 2
月完成。

其他稳定币的竞争优势

在收购 Bithumb 的同时,金炳健也在尝试将 Bithumb 在美国借壳上市。2019 年
1 月 23 日,美国柜台交易市场挂牌公司 Blockchain Industries 宣布,已经与
Bithumb 的控股公司 BXA Blockchain Exchange Alliance 签署意向书,BXA
计划把交易所 Bithumb 与 Blockchain Industries 进行合并。该举措显示出
Bithumb 在寻求通过反向收购,实现在美国上市。

与 Tether 的诸多不足相比,其他诸多稳定币竞争对手具有多重优势。

另外,尽管韩国政府增加了监管力度,但韩国的密码货币交易所已成为该国合法的金融机构。

  1. 透明性

值得一提的是,韩国的银行最终获批可与虚拟货币交易所进行商业往来,这标志着未来韩国大众对待虚拟货币资产的观念将会有重大转变。

几乎所有竞争的稳定币都可以夸耀自己比 Tether 更透明。USD Coin 、True USD
、Paxos Standard 等稳定币项目都有清晰的管理记录和联系方式,例如 USDC
就涉及到高盛等主要传统机构,它们与用户沟通频繁,用户投诉得到回应,运作以高度专业的方式进行等等。

监管:对区块链和密码货币态度泾渭分明

  1. 适当的储备支持

韩国政府对于区块链的立场非常明确:区块链技术是伟大的,应该加以培养和发展,而虚拟货币对无辜的投资者构成了重大威胁,不受监管的市场充斥着行为不端的人。这导致了当局对这两个行业采取了截然不同的做法:一方面,监管机构跟随中国的脚步禁止了
ICO,采取更严厉的措施以保护投资者;另一方面,韩国政府不断支持、甚至补贴基于区块链的项目,推动区域链技术在城市和服务中的应用。

这种透明度很重要地延伸到这些竞争性稳定币的资金担保和支持方面。以 USDC
为例,该稳定币经常与声誉良好的 Grant Thornton LLP 公司展开审计。而 PAX
的首席执行官 Chad Cascarilla 也表示,PAX
等稳定币还进一步将用户的资金与该公司隔离开来,以确保更高的透明度和安全性:

在韩国,区块链大规模应用的主要推动力是由真正的大型企业完成的。

“PAX
为用户提供了一个简单的保证:他们的钱总是在那里,总是安全的。我们让用户可以很容易地创建或几乎即时地赎回
PAX,不收取任何费用,不管数量多少。我们是一家受监管的信托公司。PAX
的美元储备一直存放在多家 FDIC
保险美国注册银行的独立账户中,这些抵押资金相当安全。”

对于政府的监管行为,韩国的加密货币社区普遍不满意。
愈来愈多的舆论抨击韩国政府无法建立起合理的监管框架。但另一方面,
韩国的监管机构也在努力建立一个良性的监管框架。

  1. 无需信任

相比之下,韩国政府在虚拟货币监管方面并不轻率,只是最终形成监管框架的过程可能会比预期更久。韩国在虚拟货币和区块链世界中仍处于领先地位,过度监管与缺乏监管间持久的拉锯战,只会减缓发展,而不会停止。

鉴于加密货币生态中的中心化架构的脆弱性,正如不计其数的交易所攻击事件所展现的那样,因此
Tether 的中心化框架展现了更大的风险。而 Tether 与 Bitfinex
交易所的千丝万缕则加剧了这种风险。正如上文所述,Bitfinex 乐于使用 Tether
的储备金来弥补自己的损失。大多数其他的稳定币也有着同样的问题,而当前只有少数的几种去中心化稳定币。

韩国头部区块链项目有哪些?

但是,去中心化稳定币可以是是市场中的完美解决方案,当然前提是它们能够扩大规模,并提供必要的流动性和高水平的用户体验。正如
Weiss Ratings 的创始人 Juan Villaverde
所述,这些去中心化稳定币项目的好处是不可置否的:“尤其是 DAI
不存在交易对手风险,因为它是基于算法而不是中心化托管模式的。”

2017 年 5 月,韩国金融科技公司 Blockchain OS 募集了逾 6,900 个
BTC,当时价值逾 1,380 万美元,从此在韩国掀起了 ICO 狂热的浪潮。

Tether 的韧性

BOScoin ICO
募集的庞大资金,以及吸引眼球的「革命性技术驱动的新经济模式」,引起了韩国社会对关注和兴趣,引发
ICO 起飞。但是到了 2017 年 9 月,ICO 在韩国被全面禁止。

尽管 Tether
存在着无数的问题,而且竞争对手拥有明显的优势,但该稳定币仍然主导着稳定币市场。根据
stablecoinswar.com 的最新数据,当前 Tether 占据所有稳定币交易量的
98.3%,同时其市值占据所有稳定币总市值的81.42%。只有 TUSD、USDC 和 PAX
是其真正的竞争对手。为什么会这样呢?

2017 至 2019 第一季度韩国 ICO 项目数量变化

  1. 网络效应

尽管有禁令,ICO 仍然在韩国层出不穷。2017 年第三季度,韩国仅有两个
ICO,但令人惊讶的是,尽管政府对 ICO 持禁止态度,但第四季度韩国 ICO
项目的数量猛增至 10 个。2018 年前三个季度,韩国区块链行业进行ICO
的数量分别有 13、26、42 个。

除了复利之外,经济学中也许没有比网络效应更强大的力量了。网络效应
(network effect)
是指某种产品或服务的价值会随着使用它的人的数量的增长而相应地增长。所有加密货币资产都会受到网络效应的影响,稳定币也不例外。

越来越多的韩国项目加入了 ICO
融资的争夺战,投资者也投入了大量资金,期望获得丰厚的回报。 2017
年第二和第三季度,韩国区块链项目融资金额约为 2,100
万美元。尽管韩国政府针对 ICO 的监管政策一再收紧,但在 2017
年大牛市的行情下,仅第四季度,韩国项目通过 ICO 融到了 3.168
亿美元的天文数字。2018 年,韩国共有 100 个新区块链项目启动,筹集了 8.985
亿美元。

一旦有大量的用户开始使用某种资产,使用量就会以指数或非线性的方式增加。这正是
Tether 所经历的情况。Tether
于2014年发行以来,其使用量直到2017年才开始爆发。该项目得益于不断增长的加密货币牛市和完全缺乏竞争,这使
Tether 成为当时大多数想要价格稳定的交易者的唯一选择。

2018 下半年,韩国加密市场大规模萎缩,ICO 项目减少,募集金额也锐减。

实际上,Tether 的所有竞争对手都是在 2018 年出现的,那时 Tether
已经在市场上站稳了脚跟。在这一点上,很可能需要巨大的力量才能推翻 Tether
的统治地位,比如由政府机构没收其资金,或者 Tether 的 Omini
协议层出现严重漏洞等。

按涉及领域划分,韩国 ICO 项目的数量

总的来说,不断增长的网络效应已经改善了 Tether
的流动性,降低了其波动性,这反过来又让交易者们更愿意对其进行投资。然后,这种效果就会自我延续,从而增加了最初的网络效应。这就是为什么尽管
Tether 有许多缺点,但它仍继续主导稳定币市场的主要原因。

总体而言,金融科技类的区块链项目仍占据主导,有 44 个,占
33.8%;基础设施和基础协议类有 14 个,占 10.7%;社交媒体类有 12 个,占
9.2%;媒体娱乐和游戏类有 8 个,占 6.15%。

  1. 区块链不可知论

韩国的区块链项目注册在世界各地,括号外数字为在该地区注册的韩国区块链项目数量,括号内为已经
ICO 的数量

当前,Tether
公司正在利用除比特币以外的其他区块链平台,以增强其现有的势头。直到最近,几乎所有的
Tether 都是通过 Omni
协议层在比特币区块链上运行的。意识到比特币可能会出现严重的牛市拥堵
(正如2017年12月发生的那样),该项目正在引入对以太坊、 EOS、Tron
和闪电网络的支持。

2019年,韩国仍有几个区块链项目的 ICO
计划发行,但韩国和世界其他地区一样,人们对 ICO 的兴趣在继续下降。

通过向区块链不可知论的过渡,Tether
可以巩固其优势,防止比特币拥堵阻碍其成功。这样的举动很可能是因为其他竞争对手施加的压力越来越大而带来的。虽然
Tether
可能还没有准备好提供一些人所追求的透明度级别,但是它希望这种增强的互操作性能够弥补这一点。

在韩国的区块链项目中,这些头部项目值得链闻的读者们了解:

  1. 对流动性和波动性的影响

ICON

Tether
的领先地位和网络效应使其获得了巨大的流动性。大型的交易者和机构依赖高流动性来对增加或减少仓位,而不会出现延误问题。因此,对于规模较大、不要求遵守监管规定或不担心
Tether 的其他问题的玩家来说,Tether
仍然是最具吸引力的稳定币。事实证明,先行者的优势是无价的,正如 Juan
Villaverde 所说:

ICON 是韩国最大、最著名的 ICO 项目之一,由韩国第三大交易所 Coinone
的持有者 Dayli Financial Group 发起设立。

“这种资产
如此成功的原因正是因为它是第一种稳定币。它在其他方面都不如它的竞争对手,但与所有其他的稳定币相比,它仍保持着坚实的领先地位。”

ICON
本身是智能合约和去中心化应用的平台,希望在不同实体间建立连接。该项目希望连接的实体包括其他区块链平台、金融机构、企业私有链等。
这个项目曾两度受到韩国政府的资助。

  1. 东亚的需求

Hdac

Tether 的使用量严重地倾向了东亚地区的需求。事实上,像 USDC、TUSD 和 PAX
这样的竞争对手已经在美国和其他西方市场获得了巨大的吸引力,但与 Tether
在东方的受欢迎程度相比,这些竞争对手的采用就相形见绌了。加密货币交易者
Alex Kruger 就表示:“由于来自亚洲的需求,Tether 继续主导稳定币市场。”

Hdac 总部设在瑞士,全称是现代数字资产公司 Hyundai Digital Asset
Company,实际上却隶属于韩国的大型财阀现代集团。Hdac
通过硬件钱包与号称安全性先进的「安全隧道」提供支付服务。

加密货币研究公司 Diar 最近的研究显示,中国的交易所占据了 USDT
交易量的60%以上。2019年截至当前为止,这些交易所的 USDT
交易已占到100亿美元,而美国交易所仅占其中的4.5亿美元。其余的36%的交易量主要来自
Binance 和 Bitfinex,而这两家公司都是主要面向东亚客户的。Diar
强调,这些数字是准确的,并不是虚假的交易量。

2017 年年底,Hdac 完成了其代币 DAC 的 ICO,筹集了 16,790 枚 BTC,价值
2.58 亿美元,这是 2017 年融资最多的的公募。然而 2018 年 5
月,该公司的矿池被黑客入侵,迫使暂时停止提币。
因为其矿池是去中心化的,Hdac 表示自己没有责任。2018 年 7 月,Hdac
董事会投票决定将 Hdac 从所有交易所下架。

图片 2

据 Hdac 团队向 One Alpha
透露,该团队目前正开展有关公链和联盟链的相关项目,但是没有提供更详细的信息。

Diar 提供的 Tether
链上交易量按地区所占比重分布趋势,黑色代表中国交易所所占比重,红色代表美国交易所所占比重,灰色代表全球性交易所所占比重

Fantom

考虑到 Tether 是以美元计价的,这种动态是很奇特的。可能是由于 Tether
缺乏监管和透明度,这使其对于那些希望避免受到政府监管和制裁的亚洲投资者和交易员极具吸引力。此外,由于以人民币、日元或韩元计价的高流动性或可行的稳定资产的缺乏,这也加剧了这一局面。

Fantom 也是韩国一个明星项目,这是韩国首个基于 DAG
技术的智能合约平台,旨在解决现存区块链技术的可拓展性和处理时间的问题。

  1. 中美贸易战的影响

2018 年 6 月,Fantom 将 40% 的代币 FTM 用于私募和公募,筹集了约 3980
万美元,被认为是韩国最有希望的项目之一。

Tether
最近几个月也可能从不断升级的中美贸易战中获益。特朗普政府提高关税的同时,中国的经济形势也受到影响。加密货币领域的主要参与者,比如
Digital Currency Group 的创始人Barry Silbert 和首席市场分析师 Naeem
Aslam 此前就表示,不断升级的贸易战导致了目前的加密牛市。

Fantom 称已与多家银行、电信、保险公司达成合作,并特别提到了掌握着 1,790
亿美元的韩国食品技术协会。这个项目的投资者名单可谓亮眼,其中包括交易所
Bibox、美国的投资基金 Arrington XRP Capital、Blackedge
Capital、八维资本、Block Tech Capital Corporation、Block VC、Signum
Capital、HyperChain Capital、Transference Capital Management Limited
等。

加密资产是对冲风险和从易受冲击和流动性较差的资产
中获取资本的最简单方法之一。此外,目前几乎完全没有与东亚货币挂钩的稳定货币。

大型财阀对韩国区块链行业影响巨大

  1. 给市场带来系统性风险

一个韩国年轻人的生活,很可能被少数几个品牌占据主导。西方人可能会对少数几个的韩国品牌在国内的影响力感到震惊,尤其是韩国的大型财阀
chaebol,chae 意为财富或者财产,bol
意为氏族。这些巨头公司包括电子产品制造商三星、汽车制造商现代、电子产品制造商
LG 和零售商乐天。

由于 NYAG 案件,当前有关 Tether
的问题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被更好地理解和官方化,但Tether
却继续发展壮大并在市场中发挥着关键作用。这一事实也强调了 Tether
可能给整个加密领域带来的风险。本文作者与专家进行了交谈,以评估他们从
Tether 中感知到的风险。eToro 资深市场分析师 Mati Greenspan
表示:“我的感觉是,每家交易所都已经制定了应急计划,以应对可能出现的任何与
Tether 相关问题。”Villaverde 大体上同意这个观点,并表示:

自 20
世纪韩国经济改革以来,他们便一直主导着韩国经济,使韩国成为世界第五大出口国,GDP
排名世界第十一位。就市值而言,这几家巨头就控制着韩国证券交易所 50%
以上的股份,而在今天的韩国,这样的巨头就多达 45 家。

“我们认为,从长期来看,USDT
并不代表着加密资产领域的系统性风险。我们不要忘记,比特币的涨势在今年4月底左右加速,当时市场正担心
USDT
作为一种资产类别的可持续性。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去年10月,当时比特币一天内飙升逾10%,原因是人们担心
Tether
的情况并不像看上去那样。市场已经在这个问题上表态:它告诉我们,即使市场在对
USDT 的可持续性心存疑虑的时候,其市场的流动性也足以承受其资本的外流。”

韩国五大财阀,左起:现代、LG、三星、乐天、SK

考虑到其他方面的成本,我们似乎有理由认为各大交易所正致力于减轻 Tether
崩溃可能造成的大部分威胁。这种恢复能力可能还部分取决于其他竞争性稳定币所带来的抵消作用。

这些巨头没有浅尝辄止。每家巨头都以各种方式涉入区块链项目,包括加密货币交易所、基于区块链的小微企业解决方案、甚至新出现但有前景和风险的去中心化平台或代币。

在真正的时机到来之前,我们可能无法知晓 USDC、TUSD、PAX
和其他稳定币的所能带来的真正潜力。然而,对投资者来说,用美元兑换这些主要的稳定币资产似乎相对简单。尽管需要进行
KYC
和反洗钱测试,但没有什么能阻止投资者采用这些稳定币。在危机情况下,如果
Tether
理论上在几天内崩溃,问题将是这些替代性稳定币项目是否拥有能够支撑将会发生的大量法币流入的系统。Paxos
的首席执行官 Cascarilla 表示,PAX 可以很容易地应对这一问题:

凭借着雄厚的财力、庞大的用户群、多样的产品和丰富的实际用例,这些集团注定会是韩国本土和未来全球应用区块链技术的主导因素。

“自2018年9月启动 PAX 以来,我们已经积累了流动性,用户能够轻松创建和赎回
PAX。目前,每周有超过10亿美元的 PAX
交易,没有什么能限制我们达到这个规模的10倍。”

韩国头部区块链投资机构有哪些

当然,同样有可能的是,就像 Villaverde 认为的那样,Tether
的崩溃可能只会带来比特币价格的飙升,即 USDT
持有者更愿意交易比特币,而不是将之与其他流动性较差的稳定货币进行交易。他表示:“不管短期内会发生什么波动,这些资金都会流向比特币,并留在加密货币领域。”

2017
年加密货币的流行和利润的迅速崛起,引起了韩国本土风险投资基金和高净值人士的关注。

结语

据 One Alpha 了解,在 2016
年时,韩国仅有一个完全聚焦于虚拟货币相关投资的风险投资机构,那就是
BlockVC,此外,另有三家韩国的风险投资机构投资了区块链相关的项目。

似乎有证据表明,Tether
的业务存在几个主要缺陷,特别是在透明度、信任、合法性和中心化化问题方面。但市场清楚地看到,Tether
在流动性、价格稳定性和可用性方面带来的好处超过了其存在的显著风险。

事实上 BlockVC
是一家在中国也非常活跃的区块链投资机构。该机构创始人徐英凯向链闻确认,BlockVC
自 2016 年已经开始在韩国市场进行区块链项目的投资,到目前,已经投资了包括
ICON、Fantom、aergo
等韩国项目。徐英凯表示,韩国市场与全球其他市场有很大的不同。

而且 Tether
的历史较长,并由此产生的网络效应,使其在稳定币市场中继续占据主导地位。这种失控的网络效应最近受到东亚需求的提振,为该项目提供了交易者和投资者渴望的高流动性和低波动性。

到了 2017 年,据 One Alpha
统计,有五家新成立的风险投资机构涌入了区块链投资领域,其中有四家公司专注于投资区块链和密码货币相关项目,当中的
Signum Capital、#hash、Access Ventures
这三家机构,已经是当今韩国区块链生态中最重要的角色,他们的主要投资包括
ICON、EOS、Zilliqa、QTUM、VeChain 等热门项目。

在当前这个阶段,似乎需要一股巨大的力量才能推翻 Tether
的地位。其竞争对手能承受这种容量仍有待观察。然而,在短期内,比特币和其他主要加密货币资产同样有可能从这样的危机中受益。或许,Tether
的崩溃非但不会给市场带来系统性风险,反而会给市场带来更大的看涨势头。

2018
年,又有七家风险投资机构在韩国开业,均专注于区块链和密码货币投资。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新机构的投资组合有很大的相似之处,像
Fantom、TEMCO、Ontology 这样的项目经常出现。Blockwater
现在是韩国区块链投资领域最新的「头号玩家」。

作者 | Ben Whittle

韩国加密货币领域中,加密基金和传统基金的数量对比

编译 | Jhonny

留意韩国区块链投资市场的链闻读者对于韩国市场上的头部机构一定不陌生:

KIP KIP 全称是 Korea Investment Partners,于 1986
年成立,最初是一家风险投资和私募股权公司,管理着 15 亿美元的资产,属韩国
VC 中管理资产规模最大的机构。

该机构的投资组合包括 400 多家公司,其中包括韩国互联网巨头 NHN、搜索巨头
Naver、移动社交巨头 Kakao。2018 年 10 月,KIP 宣布投资其首个区块链项目
TEMCO。

#hashed #hashed 的前身为 Blockchain Partners
Korea,是韩国最大的专注于密码货币的风险投资基金。

该机构的 CEO Simon Seojoon Kim 和 CIO Hwisang Kim
是韩国密码货币社区的早期传播者和领导者。

#hashed 以 60 万美元起家,高峰时资产规模超过了 2.5 亿美元,投资了 40
多个项目,包括EOS、Kyber
Network、OmiseGO、Ontology、ICON、QuarkChain、Dfinity,Oasis Labs 和
Terra。

Access Ventures Access Ventures
专注于投资韩国、越南和印度尼西亚的初创技术公司。

在 2017
年韩国加密货币迅速崛起之后,该公司开始尝试对区块链相关项目进行小额投资,包括共享计算项目
Comcom、加速 AI 和机器人开发和应用的开源平台 Kambria、AR
增强现实游戏平台 Mossland。尤其值得关注的是 Mossland
这个项目,用户在该平台可拥有和交易虚拟房产,该项目 ICO 在 38
分钟内便售罄,筹集了约 900 万美元。

Signum Capital Signum Capital
注册于新加坡,却是韩国区块链投资领域的重要机构。该机构专注为区块链项目提供资金和咨询,经常在预售轮便投资项目,包括
Zilliqa、Sentinel
Protocol、TenX、QuarkChain。在韩国,该机构投资的项目包括
FANTOM、Airbloc、Cosmochain。

Blockwater Blockwater 由 KRTG 的创始人兼前 COO Issac Lee
和韩国早期加密货币投资人、Coinhills 创始人 Francisco Jo 二人于 2018 年 1
月创立。Blockwater
是一个加密对冲基金,专注投资将区块链项目带入现实世界的应用。

Blockwater Capital
投资了全球众多区块链项目,特别关注南亚。在韩国,他们投资了
Fusion、Fantom、Airbloc 等公司,也投资了 Logos、Bibox、EOS、dock.io
等十余个项目。

KryptoSeoul 创始人兼 CEO Erica Kang 称,Blockwater 目前正筹集 1
亿美元,成立一项由机构投资者支持的基金。

BlockVC BlockVC 最早的名字是 Block Vanguard
Capital,来自中国,是一家成立于 2016
年的区块链投资和咨询公司,但是在韩国市场非常活跃。

该机构目前管理着 8,700
万美元的资产,核心业务包括资产管理、风险投资、项目孵化和咨询研究。2018
年 8 月,BlockVC 推出了囊括 16 种加密货币的 BVC16 指数。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链闻ChainNews。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