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吵不断,比特现金扩容势在必行

2017年8月1日21:16:14(GMT+8),即区块高度478,558块,比特币btc硬分叉产生了一种新的区块链资产叫Bitcoin
Cash(简称BCC或者BCH)。此次分叉并非空穴来风,主因还是扩容。2008年美国发生次贷危机,一位名为“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的网友发表了一篇论文《Bitcoin:A Peer To Peer Electronic Cash
System》,号称比特币白皮书,提出了一个点对点技术实现的电子现金系统,它使得在线支付能够直接由一方发起并支付给另一方,中间不需要通过任何的金融机构。“2009年1月3日,首相第二次对处于崩溃边缘的银行进行紧急救助”,这句话正是泰晤士报当天的头版文章标题,被写入比特币的创世块中。这就是2009年1月4日中本聪在位于芬兰赫尔辛基的一个小型服务器上亲手创建的第一个区块。犹如潘多拉盒子,比特币在全球蔓延,区块链技术引发广泛讨论。随着影响力增强,比特币单一区块1M,每秒可处理7笔交易的频次,已无法满足市场需求。社区关于比特币扩容的讨论日益激烈,并提出了多种解决方案,其中比特币核心开发者团队Core派主张实行隔离见证Segwit和在主链之外搭建闪电网络,前者将区块信息分成交易信息和见证信息两种,主链只承载交易信息,后者将交易放到传统区块之外。而比特大陆Bitmain吴忌寒为首的社区成员支持增加区块容量,改一车道为八车道,将每个区块容量增至8M。2010年10月3号,早期开发者Jeff
Garzik(Segwit2x
扩容计划的负责人)在BitcoinTalk社区发帖,提出修改代码,按照每分钟1400笔为例,区块扩容到7.1M。当时,BitcoinTalk版主Theymos和中本聪Satoshi不太赞同,指出会造成软件不兼容。中本聪随后发帖建议可提前做好代码更新准备,约定好升级区块高度,临近时提醒用户升级代码,这样可避免硬分叉。帖子随后就沉了,直到2013年2月又被“挖坟”起来。2015年5月,从中本聪手中接过比特币的技术天才Gavin
Andresen 和比特币核心研发者Mike
Hearn提出在2016年3月1日进行20M扩容的BIP101方案,先扩到2MB,然后每两年翻倍。而Jeff
Garzik提出BIP100,矿池在链上投票,每个难度周期根据投票结果取75%算力同意的区块大小扩容或缩容,每次最多改5%。当时比特币算力最集中的中国矿池主们由于国内带宽问题联合拒绝Gavin的BIP101方案,建议扩容到8M。2016年1月,Gavin
Andresen、Jeff Garzik和Peter Rizun(Peter 后来去搞了Bitcoin
Unlimited)等人另开一个开发组BitcoinClassic,并获得了包括AntPool 和
BW两大矿池在内的50%以上算力的支持,计划在支持率75%的时候进行硬分叉到2M上限。而开发组Core支持Segwit方案,一时间造成“有他无我”的局面,两组择其一。2016年2月,中国矿池主达成“九二共识”,主要内容是在90%算力支持下进行2MB扩容,这个相当于婉拒了BitcoinClassic开发组。随后,中国矿业在香港与Core开发组达成香港共识,可是会议后Core开发组表现出不愿遵守2M硬分叉的迹象,比特大陆吴忌寒通过Twitter隔空喊话警告Core,不会在没有2M硬分叉代码的情况下运行Segwit。2016年10月,突然冒出来一个比特大陆投资的新矿池ViaBTC部署了Bitcoin
Unlimited并呼吁使用其来扩容。Bitcoin Unlimited 是Peter Rizun基于Jeff
Garzik的BIP100方案,使用EB,AD,MG信号的动态区块上限,协商区块上限。矿业大佬江卓尔也在他的科普帖内表示强烈反对Segwit,并携Btc.top矿池宣布支持Bitcoin
Unlimited,大佬比特币耶稣Roger
Ver携Bitcoin.com矿池表示支持。2017年3月,Core和Bitcoin
Unlimited社区争论喋喋不休,互不将就,然而双方的支持率都在30%左右。温和派Sergio
Lerner提出Segwit2mb,后改名为Segwit2x,主张回归香港共识,合并激活Segwit软分叉和2MB硬分叉。2017年5月,占有83%算力的矿池在纽约达成协议,未邀请
Core 开发组,开始准备Segwit2x。项目邀请了“扩容第一帖”Jeff Garzik
来主持,85%以上的矿业在 BTC 链区块上写 NYA
表示支持。其实,Segwit2x方案相当于彻底否认了一年以来的Segwit和Bitcoin
Unlimited的斗争,再次踢掉极端派 Bitcoin
Unlimited,重启之前的香港共识。2017年7月,澳大利亚计算机科学家Craig
Wright(号称自己是中本聪)突然在荷兰扩容会议上表示大力支持Bitcoin
Unlimited路线,反对Segwit技术,并称将筹措相当于全网20%的算力做non-Segwit矿池,用于在主链干扰Segwit或硬分叉一条没有Segwit的链。2017年8月1日比特大陆在ViaBTC矿池以及Bitcoin
ABC、Bitcoin
Unlimited开发组等团队的支持下分裂出不支持Segwit的比特现金BCH。随后同年11月7日Segwit2x失败,宣布放弃。比特现金上线,筹码分配还算合理分散,所有在2017年8月1日前持有BTC的人都1:1获得BCH。由于算力支持不多,区块打包难度不宜和比特币设置相同,比特现金的挖矿规则其他的都和比特币是完全一样的,就这一个难度调整规则不一样。比特币的难度调整规则是为了维持全网平均10分钟出一个块,在每个完整节点中独立自动完成,每2016个区块,所有节点都会按统一的公式自动调整难度。比特现金的难度调整规则EDA是当网络出块12小时内少于6块的话,难度值就会下降20%。这规则饱受争议的是会“被矿工利用”。矿工通过联手停挖的方式,急速降低BCH再收割2016个区块的代币奖励,这样的行为被评论为“牺牲了BCH的前途来挣眼下的钱”。2017年11月13日下午4点左右,比特现金网络在区块高度504031上成功完成硬分叉升级,修改比特现金上的算力难度调整规则EDA,社区选择部署BitcoinABC首席开发者Amaury
Sechet提交的DAA方案。DAA是建立在以144个区块为周期的简单移动均线的基础上,保持出块时间稳定在每10分钟一个区块。2018年5月15日比特现金继续分叉升级,将原先8M的区块升级到了32M,同时将OP-Return数据载体大小提升至220个字节,添加或重新激活了比特币被禁用的操作码。在这之后BCH区块能够进行更大规模的实时交易吞吐,提高速率,基本上可以满足几年内比特现金链上需求的增长。随后,分裂再次出现。今年9月初,开发组Bitcoin
ABC公布了11月15日客户端的更新内容:一种新的操作码OP_CHECKDATASIG,其能够优化BCH脚本语言,允许验证来自区块链外部的信息。这有助于实现预言机和跨链原子合约交易。标准化交易排序,这使得全网节点在互相广播数据时减少所需传送的数据量,是未来大规模扩容的技术基础。社区重要成员澳本聪CSW(Craig
Wright)强烈反对,并声称将在11月15日进行比特现金硬分叉,分叉大战警报拉响。以nChain的首席科学家CSW为首的“一步到位”阵营,宣布将发布另外版本的全节点软件Bitcoin
SV,将区块大小一步到位升级到128M,锁死BCH的底层协议,并且不兼容Bitcoin
ABC的更新。同一阵营的还有关系甚好的BCH算力第一Coingeek矿池创始人Calvin
Ayre,以及默许支持的比特耶稣Roger
Ver。该阵营认为比特现金应该是基于交易支付的主链,而不需要变成应用链,无需在链上跑其他合约。按照比特币的设计原理一样,底层协议写死,做好扩容。而以Bitcion
ABC开发组领队Amaury
Sechet为主的“渐进派”阵营,提倡逐步扩容,现32M够用的情况下每2年升级一次。因增加区块大小可能会降低用户运行完整节点的可能性,存储需求将超过大多数用户计算机极限,而运行完整节点是使用区块链技术最安全和最分散的一种方式。同阵营的队友还有比特大陆吴忌寒,其在比特现金网络上的算力之和过半。还有就是Block
Chair开发组领队Nikita
Zhavoronkov,对CSW提案表示过早的优化没有必要的需求,会伤害到生态系统。到了11月15日,比特现金会发生什么,拭目以待吧!中本聪设计比特币的初衷就是为了解决点对点的交易问题,如果交易没办法保证时效性,比特币沦为储值,可否代替黄金?储值如果没办法有个稳定走高的价格,存储保值没有说服力。而在大范围交易流通中充当交易媒介,代币的价值才能得以体现,这点上,咱还是支持比特现金对比特币的改良进化。(作者:数字门徒;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链门户官方立场)

昨天学到BIP141、SegWit2x
和UVSF的时候我就在想,这丫太难了,压根就看不到,要不就一笔带过吧。后来想想,也不能这样啊,作为一个铁铮铮的区块链学习者,怎么能见熊就跑呢,咱好歹要了解了解对吧,所以我就从硅谷区块链公众号上引用了这篇文章,足以解释BIP和SegWit的前世今生了,至于UVSF,咳咳,我再找找看。

本文3月8日首发在 硅谷区块链 公众号上,部分文字略有差别。

如有侵权,请随时联系删帖。

一、故事回顾

一、故事回顾

背景:中本聪留下的BUG

背景:中本聪留下的BUG

大家知道,BTC的每一个区块的容量大小只有1M,随着用户数和交易量的迅速增长,区块容量限制越来越成为影响BTC区块链运转的瓶颈。用户的交易需要越来越长的时间来等待矿工打包确认。这就犹如北京和上海之间有趟比特币班车,每10分钟一班,要是上车的人越来越多,就需要加把小车厢换成大车厢,把100座变成200座的。不然没上车的人就会堵在车站,直接把系统搞瘫痪了。

大家知道,比特币的每一个区块的容量大小只有1M,随着用户数和交易量的迅速增长,区块容量限制越来越成为影响比特币区块链运转的瓶颈。用户的交易需要越来越长的时间来等待矿工打包确认。

实际上,2009年比特币初次诞生时,中本聪把每个区块的容量大小设置为32M。这是一个足够大的容量,拿到今天都绰绰有余。但那时候,比特币面临黑客的“粉尘攻击”。所谓“粉尘攻击”,就是有黑客提交大量的小额交易,阻碍了正常交易的确认。这就犹如有人去银行搞破坏,派1000个人堵到窗口存1块钱,银行容纳不了就瘫痪了。为抵御粉尘攻击,2010年,中本聪把区块容量的上限降低为1M,并说这个上限在未来某个时候可以再调整。

这就犹如北京和上海之间有趟比特币班车,每10分钟一班,要是上车的人越来越多,就需要加把小车厢换成大车厢,把100座变成200座的。不然没上车的人就会堵在车站,直接把系统搞瘫痪了。

序幕:派系的产生与容量告急

实际上,2009年比特币初次诞生时,中本聪把每个区块的容量大小设置为32M。这个容量其实足够大,拿到今天都绰绰有余。

随后不久,中本聪就隐退江湖,把区块链系统的代码维护工作交给了他的一批追随者,这些人被称为core开发组,为首者是被称为中本聪继承人的加文·安德森(Gavin
Andresen)。但core团队并不是BTC唯一的主宰者。比特币的交易需要矿工挖矿来记账,随着挖矿成本的迅速升高,普通个人计算机挖矿成功的概率逐渐趋近于0,只有采用大批的专业矿机集体挖矿才能成功,也就是矿池。中国西南及内蒙因大量水电、风电过剩而导致电价极低,为矿池挖矿提供了良好条件。在2017年中国政府打击之前,中国的数个大矿池一度集中了全球近90%的算力。后来的扩容大战就在core团队和矿工群体之间展开。

但那时比特币面临黑客的“粉尘攻击”。所谓
“粉尘攻击”,就是有黑客提交大量的小额交易,阻碍了正常交易的确认。这就犹如有人去银行搞破坏,派
1000 个人堵到窗口存1块钱,银行容纳不了就瘫痪了。

中本聪所言扩充区块容量的这一天很快就到来了。下图可见,从2014年第四季度开始,比特币的区块包开始快速增大,按照当时的增长速度,交易区块大约会在2016年底触及1M的红线。考虑扩容方案达成共识需要多方复杂的谈判,所以时间其实非常紧迫。2015年5月,Gavin
Andresen提出在2016年3月扩容到20M,开启了扩容方案大战的序幕。

为抵御粉尘攻击,2010年,中本聪把区块容量的上限降低为1M,并说这个上限在未来某个时候可以再调整。

图片 1

序幕:派系的产生与容量告急

State of Blockchain 2018—coindesk

不久后,中本聪隐退江湖,把区块链系统的代码维护工作交给了他的一批追随者,这些人被称为
core 开发组,为首者是被称为中本聪继承人的加文·安德森(Gavin
Andresen)。

乱战开始

但core团队并不是BTC唯一的主宰者。比特币的交易需要矿工挖矿来记账,随着挖矿成本的迅速升高,普通个人计算机挖矿成功的概率逐渐趋近于0,只有采用大批的专业矿机集体挖矿才能成功,也就是矿池。中国西南及内蒙因大量水电、风电过剩而导致电价极低,为矿池挖矿提供了良好条件。在2017年中国政府打击之前,中国的数个大矿池一度集中了全球近90%的算力。后来的扩容大战就在core团队和矿工群体之间展开。

2015年6月,中国五大矿池(Antpool,F2Pool,BTCChina,BW,Huobi)联合发表声明反对扩容到20M,支持扩容到8M。这一方案也遭到了社区大部分矿工的反对。随后,一些core开发组的早期成员也陆续提出了系列扩容建议,这些建议是比特币改进协议(BIP,bitcoin
improvement

中本聪所言扩充区块容量的这一天很快就到来了。下图可见,从 2014
年第四季度开始,比特币的区块包开始快速增大,按照当时的增长速度,交易区块大约会在
2016 年底触及 1M
的红线。考虑扩容方案达成共识需要多方复杂的谈判,所以时间其实非常紧迫。2015
年 5 月, Gavin Andresen 提出在 2016 年 3 月扩容到
20M,开启了扩容方案大战的序幕。

proposals)的主要组成部分。

乱战开始

2015年12月,core团队的Eric Lombrozo,Johnson Lau和Pieter Wuille
(BlockStream的联合创始人)建议,移除比特币交易过程中的签名字段,将交易和签名分离开,这样就可以在不扩大区块大小的情况下实现变相扩容,也称为技术性扩容方案SegWit(Segregated
Witness),核心协议是BIP141。

2015年6月,中国五大矿池(Antpool,F2Pool,BTCChina,BW,Huobi)联合发表声明反对扩容到
20M,支持扩容到 8M。这一方案也遭到了社区大部分矿工的反对。随后,一些
core
开发组的早期成员也陆续提出了系列扩容建议,这些建议是比特币改进协议(BIP,bitcoin
improvement proposals)的主要组成部分。 

2016年1月12日,一个名为Jonathan
Toomim比特币开发人员提出,要延续中本聪的思想,基于BIP109协议,在中本聪的代码库基础上将区块大小扩大到2MB,并分叉出Bitcoin
Classic。这项提议获得core开发组成员Gavin Andresen,Jeff
Garzik以及前比特币基金董事 Olivier Janssens等人的支持。该方案需要获得
75%以上算力支持才能够被激活,激活之后 28 天才会发生硬分叉。

2015年12月,core团队的 Eric Lombrozo、Johnson Lau 和Pieter Wuille
(BlockStream的联合创始人)建议,移除比特币交易过程中的签名字段,将交易和签名分离开,这样就可以在不扩大区块大小的情况下实现变相扩容,也称为技术性扩容方案SegWit(Segregated
Witness),核心协议是BIP141。

2016年1月23日,迈阿密比特币圆桌会议在在Hyatt
Regency酒店举行,参会方主要包括Bitcoin Classic、Bitcoin Core
及中国矿工。这是一次仓促的会议,没有达成任何协议。但中国矿工们倒是在迈阿密会议基础上迅速组织了一次扩容问题的协调会,会后达成了“九二共识”(滑稽)。“二”指支持比特币扩容至2MB,“九”指反对低于90%算力共识的分叉协议。这个“九”是针对Bitcoin
Classic来说的,意思说支持扩容,但75%的支持率太低了,会引起社区分裂,需要90%的支持率才行。

2016年1月12日,一个名为 Jonathan Toomim
比特币开发人员提出,要延续中本聪的思想,基于 BIP109
协议,在中本聪的代码库基础上将区块大小扩大到 2MB,并分叉出 Bitcoin
Classic。这项提议的支持者包括core开发组成员Gavin Andresen,Jeff
Garzik以及前比特币基金董事 Olivier Janssens等人。该方案需要获得
75%以上算力支持才能够被激活,激活之后 28 天才会发生硬分叉。

Bitcoin
Classic没有理会,于2016年2月初正式发布。矿工们嘴上说反对,但考虑到bitcoin是一个多方博弈的结果,谁也不敢保证未来会是怎样,所以当时一半多的算力对这项扩容协议表达了“身体上的诚实”。同理,很多交易所也予以了支持。

2016年1月23日,迈阿密比特币圆桌会议在在 Hyatt Regency
酒店举行,参会方主要包括 Bitcoin Classic、Bitcoin Core
及中国矿工。这是一次仓促的会议,没有达成任何协议。但中国矿工们倒是在迈阿密会议基础上迅速组织了一次扩容问题的协调会,会后达成了“九二共识”(滑稽)。“二”指支持比特币扩容至
2 MB,“九”指反对低于90%算力共识的分叉协议。这个“九”是针对Bitcoin
Classic来说的,意思说支持扩容,但75%的支持率太低了,会引起社区分裂,需要90%的支持率才行。

但这是一个没有得到广泛认同的匆忙协议,只持续了一年多时间,Bitcoin
Classic就被社区抛弃。2017年11月,Bitcoin
Classic开发团队宣布放弃这个项目,不再更新代码。基于“币圈一天,人间一年”的时空理论,一年多时间也算是够长了,Bitcoin
Classic被抛弃是也是在算是在经历达尔文的自然选择,它并不是最后一个。

Bitcoin
Classic没有理会,于2016年2月初正式发布。矿工们嘴上说反对,但考虑到bitcoin是一个多方博弈的结果,谁也不敢保证未来会是怎样,所以当时一半多的算力对这项扩容协议表达了“身体上的诚实”。同理,很多交易所也予以了支持。

团结的假象:香港和谈

但这是一个没有得到广泛认同的匆忙协议,只持续了一年多时间,Bitcoin
Classic就被社区抛弃。2017年11月,Bitcoin
Classic开发团队宣布放弃这个项目,不再更新代码。基于“币圈一天,人间一年”的时空理论,一年多时间也算是够长了,Bitcoin
Classic被抛弃是也是在算是在经历达尔文的自然选择,它并不是最后一个。

在迈阿密,矿工和core开发组为了维护比特币及社区的统一站在了同一个战壕里,因为那时候他们有一个共同的敌人Bitcoin
Classic。随着Bitcoin
Classic义无反顾地分家出去,就剩下矿工和core开发组来决定Bitcoin究竟该如何扩容。2016
年 2 月20日,Core
开发组代表和矿工双方在香港数码港再次开会讨论扩容的方案。

团结的假象:香港和谈

会议一直从20日开到21日凌晨三点半,双方达成协议,史称《比特币圆桌会议达成关于扩容的共识》。协议最大的成果是:core同意将硬分叉到2M纳入core的框架之中,作为交换,中国矿工也同意只运行core开发的比特币程序,坚决和Bitcoin
Classic划清界线。

在迈阿密,矿工和core开发组为了维护比特币及社区的统一站在了同一个战壕里,因为那时候他们有一个共同的敌人Bitcoin
Classic。随着Bitcoin
Classic义无反顾地分家出去,就剩下矿工和core开发组来决定Bitcoin究竟该如何扩容。2016
年 2 月20日,Core
开发组代表和矿工双方在香港数码港再次开会讨论扩容的方案。

当时的人们认为这是一次团结的大会,没想到这差不多是1945国共重庆谈判的翻版。Core的香港和谈代表回去之后,开发组的其他成员对协议不满,最后拒绝执行香港共识。

会议一直从20日开到21日凌晨三点半,双方达成协议,史称《比特币圆桌会议达成关于扩容的共识》。协议最大的成果是:core同意将硬分叉到2M纳入core的框架之中,作为交换,中国矿工也同意只运行core开发的比特币程序,坚决和Bitcoin
Classic划清界线。

社区一片哗然,分裂再也不可避免。

当时的人们认为这是一次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没想到这差不多是1945国共重庆谈判的翻版:Core
的香港和谈代表回去之后,开发组的其他成员对协议不满,最后拒绝执行香港共识。

社区分裂

社区一片哗然,分裂再也不可避免。

2016年10月,占全网算力10%的ViaBTC率先部署Bitcoin
Unlimited(BU),BU也有一个开发团队,并和core团队抗衡。11月,Bitcoin.com,BTC.top,CANOE三家矿池部署Bitcoin
Unlimited,公开与core开发组翻脸。与此同时,core开发组发布Segwit代码,并在11月19日开始投票。但此时的双方都没有获得社区的绝对支持。

社区分裂

由于 BIP141一直被矿工阵营反对,为了推进隔离见证的升级,2017 年 3
月,由自称Shaolinfry的匿名社区成员提出建议,是否进行升级更改比特币网络的决策权由矿工决定转向由用户、交易所、支付处理商等来决定。该协议将原本由算力决定的锁定信号交给由全网节点来决定。约定激活日期为8月1日,在这一天之后,激活和没激活的节点将分道扬镳。该方案被认为是扩容问题中最激进和最具争议的一个,但却受到core团队支持的方案。同月,AntPool开始支持Bitcoin
Unlimited。

2016年10月,占全网算力10%的ViaBTC率先部署Bitcoin
Unlimited(BU),BU也有一个开发团队,并和core团队抗衡。11月,Bitcoin.com,BTC.top,CANOE三家矿池部署Bitcoin
Unlimited,公开与core开发组翻脸。与此同时,core开发组发布Segwit代码,并在11月19日开始投票。但此时的双方都没有获得社区的绝对支持。

3月31日,Rootstock智能合约安全专家Sergio Demian
lerner通过推特提出了“Segwit2MB”的折中解决方案,主张合并激活Segwit软分叉和2MB硬分叉。这个和稀泥的方案收到很多口水,因为兼容的方案更复杂,需要更长的时间审核代码的安全性。

由于 BIP141一直被矿工阵营反对,为了推进隔离见证的升级,2017 年 3
月,由自称 Shaolinfry
的匿名社区成员提出建议,是否进行升级更改比特币网络的决策权由矿工决定转向由用户、交易所、支付处理商等来决定。该协议将原本由算力决定的锁定信号交给由全网节点来决定。约定激活日期为8月1日,在这一天之后,激活和没激活的节点将分道扬镳。该方案被认为是扩容问题中最激进和最具争议的一个,但却受到
core 团队支持的方案。同月,这个月 AntPool 开始支持 Bitcoin Unlimited。

矿工们的单方协议:Segwit2x

3月31日,Rootstock 智能合约安全专家 Sergio Demian lerner
通过推特提出了“Segwit2MB”的折中解决方案,主张合并激活 Segwit 软分叉和2MB
硬分叉。这个和稀泥的方案收到很多口水,因为兼容的方案更复杂,需要更长的时间审核代码的安全性。

经过了香港共识事件,中国矿工对Core失去了信任,但扩容还是需要解决的问题。于是,2017年5月,大家在纽约重新召开了一个扩容大会,这次他们决定:不带Core玩了。参会方包括Barry
Silbert旗下的数字货币集团(DCG)和包括大型矿池运营商比特大陆(Bitmian)等57家企业。据说core团队的人试图闯进会场,但被安保拦在了外面。参会企业签署了纽约共识,获得了全网80%以上的算力支持。

矿工们的单方协议:Segwit2x

纽约共识的成果就是Segwit2x方案,也就是前文提到的Segwit2MB的翻版,后来被blockstream的支持者James
Hilliard打包成BIP91协议。这是一个BIP141(core支持,矿工反对)和BIP148(矿工支持,core反对)的合并捆绑方案。BIP91协议要求在8月1日之前激活隔离见证,以兼容方案BIP148,然后在3月内实现区块扩容至2M的硬分叉。

经过了香港共识事件,中国矿工对Core失去了信任,但扩容还是需要解决的问题。于是,2017年5月,大家在纽约重新召开了一个扩容大会,这次他们决定:不带Core玩了。参会方包括
Barry Silbert
旗下的数字货币集团(DCG)和包括大型矿池运营商比特大陆(Bitmian)等57家企业。据说core团队的人试图闯进会场,但被安保拦在了外面。参会企业签署了纽约共识,获得了全网80%以上的算力支持。

2017年6月份,在Jeff
Garzik支持下成立了Segwit2x开发小组,并发布了alpha版(然后Jeff
Garzik就被踢出core团队了)。同时,AntPool发布了UAHF方案,目的是为了消除core开发组暗中支持的BIP148分裂比特币的行为。中国矿工也在莱特币基金会秘书长PZ的号召下再次开会,并重申对纽约共识的支持,督促尽快激活Segwit2x。7月21日,Segwit2x方案被正式激活。

纽约共识的成果就是Segwit2x方案,也就是前文提到的Segwit2MB的翻版,后来被blockstream的支持者James
Hilliard打包成BIP91协议。这是一个BIP141(core支持,矿工反对)和BIP148(矿工支持,core反对)的合并捆绑方案。BIP91协议要求在8月1日之前激活隔离见证,以兼容方案BIP148,然后在3月内实现区块扩容至2M的硬分叉。

Segwit2x漏气了

2017年6月份,在Jeff
Garzik支持下成立了Segwit2x开发小组,并发布了alpha版(然后Jeff
Garzik就被踢出core团队了)。同时,AntPool发布了UAHF方案,目的是为了消除core开发组暗中支持的BIP148分裂比特币的行为。中国矿工也在莱特币基金会秘书长PZ的号召下再次开会,并重申对纽约共识的支持,督促尽快激活Segwit2x。7月21日,Segwit2x方案被正式激活。

Segwit2x作为一个兼顾了双方利益的妥协方案,在达成之后受到了万众期待。然而,促使集体分裂的或者说维护集体统一的根本并不在于技术,而在于人心。Segwit2x算是矿工做主,满足了core的利益和诉求的协议。但这个协议毕竟是core团队不在场的单方协议。core团队是根本反对区块扩容的方案,坚持1M的原教旨主义,他们完全可能再提出另外一套协议,不承认扩容至2M的硬分叉。何况2M的区块容量早晚也有用完的那一天,再过几年还得再扩容,再谈判,再扯皮……

Segwit2x漏气了

当然,故事并没有按着这个套路发展。按照Segwit2x方案,比特币将在2017年11月17日晚达到494784区块高度时启动硬分叉,产生比特币分叉币B2X。但是大量2X节点停留在494782高度,第494783个区块迟迟挖不出来。18日凌晨一点多,OKEx发布声明称Segwit2x硬分叉失败。事后检查发现,失败的原因是2X代码库有几个低级BUG。谁也没有料到这么一个万众期待、多方妥协的方案会以难产的方式死亡,这给core团队送去了一个大笑柄。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有时候努力了很久,到头来发现只是一个P。

Segwit2x作为一个兼顾了双方利益的妥协方案,在达成之后受到了万众期待。然而,促使集体分裂的或者说维护集体统一的根本并不在于技术,而在于人心。Segwit2x算是矿工做主,满足了core的利益和诉求的协议。但这个协议毕竟是core团队不在场的单方协议。core团队是根本反对区块扩容的方案,坚持1M的原教旨主义,他们完全可能再提出另外一套协议,不承认扩容至2M的硬分叉。何况2M的区块容量早晚也有用完的那一天,再过几年还得再扩容,再谈判,再扯皮……

新式割韭菜法

当然,故事并没有按着这个套路发展。按照Segwit2x方案,比特币将在2017年11月17日晚达到494784区块高度时启动硬分叉,产生比特币分叉币B2X。但是大量2X节点停留在494782高度,第494783个区块迟迟挖不出来。18日凌晨一点多,OKEx发布声明称Segwit2x硬分叉失败。事后检查发现,失败的原因是2X代码库有几个低级BUG。谁也没有料到这么一个万众期待、多方妥协的方案会以难产的方式死亡,这给core团队送去了一个大笑柄。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有时候努力了很久,到头来发现只是一个…

虽然Segwit2x失败了,但社区并没有都全部回归到core的方案,而是放出了“分叉”这个魔鬼。当然,分叉的始作俑者是以太坊,但比特币因其龙头老大的地位极大地扩大了分叉的影响,或者说开启了新式割韭菜浪潮。一些团队把原装比特币的代码改一改,就可以分叉出一条新的区块链和新的虚拟币。

新式割韭菜法

前文提到的Bitcoin
Unlimited(BU)团队跳出BIP141和BIP148方案,直接不要Segwit,直接把区块容量提升到8M,硬分叉出BCU,再改名Bitcoin
Cash,缩写BCC。后来因为BCC被另外一个山寨币蹭了热度,又改名BCH。再后来又产生了“比特币钻石/BCD”、“比特币黄金/BitcoinGold”等一系列山寨币。

虽然Segwit2x失败了,但社区并没有都全部回归到core的方案,而是放出了“分叉”这个魔鬼。当然,分叉的始作俑者是以太坊,但比特币因其龙头老大的地位极大地扩大了分叉的影响,或者说开启了新式割韭菜浪潮。一些团队把原装比特币的代码改一改,就可以分叉出一条新的区块链和新的虚拟币。

二、两派究竟在争什么

前文提到的Bitcoin
Unlimited(BU)团队跳出BIP141和BIP148方案,直接不要Segwit,直接把区块容量提升到8M,硬分叉出BCU,再改名Bitcoin
Cash,缩写BCC。后来因为BCC被另外一个山寨币蹭了热度,又改名BCH。再后来又产生了“比特币钻石/BCD”、“比特币黄金/BitcoinGold”等一系列山寨币。

我们再来理理矿工和core的争执究竟是什么?

二、两派究竟在争什么

矿工在争什么?

先来看矿工的方案:矿工的方案就是简单明了,箱子小了就换大箱子。1M的区块不够大,那么就2M,还不够就4M、8M、16M。而Core认为这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临时性办法,每一次升级都要社区的大部分成员同意,每一次升级都有可能带来新的分叉。同时,区块的增大将导致比特币账本迅速增大,个人电脑将无法保存,只有那些大矿池才能保存,这就违背了比特币去中心化的初衷。

先来看矿工的方案,矿工的方案就是简单明了,箱子小了就换大箱子。1M的区块不够大,那么就2M,还不够就4M、8M、16M。而Core认为这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临时性办法,每一次升级都要社区的大部分成员同意,每一次升级都有可能带来新的分叉。同时,区块的增大将导致比特币账本迅速增大,个人电脑将无法保存,只有那些大矿池才能保存,这就违背了比特币去中心化的初衷。

Core 的解决方案是隔离见证 Segregated
Witness,英语字面上理解可翻译为“隔离式的见证”,但其实翻译为“把见证隔离了”更容易懂一点。大家知道,比特币是一个可追溯的全网络公开的账本,这也就是说账本除了显示每个人有多少钱之外,还需要显示这些钱是从谁那里来的,记录这些交易的数据就是“见证”信息。  

Core又有什么方案?

用银行汇款做做类比,假如A向B汇款100元,A需要填写B的银行账户和汇款金额,然后再签字授权。签字授权是给银行看的,对B作为收款人而言其实毫无用处。在比特币体系中,是通过私钥授权,即见证信息,这也是给矿工记账看的,收款方也毫不关心。见证信息在交易信息中占用了不少的字节,如果把这部分信息从账本中移除的话,1M的区块就能容纳更多的交易。

Core的解决方案是隔离见证Segregated
Witness,英语字面上理解可翻译为“隔离式的见证”,但其实翻译为“把见证隔离了”更容易懂一点。大家知道,比特币是一个可追溯的全网络公开的账本,这也就是说账本除了显示每个人有多少钱之外,还需要显示这些钱是从谁那里来的,记录这些交易的数据就是“见证”信息。

理想条件下,SegWit方案能带来4M的扩容效果,但当时业内普遍估计实际只可达到1.7M左右的扩容效果。这当然也没有根本解决问题,但core开发组也只是想把SegWit作为一个应急方案,是为终极方案“闪电网络”(Lightning
Network)铺路的。

用银行汇款做做类比,假如A向B汇款100元,A需要填写B的银行账户和汇款金额,然后再签字授权。签字授权是给银行看的,对B作为收款人而言其实毫无用处。在比特币体系中,是通过私钥授权,即见证信息,这也是给矿工记账看的,收款方也毫不关心。见证信息在交易信息中占用了不少的字节,如果把这部分信息从账本中移除的话,1M的区块就能容纳更多的交易。

闪电网络简单的理解就是,在区块链这条主链上开一条侧链,用来承载那些数量大、额度小的交易,这些交易是不需要矿工记账的,主链上只记录那些额度较大、数量较少的交易。

理解core方案SegWit

这就好比京沪高速公路是一条大干道,随着车多起来路开始变得拥堵。一种解决方式就是把道路加宽,还有一种解决方式是修一些支路,因为并不是所有人都需要从北京去上海,有的可能只需要从徐州去济南。闪电网络的意思是,这些在济南和徐州之间的交通就另开一条支路就行了,主路留给跑长途的。

理想条件下,SegWit方案能带来4M的扩容效果,但当时业内普遍估计实际只可达到1.7M左右的扩容效果。这当然也没有根本解决问题,但core开发组也只是想把SegWit作为一个应急方案,是为终极方案“闪电网络”(Lightning
Network)铺路的。

矿工也坚决反对闪电网络,因为隔离见证和闪电网络是对原有比特币系统的巨大改动,万一工程失败路毁了,大家都没办法好好开车了。其次,闪电网络也有中心化的趋势,同样违背去中心化的初衷。

闪电网络简单的理解就是,在区块链这条主链上开一条侧链,用来承载那些数量大、额度小的交易,这些交易是不需要矿工记账的,主链上只记录那些额度较大、数量较少的交易。

内在的利益分歧

这就好比京沪高速公路是一条大干道,随着车多起来路开始变得拥堵。一种解决方式就是把道路加宽,还有一种解决方式是修一些支路,因为并不是所有人都需要从北京去上海,有的可能只需要从徐州去济南。闪电网络的意思是,这些在济南和徐州之间的交通就另开一条支路就行了,主路留给跑长途的。

两派的相互 diss
可以说是发展理念的不同,但也涉及到深刻的利益分歧,其中矿工利益的损益在两个方案中体现得相对明显。

图片 2

矿工主动记账是由于有两部分的激励,一是挖出新区块时系统提供的奖励,二是用户向矿工提交的手续费。由于比特币总量就2100万个,挖完就再没有新的了,而且新生比特币的数量是越来越少,记账激励越来越靠收取手续费。闪电网络方案让那些小额交易不计入主链的区块,矿工就直接少了一大笔财源。

矿工也坚决反对闪电网络,因为隔离见证和闪电网络是对原有比特币系统的巨大改动,万一工程失败路毁了,大家都没办法好好开车了。其次,闪电网络也有中心化的趋势,同样违背去中心化的初衷。

Core开发组的利益就相对隐晦,其成员相当部分都加入了Block
Stream公司。有阴谋论认为,Block
Stream死守1MB不放,坐等手续费越来越高,区块确认时间越来越长,逼迫交易频繁的企业用户去使用Stream公司开发的侧链技术和服务。这是一个讲得通的推测,但并没有实据,何况比特币的价格波动一直很大,企业很难大规模采用这种不稳定的交易媒介作为货币。但另一方面,Core团队一直死咬着1M不松口也缺乏足够合理的解释。

内在的利益分歧

三、Core 会赢得胜利?

两派的相互diss可以说是发展理念的不同,但也涉及到深刻的利益分歧,其中矿工利益的损益在两个方案中体现得相对明显。

SegWit方案自提出一直备受争议,然而在2017年8月8日突然峰回路转,100%的矿池都表示支持这一升级提案。2017年8月9日凌晨,SegWit在被正式激活。开始阶段,SegWit还不够普及,导致其扩容效果不明显,区块大小一直维持在1.05M水平。但是,共识在时间的作用下不断强化,2018年1月22日开始出现了大量的2M左右的区块,比预期的1.7M扩容效果要好。随着隔离见证的得到越来越多的普及,比特币交易的手续费明显下降,网络拥堵也得到缓解。2018年2月20日,世界两大交易所Coinbase以及Bitfinex
均发表了将采用隔离见证方案的声明。

矿工主动记账是由于有两部分的激励,一是挖出新区块时系统提供的奖励,二是用户向矿工提交的手续费。由于比特币总量就2100万个,挖完就再没有新的了,而且新生比特币的数量是越来越少,记账激励越来越靠收取手续费。闪电网络方案让那些小额交易不计入主链的区块,矿工就直接少了一大笔财源。

这似乎显示core在赢得胜利?

Core开发组的利益就相对隐晦,其成员相当部分都加入了Block
Stream公司。有阴谋论认为,Block
Stream死守1MB不放,坐等手续费越来越高,区块确认时间越来越长,逼迫交易频繁的企业用户去使用Stream公司开发的侧链技术和服务。这是一个讲得通的推测,但并没有实据,何况比特币的价格波动一直很大,企业很难大规模采用这种不稳定的交易媒介作为货币。但另一方面,Core团队一直死咬着1M不松口也缺乏足够合理的解释。

并不。

三、Core似乎在赢得胜利?

2018年2月25日,Core开发组成员Cobra通过推特发表了一封公开信。在这封信中,Cobra认为在POW机制下,比特币区块链网络的算力中心化的趋势越来越明显,越来越集中到吴忌寒的比特大陆等极少数大矿池手里。然后顺便黑了一下中国政府,说中国缺乏和谐,万一把吴忌寒的矿池给取缔了,就会给比特币带来重大灾难。而这一切风险都是POW机制产生的,为了摆脱以吴忌寒为首的矿工对比特币的破坏,他提议对比特币的算法进行修改,将共识机制改为POW+POS的双层模式。

SegWit方案自提出一直备受争议,然而在2017年8月8日突然峰回路转,100%的矿池都表示支持这一升级提案。2017年8月9日凌晨,SegWit在被正式激活。开始阶段,SegWit还不够普及,导致其扩容效果不明显,区块大小一直维持在1.05M水平。但是,共识在时间的作用下不断强化,2018年1月22日开始出现了大量的2M左右的区块,比预期的1.7M扩容效果要好。随着隔离见证的得到越来越多的普及,比特币交易的手续费明显下降,网络拥堵也得到缓解。2018年2月20日,世界两大交易所Coinbase以及Bitfinex
均发表了将采用隔离见证方案的声明。

吴忌寒马上回怼,质问Cobra是要改白皮书还是改POW(Which is your
priority,rewrite the whitepaper or change
POW)?要是真被你Cobra改了POW,比特币的市场份额会跌到10%以下。人家以太坊社区在搞ERC20改进协议,还有很多区块链项目在创新,你们这样乱搞比特币药丸啊。

这似乎显示core在赢得胜利?并不。

这话感觉像是两个皇子在争夺大位,一个质问另一个:你敢篡改中本先皇遗诏?!然后根本不听对方解释接着说,敌国正在磨刀霍霍,你们这样乱搞,大清药丸啊!……

2018年2月25日,Core开发组成员Cobra通过推特发表了一封公开信。在这封信中,Cobra认为在POW机制下,比特币区块链网络的算力中心化的趋势越来越明显,越来越集中到吴忌寒的比特大陆等极少数大矿池手里。然后顺便黑了一下中国政府,说中国缺乏和谐,万一把吴忌寒的矿池给取缔了,就会给比特币带来重大灾难。而这一切风险都是POW机制产生的,为了摆脱以吴忌寒为首的矿工对比特币的破坏,他提议对比特币的算法进行修改,将共识机制改为POW+POS的双层模式。

撇开core和矿工的嘴上是非不论,如果core真地要修改POW机制,比特币社区将会面临更大的分裂,因为这就犹如房子要换地基。随后不久,core又收到一个坏消息。2018年2月28日,闪电网络在测试网络上运行时出现大量记忆体区段错误的新闻。Core
开发组成员 Peter Todd
称:网络未崩溃时,交易失败率比崩溃时还高,很容易受到 DoS 攻击。

吴忌寒马上回怼,质问Cobra是要改白皮书还是改POW(Which is your
priority,rewrite the whitepaper or

可以确定的是闪电网络远未成熟,而比特币的区块包还是将继续增长,如果它不能在隔离见证扩容效果耗尽之前完成部署,扩容大战将再次上演。

change
POW)?要是真被你Cobra改了POW,比特币的市场份额会跌到10%以下。人家以太坊社区在搞ERC20改进协议,还有很多区块链项目在创新,你们这样乱搞比特币药丸啊。这话感觉像是两个皇子在争夺大位,一个质问另一个:你敢篡改中本先皇遗诏?!然后根本不听对方解释接着说,敌国正在磨刀霍霍,你们这样乱搞,大清是药丸啊。……

2018-03-24

撇开core和矿工的嘴上是非不论,如果core真地要修改POW机制,比特币社区将会面临更大的分裂,因为这就犹如房子要换地基。随后不久,core又收到一个坏消息。2018年2月28日,闪电网络在测试网络上运行时出现大量记忆体区段错误的新闻。Core开发组成员Peter
Todd称:网络未崩溃时,交易失败率比崩溃时还高,很容易受到DoS攻击。

可以确定的是闪电网络远未成熟,而比特币的区块包还是将继续增长,如果它不能在隔离见证扩容效果耗尽之前完成部署,扩容大战将再次上演。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