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国科学院院士郑志明发表了题为《区块链技术与发展的演讲》。以下为郑志明演讲全文:今天是做关于区块链技术发展的报告。区块链本质上是期望通过分布式的方法来建立可信的机制,企图通过这样一种机制的建立,能够重新建立社会信任的关系。这样的信任模式可以从传统的人和人之间的信任模式转化为对机器的信任模式。价值的转移渠道从我们目前介于中介的这种高成本的通道,转变为基于区块链的低成本的安全通道。另外社会治理模式,从传统的信息技术辅助的模式转化为基于规则的法治模式。同时也可以实现行业基础可信环境的建立,实现个人和机构的商业、社会信用数据的跨行业融合。为什么现在一谈区块链都很热,实际上从互联网建立的信息互联以来,信息通信发展大概经过这么几个阶段,第一阶段是通过互联网时代,我们建立了信息的互联关系,通过这种移动互联,我们建立了人人互联的关系,现在我们谈5G、物联网,实际上是建立了万物互联。这些联系都建立了以后,信息、人、物都建立以后,目的是干什么,建立这样的联系后更方便实现价值的互联。前面的互联可以看到是数字经济和社会治理的1.0时代,后面就是价值的互联,这是2.0时代。这个互联有个通道,最核心的通道是信任,是不是信任这种通道是在低成本下来运行。现在我举一个很小的例子,费雪是经济学里定价理论很著名的专家,主要是指商业价值和流动货币之间的关系,费雪方程式,做了一些GDP和流动货币,不管是M1还是M2,乘以V,GDP要上去,要提高M1或者提高M2,或者你提高它的流转速度,如果我们调整社会生产关系,来优化生产关系,做好以后,价值流转快,提高货币的流转速度。区块链是一种链式结构,通过它来验证和存储数据,通过分布式的方式,共识算法,来生成和更新数据,通过密码的方法来保证数据的传输和访问的安全,通过智能合约来编程和操作数据,这就是区块链。区块链可以看成一个实体账本,一个区块相当于一个账本的一页,这里面记载的信息就是这一页上面交易的内容,按照时间的顺序,把一页页账本钉起来形成一个账本。现在做起来很难做的是块还有连接方式,区块链就是那个块和那个连接,实际上就是把一块块,现在我们可以看到年面那部分红黄是块头,底下是块体,把它哈希一下连接起来。如果描述它,这就是区块链的全景图,我们建立一个新建交易,要把交易告诉区块链的所有人,通过一段时间把所有的交易记录下来,要通过记账,通过竞选的方式,要弄一个记得又好又快的人,找出来把它记账,加到链里去,在这个过程中形成了信任机制。区块链大概分成这几层,底下四层是基础架构,上面两层是应用,区块链起源于比特币,把这个技术抽出来,这个技术的特点远远超出了数据资产的应用范围。在信息技术里,分布式实际上还是蛮早的,在软件系统、硬件系统都发展到要建立分布式系统的理论和方法。我们在这方面比较早的看到关于比特币点对点的报告,结合当时研究分布式的软件系统,结合起来,对分布式系统的基础科学问题,我们连着发表了两篇文章,在这个文章里包括了很多当时对比特币里面这种可信机制的建立一些观点。区块链放到现在,一开始从公有链的角度来讲,现在还有私有链、联盟链。我特别希望讲的是分布式,现在我们很多人讲区块链都爱讲去中心化,其实我觉得分布式比去中心化更能诠释区块链与产业的结合。在目前的环境中,去中心化是不现实的,多中心的分布体系更适合目前的行业管理现状。这几年区块链技术在私有链、联盟链的应用里已经有了初步的进展,但是不是没有中心的,还是有中心的,只是种分布式。随着应用场景这几年发展很快,尤其这两年,各种形态的链的结构也发展出来,主要是为了它的性能和协同匹配还有融合的问题,形成了各种各样的链式模式。总的来讲,基于区块链的经济运行和社会治理架构,它的生态环境特征有这么四点:第一点,开放共识,希望共同来维护数据安全,保证它的不可篡改形成。第二点是分布式和去信任,这种分布式我还是要强调一点,在现阶段还是去物理设备的中心化,并不等于去管理的中心化,没有一个社会经济组织里面是没有介入管理的。去信任,传统的人之间的信任转化为对机器信任。第三点,隐私和监管,数据本身由于不存在第三方平台,而加密存放在区块链上,实现隐私保护和授权共享。但是区块链的运行规则中,我们一直担心的是监管问题,由于数据对授权节点是公开透明的,通过区块链技术非常有利于对数字的穿透式监管。第四点是智能合约,基于区块链合约规则的法治,顶层治理节点来制定智能合约,智能合约这件事情,合约就是规则,如果顶层治理节点来制定智能合约,合约就形成了你运行的规则或者法律,它可以自上而下100%的按照规则来治理国家、社会、经济,避免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情况的发生,比方讲大小合同。构建下一代价值互联网,为我们国家十九大以来一直提倡的实体经济可以提供可信的一种平台,而且总书记在今年我们开两院院士大会的时候,特别在会上讲,把区块链列为五个待突破的新一代信息技术。区块链发展到现在,从应用视角来讲,从需求可以看到,金融、医疗等都可以看到区块链的应用。从市场应用来看,区块链也逐步快速的能够成为一种市场的工具,主要的作用是帮助社会来削减平台的成本,让中间机构成为过去;区块链也将促使公司现有业务模式重心的转移,有望加速公司的发展。从底层技术来讲,有望成为数据记录、数据传播和数据存储管理模式的转型;区块链本身更像一种互联网底层的开源协议,在不远的将来两会触动甚至会最后撤职取代现有互联网的底层基础协议,这件事情不是不可能,把信任机制加到这种协议里,实际上是面临一个很重大的创新方面。从社会结构来看,区块链技术有望将法律与经济融为一体,颠覆原有社会的监管和治理模式;组织形态也会因此发生一定的变化,最终会成为引领人们走向基于规则的法治社会的工具之一。什么领域适合区块链技术,从现在的理解来看大概六个领域,第一个是生产关系,生产关系需要调整,第二个是多方交互,第三个是需要建立一种可信的模式,第四个是要去掉中介,更合理的安排生产关系,降低成本,还有原子性,还有隐私性,这六个方面如果总结得对,社会的很多领域都可以用到区块链技术。举个小例子,现在我们老讲在实体经济里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或者融资成本高的问题,也不能说一说融资难融资成本高就归到银行归到地方,确确实实在供应链行业里,我们长期存在一些问题,虚假贸易问题、内部交易问题等等一些问题。目前银行依赖的核心企业的控带的能力和调节销售的能力,处于风险的控制,银行仅愿意对核心的企业有直接应付账款业务的上游供应商来提供保理业务。但是有巨大融资需求的二级三级等等N级这样的供应商,他的需求得不到满足。供应链金融的业务量受到抑制,而中小企业由于得不到及时的融资,导致产品质量问题或者是融资成本高的话,他要降成本,产品质量等等出现一系列问题,并且最终伤害整个供应链体系。如果区块链在里面实施,可以以以应付账款凭证为基础的多级企业信用的无限传递。以真实贸易为支撑的基于核心企业信用的应收账款数字凭证,可基于区块链实现资产自由拆分流转,支持延期,可按需进行拆分融资,你只要给他一个信用凭证,出资方给的信用凭证按你需要拆分开,拆分开以后可以保证满足产业链末端小微企业的融资需求。这件事情从技术上来做其实并不难。区块链现在正进入2.0到3.0的过渡时代,1.0以数字货币为典型特征,前段时间泡沫也很厉害,现在很多人在做这个东西。2.0时代以是智能合约为典型特征。3.0时代是基于规则的可信智能社会治理体系为典型特征,是全体系的,不是某一点的。区块链从科学和技术角度来讲,它实际上就是解决三元悖论,可扩展性、分布式和安全性,像我们现在做的应用,一般来讲都是得二,下一代区块链的底层技术的核心是三元平衡寻优问题。现在很多人讲,我现在做底层架构,是用国家给的密码标准或者安全标准,在家里面,我家的应用场景,这是完全错误的,这个底层架构是不好做的,区块链概念,平台是很低的,但是做好,台阶是很高的。大概讲讲这三块涉及的范围,可扩展性涉及到性能、分布式共识、安全性,把它再打开一点点,它是全系统寻优,这是个复杂系统,这件事情全局问题,不是某一块问题,所以难在这个地方。打开以后涉及到很多技术,这些技术里面寻优怎么寻优,涉及到很多数学、安全性、计算机信息这些科学领域,通过这些东西来寻优,这是做底层架构的基础。现在高校发展情况,很多高校通过设立一些联合实验室等现在在做这件事情,北航现在参与到一些工业研究部门,成立一些认证联盟,现在主要是在做一个底层架构,这种底层架构是基于我们对数学、对信息、对安全、对区块链的理解在做,效果很好。实际上做这个东西,我们国内做底层架构的单位并不多,极少数能够有能力做这个。现在国内外关于区块链都在忙活什么,国外以区块链基础技术平台或者操作系统的研发为主,国内以区块链应用开发为主,要注意,一个是研发,一个是开发。建立我们国家的国家主权区块链基础平台迫在眉睫。谢谢大家。(撰文:Times
编辑:Iron rabbit)

今年5月,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两院院士大会上将区块链列为五个待突破的新一代信息技术之一。区块链技术在构建下一代价值互联网中的重要地位不言而喻。去年以来,在政策利好和资本驱动等多重因素影响下,区块链的发展可谓突飞猛进,但也产生了一系列因“咽太快”而“嚼不烂”的问题。在近日召开的2018可信区块链峰会上,中国科学院院士郑志明就区块链技术目前的发展及面临的问题进行了详细阐述。“块”和“链”还都是“很难做”的技术难题“区块链可以看成一个实体账本,一个区块相当于一个账本的一页,这里面记载的信息就是这一页上面交易的内容,按照时间顺序,把一页页账单钉起来形成一个账本。”郑志明说。通过链式结构来验证和存储数据;通过分布式方式、共识算法来生成和更新数据;通过密码方法来保证数据的传输和访问的安全;通过智能合约来编程和操作数据,这是区块链的基本运作方式。“区块链本质上是期望通过分布式方法来建立可信机制,企图通过这样一种机制的建立重新建立社会的信任关系。这样的信任模式可以从传统的人和人之间的信任模式转化为对机器的信任模式。”郑志明表示。基于此,区块链让社会价值的转移渠道从目前介于中介的高成本通道转变为基于区块链的低成本安全通道,同时,也可以实现行业基础可信环境的建立,实现个人和机构的商业、社会信用数据的跨行业融合。目前,各个区块及其之间的连接方式都还是“很难做”的技术难题。“实际上就是把一块块(区块)连接起来。如果描述它,这就是区块链的全景图。”郑志明进一步解释道,“每建立一个新建交易,要把交易告诉区块链的所有人,通过一段时间把所有的交易记录下来;通过竞选的方式,让一个记得又好又快的人把记账加到链里去,在这个过程中形成了信任机制。”不是“没有中心”,是多中心的分布体系区块链起源于比特币,事实上,把区块链技术从比特币抽离出来后,其技术特点远远超出了数据资产的应用范围。在信息技术里,分布式很早就有提及,软件系统、硬件系统都发展了建立分布式系统的理论和方法。“很多人讲区块链都喜欢讲去中心化,其实我觉得分布式比去中心化更能诠释区块链与产业的结合。”郑志明表示,在目前的环境中,去中心化是不现实的,多中心的分布体系更适合目前的行业管理现状。“这几年,区块链技术在私有链、联盟链的应用方面已经有了初步进展,但不是‘没有中心’,还是有中心的,只是一种分布式的方式。”郑志明说。郑志明认为,随着近年来区块链应用场景的快速发展,为了解决性能、协同匹配及融合等问题,也发展出各种形态的链结构,形成了各种各样的链式模式。总的来讲,基于区块链的生态环境特征有四点:开放共识、分布式与去信任、隐私与监管、智能合约。郑志明解释道,开放共识是希望共同维护数据安全,保证它的不可篡改;现阶段还是去物理设备的中心化,并不等于去管理的中心化;传统的人与人之间的信任转化为对机器的信任;数据本身由于不存在第三方平台而加密存放在区块链上,从而实现隐私保护和授权共享;智能合约是基于区块链合约规则的法治,通过顶层治理节点来制定智能。国内极少数单位有能力做底层架构“区块链的运行规则中,我们一直担心的是监管问题,由于数据对授权节点是公开透明的,通过区块链技术非常有利于对数字的穿透式监管。”
郑志明表示。区块链现在正进入2.0到3.0的过渡阶段。1.0以数字货币为典型特征,2.0时代以智能合约为典型特征。3.0时代是以基于规则的可信智能社会治理体系为典型特征,是全体系的。当前,市场上很多企业都宣称在做“底层架构”,“用国家给的密码标准或者安全标准”,郑志明认为这是“错误的”,他表示,底层架构并不容易做好,“区块链概念,平台是很低的,但要做好,台阶是很高的”。“区块链从科学和技术角度来讲,实际上就是解决三元悖论,可扩展性、分布式和安全性。”郑志明表示,“下一代区块链底层技术的核心是三元平衡寻优问题。”这其实是全系统寻优,涉及到很多技术。而怎么在这些技术里寻优,关乎数学、安全性、计算机信息科学等领域的很多问题,这是做底层架构的基础。郑志明表示,国内做底层架构的单位并不多,极少数有这个能力。那么,目前,国内外关于区块链都在做什么?郑志明表示,“国外以区块链基础技术平台或操作系统的研发为主,国内以区块链的应用开发为主。”郑志明特别强调“一个是研发,一个是开发”,因此,他认为建立我国的国家主权区块链基础平台迫在眉睫。(中国科学报)

中科院院士郑志明:建立国家主权区块链基础平台迫在眉睫

■本报见习记者 赵利利

今年5月,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两院院士大会上将区块链列为五个待突破的新一代信息技术之一。区块链技术在构建下一代价值互联网中的重要地位不言而喻。

去年以来,在政策利好和资本驱动等多重因素影响下,区块链的发展可谓突飞猛进,但也产生了一系列因“咽太快”而“嚼不烂”的问题。在近日召开的2018可信区块链峰会上,中国科学院院士郑志明就区块链技术目前的发展及面临的问题进行了详细阐述。

“块”和“链”还都是“很难做”的技术难题

“区块链可以看成一个实体账本,一个区块相当于一个账本的一页,这里面记载的信息就是这一页上面交易的内容,按照时间顺序,把一页页账单钉起来形成一个账本。”郑志明说。

通过链式结构来验证和存储数据;通过分布式方式、共识算法来生成和更新数据;通过密码方法来保证数据的传输和访问的安全;通过智能合约来编程和操作数据,这是区块链的基本运作方式。

“区块链本质上是期望通过分布式方法来建立可信机制,企图通过这样一种机制的建立重新建立社会的信任关系。这样的信任模式可以从传统的人和人之间的信任模式转化为对机器的信任模式。”郑志明表示。

基于此,区块链让社会价值的转移渠道从目前介于中介的高成本通道转变为基于区块链的低成本安全通道,同时,也可以实现行业基础可信环境的建立,实现个人和机构的商业、社会信用数据的跨行业融合。

目前,各个区块及其之间的连接方式都还是“很难做”的技术难题。

“实际上就是把一块块连接起来。如果描述它,这就是区块链的全景图。”郑志明进一步解释道,“每建立一个新建交易,要把交易告诉区块链的所有人,通过一段时间把所有的交易记录下来;通过竞选的方式,让一个记得又好又快的人把记账加到链里去,在这个过程中形成了信任机制。”

不是“没有中心”,是多中心的分布体系

区块链起源于比特币,事实上,把区块链技术从比特币抽离出来后,其技术特点远远超出了数据资产的应用范围。在信息技术里,分布式很早就有提及,软件系统、硬件系统都发展了建立分布式系统的理论和方法。

“很多人讲区块链都喜欢讲去中心化,其实我觉得分布式比去中心化更能诠释区块链与产业的结合。”郑志明表示,在目前的环境中,去中心化是不现实的,多中心的分布体系更适合目前的行业管理现状。

“这几年,区块链技术在私有链、联盟链的应用方面已经有了初步进展,但不是‘没有中心’,还是有中心的,只是一种分布式的方式。”郑志明说。

郑志明认为,随着近年来区块链应用场景的快速发展,为了解决性能、协同匹配及融合等问题,也发展出各种形态的链结构,形成了各种各样的链式模式。

总的来讲,基于区块链的生态环境特征有四点:开放共识、分布式与去信任、隐私与监管、智能合约。

郑志明解释道,开放共识是希望共同维护数据安全,保证它的不可篡改;现阶段还是去物理设备的中心化,并不等于去管理的中心化;传统的人与人之间的信任转化为对机器的信任;数据本身由于不存在第三方平台而加密存放在区块链上,从而实现隐私保护和授权共享;智能合约是基于区块链合约规则的法治,通过顶层治理节点来制定智能。

国内极少数单位有能力做底层架构

“区块链的运行规则中,我们一直担心的是监管问题,由于数据对授权节点是公开透明的,通过区块链技术非常有利于对数字的穿透式监管。”
郑志明表示。

区块链现在正进入2.0到3.0的过渡阶段。1.0以数字货币为典型特征,2.0时代以智能合约为典型特征。3.0时代是以基于规则的可信智能社会治理体系为典型特征,是全体系的。

当前,市场上很多企业都宣称在做“底层架构”,“用国家给的密码标准或者安全标准”,郑志明认为这是“错误的”,他表示,底层架构并不容易做好,“区块链概念,平台是很低的,但要做好,台阶是很高的”。

“区块链从科学和技术角度来讲,实际上就是解决三元悖论,可扩展性、分布式和安全性。”郑志明表示,“下一代区块链底层技术的核心是三元平衡寻优问题。”

这其实是全系统寻优,涉及到很多技术。而怎么在这些技术里寻优,关乎数学、安全性、计算机信息科学等领域的很多问题,这是做底层架构的基础。

郑志明表示,国内做底层架构的单位并不多,极少数有这个能力。

那么,目前,国内外关于区块链都在做什么?郑志明表示,“国外以区块链基础技术平台或操作系统的研发为主,国内以区块链的应用开发为主。”

郑志明特别强调“一个是研发,一个是开发”,因此,他认为建立我国的国家主权区块链基础平台迫在眉睫。

《中国科学报》 (2018-10-18 第6版 前沿)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