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泡沫破灭之后,开数字资产交易所似乎成了项目方割韭菜的新方式,如果关注区块链的主流媒体,你会看到现在几乎每天都有新交易所上线,推出各种新花样来吸引韭菜,好像不开交易所就找不到创业的方向了,但大家都知道,现在的交易所市场流量高度集中,根据CoinMarketCap统计的数据计算,交易量大部分都集中在全球排名前100的交易所,而主流媒体收录的交易所数量至少在400以上,小交易所的生存之艰难可想而知。提到数字资产交易所,“交易挖矿”是一个绕不过去的词,FCoin通过首创“交易挖矿”迅速崛起,也让这个概念深入人心,后来的模仿者搞出了各种挖矿新玩法,不仅交易费免了,上币费也免了,甚至还有交易费三倍返还的玩法,外加“高杠杆、高返佣、空投糖果”等福利,问题是这些玩法有用吗?如果业务模式和一般的交易所没有区别,怎么能从火币、币安那里抢来客户呢?在很多情况下,交易所和ICO的项目方在一起收割韭菜,交易所为了赚取上币费,什么空气币都敢上,导致现在的交易所里面,95%的币都是空气币,今年上半年ICO破发率达到98.8%
,交易所确实提供了流动性,但是带来的全是垃圾项目,这样的流动性毫无意义。交易所未来的方向,一定是提供真正有价值的token,STO就是一个很好的方向。STO的全称是Security
Token
Offering,即证券通证发行,可以看作是区块链时代的IPO,升级版的ICO,它的主要特征是token的发行通过合法合规的方式,受到政府的监管,与空气币不同,ST(Security
Token)的背后代表着某种资产或权益,比如公司的股权、债权、黄金、基金等。尽管还没有大规模的实践案例,但可以预见,证券类通证将会带来真正的价值流通。对于传统金融市场来说,跨境流通是一个很难解决的问题。国内投资者很难直接去投资美股、港股等国际资产。而外国投资者进入我国投资也有着十分严格的限制。STO有助于提高全球优质资产的流动性,让区块链技术为证券交易升级服务。首先STO可以让交易更透明,每笔交易都可溯源,杜绝了传统金融市场“坐庄”的行为。其次是提高效率,传统证券交易所跨境交易结算需要通过托管公司、清算公司等流程,会造成不必要的等待时间,而对于STO来说交易即清算,权益归属可以迅速转移到买家手中,高效快捷地实现T+0交易。牧牛人数字资产交易所也在致力于STO,为数字资产交易带来更实际。更看得见的未来。此外,STO还可以实现资产跨平台流通。以百度为例,在美股上市就不能在A股、港股等股票交易所上市。若要重归A股,需要经历私有化退市、拆除VIE结构、A股IPO排队或借壳才可以完成重新上市。而对于STO来说区块链网络就是托管、通证交易就是清算,只要以同一种底层协议来运行,就可以轻松完成跨平台、跨法币之间的交易。同时,由于资产所有权可以被拆分到很微小,实现部分所有权。证券类通证将会显著降低投资者投资某些资产(不动产、艺术品、高风险资产)的门槛,普通人也有机会成为滴滴、小米的股东。在STO的概念刚提出时,有人提出质疑,认为这不过就是现有证券换皮而已,没有实质性的创新。这种说法其实也有几分道理,因为除了完全植根于区块链系统中的权益通证外,现有的STO大多对应现实中公司的股权、债权或房地产投资信托等金融资产,如果仅仅简单地将现有的证券通证化,那么确实创新不足,产生的价值有限,纯粹只是证券在区块链上的简单映射而已。一般来说IPO过程中,会涉及到改制与设立股份公司、尽职调查与辅导、财务审计、法律意见书准备等、定价与发行等过程。随着区块链技术和智能合约的发展,存在对这些传统的IPO环节进行智能化改造的可能,从而降低IPO成本、降低证券上市后流程成本、降低清结算成本、降低上市企业治理成本。比如一些财务审计的流程,可以通过智能合约部署到区块链上,只要在链下收集好数据传到智能合约中,很多报表就可以自动生成,从而让投资者可以实时公开透明查询到企业的财务状况。又比如在做法律意见书的时候,很多过程也是律师在Excel表格里面对一些选项进行打钩而已,而这个部分也可以智能合约化,从而让律师的意见可以清晰直观的呈现给相关方。另外,在ST上市交易之后,与传统证券不同的是,一旦在交易所交易完成并提现到自己的钱包后,ST就已经完成交割了,而传统证券进行清结算还需要通过清算中心操作,耗时可能需要几天。ST相比传统证券还有一个最大的优点就是,ST是可编程的,所以能够带给上市企业很多传统证券不具备的功能。比如分红的话,可以直接部署分红智能合约到链上,只需要往该合约打入一笔资金,分红就可以自动完成了。再比如股东投票,也不必组织线下的股东大会,而是通过投票智能合约就能直接在链投票,直接反应股东的意志。这些新的可编程特性使得传统证券变成了智能证券,STO具备了取代IPO的技术优势。STO面临的最大挑战是监管与落地,现在的操作手段是仿效互联网企业海外上市的过程,通过VIE架构来规避法律风险,因为目前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出台明确的监管意见,国内也有小交易所在布局STO业务,例如牧牛人数字资产交易所,将在10月全球首发ST,这是中国企业在区块链行业的又一大胆尝试,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这样的探索精神值得鼓励。(作者:hUiwfW;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链门户官方立场)

近日美国纳斯达克(Nasdaq)交易所正策划推出通证化证券平台,为此,纳斯达克正与区块链技术企业
Symbiont
进行谈判,旨在达成相关合作。此平台为区块链公司提供了一种安全的token交易,作为筹集资金的新方式,即
STO 。STO是Security Token Offer
的缩写,意指证券型通证发行,其目标是在一个合法合规的监管框架下,进行通证的公开发行。STO是Security
Token Offer
的缩写,意指证券型通证发行,其目标是在一个合法合规的监管框架下,进行通证的公开发行。一般来说,ST(Security
Token,证券型通证)对应着现实中的某种金融资产或权益,比如公司股权、债权、黄金、房地产投资信托、区块链系统的分红权等。STO是IPO在区块链时代的升级版本,可以理解为IPO
2.0。STO:寻找ico和监管的最大公约数DAICO是区块链世界对1CO乱象的一剂解药,其疗效还有待观察。但是对于已经运行了几百年的金融系统而言,如何应用投资者适应性原则,如何进行项目的信息披露和财务审计,是积累了一套行之有效的成熟方法的。比如在1929年大萧条中诞生的美国“1933年证券法”就详细的规定了如何进行投资者保护和信息披露,并一直沿用至今。如果将现有的监管条例和1CO进行有机的结合,就产生了STO。对区块链世界而言,STO是对1CO的一种救赎,而从传统金融的角度来看,STO却是对IPO的升级。当然,STO是一种新事物,为了形成与之适应的监管方法,有必要升级监管政策,或许最后会形成新时代的“20XX年Token法”。按照瑞士当局的观点,现在的通证可以分为三种类型,第一类是支付类通证(Currency
Token),也就是比特币、莱特币、门罗币、达世币、零币等区块链1.0时代的数字货币,这些通证基本符合“数字货币”这几个字的本义;第二类是使用型通证(Utility
Token),包括以太坊、EOS、ADA、Tezos、Zilliqa这些公链中流转的通证,还有0x、Loopring、Bancor等协议层的通证,还有Status、Kin、Decentraland等代表DAPP权益的通证;第三类是证券型通证(Security
Token),包括DigixDAO、FT、BNB等代表黄金或交易平台收益权的通证。为什么现在区块链世界中空气币横行,为什么这些通证都不愿意绑定现实中的实际权益,除了部分项目方初心不正,只想圈钱外,还有很多项目方只是担心所发行的通证被判定为证券,从而受到各国证券法的监管。所以对于现在的区块链项目而言,绝大多数都会要律所出具非证券通证法律意见书,以便顺利开展后续的融资活动,对于很多交易所而言,也会要求项目方证明自己的通证并非证券,这主要也是担心受到各国的监管甚至取缔。当然的确有优秀的项目团队是真正想开发有价值的区块链系统,这类项目多为公链,这些项目中的通证的确都是使用型通证,类似于以太坊中的ETH,是用户使用该系统功能所要支付的燃料。但是具备底层区块链技术开发能力的团队寥寥无几,百中无一,所以对于绝大多数团队而言,没必要开发底层公链,也没必要开发纯使用型的通证。对于现阶段新进入区块链行业的成熟企业来说,他们有业务、有用户、有积累、有流水,为什么一定要声称自己的通证与证券无关呢,为什么一定要逃避监管、偷偷摸摸的搞1CO呢,为什么不能大大方方的承认自己发行的通证就是证券呢,为什么不能将自己的发行募资过程放到阳光下呢?基于这样的思路,业界已经有很多先行者在探索STO的路径,寻找1CO和监管的最大公约数。Securitize,Polymath和Harbour这几家公司已成为传统资产通证化运动的领导者,他们试图将证券公开发行的过程公开透明的记录在区块链上,合法合规的开展STO。同时加拿大证券交易所(CSE)这些的传统交易所,还有Open
Finance、tZero等新兴数字交易所都试图开辟合法的持牌证券通证交易区,这些新举措都大大的推动了区块链行业融资行为的合法化。STO:IPO的智能合约化STO作为一个新生事物,在它还没落地之前,就有人提出质疑,认为这不过就是现有证券换皮而已,没有实质性的创新。这种说法其实也有几分道理,因为除了完全植根于区块链系统中的权益通证外,现有的STO大多对应现实中公司的股权、债权或房地产投资信托等金融资产,如果仅仅简单地将现有的证券通证化,那么确实创新不足,产生的价值有限,纯粹只是证券在区块链上的简单映射而已。一般来说IPO过程中,会涉及到改制与设立股份公司、尽职调查与辅导、财务审计、法律意见书准备等、定价与发行等过程。随着区块链技术和智能合约的发展,存在对这些传统的IPO环节进行智能化改造的可能,从而降低IPO成本、降低证券上市后流程成本、降低清结算成本、降低上市企业治理成本。比如一些财务审计的流程,可以通过智能合约部署到区块链上,只要在链下收集好数据传到智能合约中,很多报表就可以自动生成,从而让投资者可以实时公开透明查询到企业的财务状况。又比如在做法律意见书的时候,很多过程也是律师在Excel表格里面对一些选项进行打钩而已,而这个部分也可以智能合约化,从而让律师的意见可以清晰直观的呈现给相关方。另外,在ST上市交易之后,与传统证券不同的是,一旦在交易所交易完成并提现到自己的钱包后,ST就已经完成交割了,而传统证券进行清结算还需要通过清算中心操作,耗时可能需要几天。ST相比传统证券还有一个最大的优点就是,ST是可编程的,所以能够带给上市企业很多传统证券不具备的功能。比如分红的话,可以直接部署分红智能合约到链上,只需要往该合约打入一笔资金,分红就可以自动完成了。再比如股东(通证化后或许可以叫币东)投票,也不必组织线下的股东大会,而是通过投票智能合约就能直接在链投票,直接反应币东的意志。这些新的可编程特性使得传统证券变成了智能证券,STO具备了取代IPO的技术优势。STO的落地和监管在STO实际落地的过程中,现阶段有一种操作方法,那就是仿效互联网企业海外上市的流程,先注册离岸公司,再通过VIE结构控制国内公司,再由离岸公司发行ST,只是最后不到纳斯达克上市,而是到Open
Finance、tZero、CSE等持牌ST数字交易所交易。STO是区块链时代的IPO
同时,我们也呼吁监管层能够在国内开设ST监管沙盒,在沙盒里先行先试,探索出一条适合中国环境的STO道路,之后再设立合规的ST交易所,可以与现有的主板、创业板形成多层次的资本市场,让中国能够引领区块链这场新时代变革的落地。

2017 年一波 ICO
大热潮的到来,让很多为之疯狂,因为没有监管,让很多因为一些炒作而赚的盆满钵满,同时也让很多人深受空气项目所害。各国对1co的进行了禁止。因此为了各种新的区块链融资方式孕育而生,比如前段时间的基于bancor协议的IBO,对于IBO的介绍,可以参考笔者之前的一篇文章:

ICO是Initial Coin
Offer的缩写,指的是首次代币发行。ICO最先推出的时候,本意是非常好的,为缺乏资金但有实力的团队解了燃眉之急。例如最有名的以太坊团队,也是通过ICO的形式募集了约合1800万美金的比特币才顺利开发出了以太坊系统。EOS也是,号称是史上最大,最长的ICO,一年时间募集了40亿美元,只是任何一家互联网公司都无法想象的事情。

ICO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信息不对称和责权不对称

项目方通过一篇白皮书,做几页PPT,网上找个模板做一个单页的网站,雇几个兼职老外作为顾问和团队(甚至是网上找几张老外头像,反正国人对老外脸盲,出现过好几个项目出现同一个老外的情况),就可以堂而皇之的融资了。项目方找一个临时的程序员,耗费一点Gas费在以太坊上部署一个ERC20标准的智能合约,再设置几个参数,就可以无中生有的产生10亿个、100亿个Token,这个发币的智能合约还大多数是有安全漏洞的。之后再配以各大媒体的宣传造势,再找一个名人大V站台,就可以募得成千上万的ETH,至于只有项目发展如何,是否真的要去做项目,那就全凭创始人的良心了。因为项目方对于募得的资金没有任何监管,但对于项目未来发展所承担的责任近乎于零,能否实现白皮书中的承诺、能否对得起投资人的信任,没有任何的约束力。

那么情况,怎么解决?

IBO是Initial Bancor
Offering的缩写,它的核心是bancor协议,该协议是根据杰文斯在 1893
年首次提出的。项目方使用Bancor协议发行智能代币时,会设定一个名为“恒定储备率”的参数。在“恒定储备率”保证不变的情况下,根据每时每刻智能合约对兑换交易的撮合,代币价格会随着储备金余额和代币流通量进行动态浮动。项目方和用户一样都需要使用智能合约购买智能代币时候,需要根据当前的价格向智能合约存入储备金,才能获得智能代币。

因此这样方式对应项目来讲,IBO可以解决流通问题,但很难解决融资问题,并且IBO对应项目方的技术要求非常高,并不适合一般的项目方来做代币发行。

STO的字面解释:

STO是Security Token Offer
的缩写,指证券型通证发行,隶属于证券,所以整个发行流程会受到证监会监管。

为了弄清楚STO,我们必须弄清楚token的概念。

Token的定义

很对Token进行过分类,包括三类:

  1. 第一类是支付类通证(Currency
    Token)我们所说的数字货币就属于这一类,比特币,以太坊,莱特币等等。但是这一类币类比各国的发币,再各国基本上是不被官方承认的。

  2. 第二类是证券型通证(Security
    Token)证券型通证包括DigixDAO、FT、BNB等代表黄金或交易平台收益权的通证。这里所说的证券型是指任何一种可交易资产的广义分类,包括各种证券代币,从房子等不动产,贵重金属到代币都算是可交易资产。证券型通证被用来支付红利、收益、利息,或者通过投资其他通证为通证持有人带来利益。

  3. 第三类是实用型通证(Utility Token)实用型通证也被称为应用通证(app
    token)或用户通证(user
    token)。这类通证大多都是企业针对自己提供的服务或者产品为项目募资而发行的。与证券型通证相比,实用型通证更具体地强调自己的开发平台或生态系统,它的价值与平台或生态系统内参与者的活跃度成正比。实用型通证被细分为两类:产品或服务通证(Use
    of Product)和奖励通证(Reward
    Token)。因此可以看出,绝大部分的基于ERC20的Token都是属于实用性,出发和公司的股权或资产权益挂钩。

为什么现在区块链世界中空气币横行,为什么这些通证都不愿意绑定现实中的实际权益,除了部分项目方初心不正,只想圈钱外,还有很多项目方只是担心所发行的通证被判定为证券,从而受到各国证券法的监管。

STO有什么不一样?

上面说明了token的分类和概念,我们知道证券型的token必须要接受各国证券法监管,那么区块链的token和现有的证券体系岂不是一样了,那怎么用到区块链的各种便利性呢?这正是STO想要解决的问题。首先我们知道IPO,那么STO和IPO,ICO有什么区别呢?

对比项 IPO ICO STO
监管 中等
底层资产 股权,风险低 使用权,风险极⾼高 收益权,风险中等
发⾏难度 中等
交易的便利性和安全性 便利性非常差,安全性非常高 便利性非常⾼,安全性非常弱 便利性非常⾼,安全性中等

STO是怎么做的?

简单来说:

STO的IPO的智能合约化

STO把大多对应现实中公司的股权、债权或房地产投资信托等金融资产。比如一些财务审计的流程,可以通过智能合约部署到区块链上,只要在链下收集好数据传到智能合约中,很多报表就可以自动生成,从而让投资者可以实时公开透明查询到企业的财务状况。STO相比传统证券还有一个最大的优点就是,STO是可编程的,所以能够带给上市企业很多传统证券不具备的功能。比如分红的话,可以直接部署分红智能合约到链上,只需要往该合约打入一笔资金,分红就可以自动完成了。再比如股东(通证化后或许可以叫币东)投票,也不必组织线下的股东大会,而是通过投票智能合约就能直接在链投票,直接反应币东的意志。这些新的可编程特性使得传统证券变成了智能证券,STO具备了取代IPO的技术优势。

STO如何监管

在STO实际落地的过程中,现阶段有一种操作方法,那就是仿效互联网企业海外上市的流程,先注册离岸公司,再通过VIE结构控制国内公司,再由离岸公司发行ST,只是最后不到纳斯达克上市,而是到Open
Finance、tZero、CSE等持牌ST数字交易所交易。

STO,则介于 IPO 与 ICO 之间。⼀方面,STO
因承认其具有证券性的特征,接受各国证券监管机构的监管。虽然 STO
依然基于底层区块链技术,但能通过技术层面上的更新,实现与监管机构的对接。

笔者觉得这应该是最理想的方式了,即兼顾了监管和区块链的便利性和高流通性,也让有实力有作为的项目方好好做事,也让普通投资者能得到一份保障。但是需要达成目标,需要监管方,项目方,投资者等各方一起来努力。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