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权制衡”才是使区块链真正实现去中心化的算法及共识机制

区块链行业的快速发展,造就了各种概念的诞生,从币改、共票改到票改,生态丰富的同时也见证了失败与虚假泡沫。而如今的链改,则是真正脱虚到实,赋能企业发展的一个过程,被认为是“区块链与产业的互相救赎”。在链改理论与实务专家、经济学者廖博谛看来,只有通过链改才能充分发挥区块链技术的本质属性功能,以打造诚信社会、降低社会成本、提升经济效率。链改的迫切性在研讨会上,廖博谛提出了如果理解他的经济学理论及中国的社会经济市场现状,就能明白要发token及STO也应基于链改普及和深入构建了可信社会经济组织之后才会走上正途的观点。他认为当前主流的经济学思维是以宏微观架构的,将经济学划分为宏观经济学与微观经济学两块,从而为政府强力干预经济运行提供了一套理论借口,从而造成了包括经济运行激烈波动等诸多社会问题。这种经济学思维的历史其实并不长久,也就是在新古典综合学派盛行时形成的,至今不过七八十年。他认为当前已经到了告别这种经济学思维的时候,并提出了以财富的创造和财富的分配分布来替代原来宏微观架构的经济学理论框架。他认为经济的四大基础规律决定了以财富的创造和财富的分配分布来架构经济学理论思维的合理与正确性。即资源的有限性、人与人之间的禀赋差异性、财富=资源+有效劳动、人的益自性。这四大经济基础规律的作用使财富创造之后的分配分布必然最有效率地趋向畸形偏态分布乃至帕累托分布,从而反过来阻碍社会财富的持续稳健增长;当然,也造成了诸如宏微观架构的经济学的登堂入室,但依然没能解决诸如金融经济危机的重大社会问题。因此,廖博谛认为,其实只要将社会财富的分布以正态分布为目标进行调整就能够解决这些问题。也由这四大经济基础规律的阐述,廖博谛认为当前中国在没能构建起机制化诚信保证的制度之前,一味地鼓吹通证和STO,只会让欺诈行为横行而最终毁灭了本来是用来打造社会的区块链发展前景。分权制衡,也是廖博谛着重强调的一个术语;他认为这应该是使公链成为能够保护到每个参与节点权益的共识机制,只有真正形成这方面的共识,才会有公链广泛为社会认可接受的到来;否则,公链未必会有未来。他认为目前诸如POW、POS、DAG、PBFT之类的共识算法依然会有被中心化控制风险而难以确保每个参与节点的合理权益。美国是建立在分权制衡原则基础上,因此,该社会有较好的诚信保证机制,整个社会的诚信度也远远好过中国;而中国呢,诚信危机是可以经常看见的词汇,也是影响中国发展的最大因素。这也是经济四大经济基础规律起作用而又没能贯彻分权制衡原则的社会必然出现的问题。因此,在这种状态下,去宣传煽动发通证、搞STO,倘若政府坐视不管,结果依然会呈现为骗子投机份子趁机攫取大部分参与者财富的状态,对社会经济的发展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而最终结果就是让广大民众认为区块链就是骗术而更加远离和排斥区块链。 故而,廖博谛积极倡导链改,认为利用区块链技术的本质属性功能让社会整体都链改上链,使社会经济组织可信化,才是区块链技术应用与发展的正途,才能杜绝那些骗子投机份子扛着区块链蒙人骗钱的现象产生。毕竟作为区块链核心技术的分布式数据存储、链式数据结构、点对点传输、加密算法、共识机制、智能合约也是促使区块链成为可打造诚信社会的技术优势所在。正是如此,廖博谛认为不妨在适当时候将“区块链”改名为“诚信链”,从而让广大民众知道区块链技术是用来打造诚信所用;所有不以这个为建设目标的都不是区块链,只是扛了个名头说法,以误导公众“相信”可能存在的暴利、暗网交易、以太坊上可以随意设置的币等行径也直接导致了区块链变成了欺骗使用的概念工具,事实上却并没有涉及区块链技术的本质作用。廖博谛认为,推动链改,通过区块链的技术改造,可以更好的促进劳动有效化和社会有效化,通过联盟链为抓手链改推进经济信息及其行为上链,打造一个诚信的社会体系,也能大幅度地降低交易成本。廖博谛还认为,链改也符合中国国情,完全符合中国改革开放的国策,也体现了执政党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因此,链改大旗的树立,在推广和宣传的角度上也易于传播。

作为OKEx扶植交易所的代表,CoinAll币全曾经风靡一时,其CMO九妹一度成为媒体宠儿,“一姐已去,迎来九妹”的说法就是暗指CoinAll九妹将取代币安何一。然而当热度过去,CoinAll却并没有取得预期的成绩,截至目前,CoinAll上只有5个币种,分别是BTC、ETH、OKB、其平台币CAC,以及某不知名币种Cosmo
Coin,24小时成交额仅为85万美元。

在没有深入研究区块链技术之前,我对“分权制衡”能否成为一种系统运行的算法,并没有具体的思考。尽管我坚定地认为,分权制衡可以成为社会的一种共识,一种机制;而且是一个国家要文明发达的必然组织架构原则。但随着对区块链技术及各种数字加密货币研究的逐渐深入,终于将“分权制衡”与“计算机算法”关联了起来。这也是一种思维的突破,在原来的知识体系中,欧美日那些以分权制衡原则构架起政体的国家案例,也没有将分权制衡原则当作一种算法而开发出一套计算机系统,直至区块链技术知识的出现,终于使“分权制衡”也能与“计算机算法”直接关联了起来,并有可能最终形成真正去中心化的计算机网络生态系统,从而从基础应用上引导一个社会走向造就通向文明发达的分权制衡政体。在比特币火爆之时,我也仍然困惑比特币的形成机制竟然建立在高性能计算机拥有的数量上。尽管有不少人一直认为这就是去中心化的。但怎么看依靠的仍然是中心化集中的优势。尤其是随着比特币价格的狂涨,吸引了更多的大资本涌入。他们凭借资本的优势,控制着更大比例的矿机,并以规模化优势而占据电费更低廉的地方,自然获得了更大比例的比特币数量,呈现为一种中心化寡头垄断的格局。这种格局当然绝不可能是去中心化普惠的。比如说2014年的一个数据,btcGuild、50BTC、ASICMiner三大矿池已经占据全网64%的计算力,这意味着当时三大矿池若联手,将足以对比特币网络发起51%攻击。黑客丹·卡明斯基(Dan
Kaminsky)在2013比特币大会上表示,比特币网络存在系统性风险。而对于据认为是区块链2.0的以太坊,EOS的创始人--知名人物BM(Daniel
Lariner)在2018年6月份的推特中明确指出,只要有三个矿池拒绝处理交易和区块,以太坊网络就会停止运作。但他力捧的EOS其实也好不了哪里,知道超级节点的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同时近期STO也成为行业热衷讨论的话题,相比于首次代币发行,证券代币发行将众筹元素与证券发行监管之间进行挂钩,尤其在1CO泡沫开始破灭的时期,STO通过在分布式帐本上创建、管理,实际受监管的证券,从根本上就被设计为代表投资利益,例如股权、债务或是股息,将成为投资与监管妥协后最稳妥的产物。对此,不少人士认为今年或2019年STO将爆发,可见“STO元年”也指日可待。

可以说,当下区块链99%的创新都源于公链,但为什么公链元年的说法仍旧遭到质疑?DBX创始人文木源说,2018年是公链“公元前十年”。

前几日,USDT的一波暴涨暴跌引发市场对稳定币的关注,有研究表明,除了USDT、PAX、GUSD等几大主流稳定币种外,全球稳定币种类目前已有57种,其中23种稳定币已经投入使用,另外34种稳定币仍然处在测试阶段。

2018年的币改发生了同样的问题,最先试验币改的FCoin,其首个币改项目QOS上线后四天内跌幅80%,同时深陷与上市公司奥马电器的泥潭,据悉在QOS上币前,奥马电器正经历资金链问题,因此奥马电器也受到“割韭菜”的质疑,而币改也因空气项目易发,成为明日黄花。

图片 1

2018年同样是区块链技术应用于实体经济理论模型爆发的一年,其中基于共识、社群和区块链技术所产生的通证,凭借作为权益、加密、流通三大属性的载体,被认为是打破后台技术与前台经济边界,重构生产关系和价值纽带的关键。

图片 2

可见,说2018是公链元年,含金量大概只有5成,随着公链生态应用的爆发,其“元年”方可称真正到来。

图片 3

图片 4

从笔者的角度看,笔者认为2018还可以算得上是区块链的“认知元年”,在经历了大半年交易所、公链、理论、大佬堪称波澜起伏的发展后,越来越多非业内人士也开始关注这一领域,这才是这个行业发展的动力和基石。

而据媒体统计,OKEx首批开放的交易所,大多处于无交易和少量交易的状态。而除了首批入选的12家交易所外,未传出后续88家交易所上线相关消息。火币云也面临同样的问题,其首批与溯源链打造的TEX交易所,目前24小时交易量仍旧为0,而其余合作项目也是雷声大雨点小。至于币安的1000家交易所联盟,似乎更是虚晃一枪,未见任何动作。

如此看来2018年对于通证经济来说,只能是试错之年,在没有标志性经济模型案例实践之前,仅靠生搬硬套的概念,很难配得上“元年”之称。

但以此来论证公链发展未免偏颇,无论如何ETH、EOS、NEO这些公链项目,仍旧通过对共识机制、智能合约、交易速度、开发语言的革新升级,以及对分片、跨链、侧链、数字身份、评审和设计的技术创新,对区块链商业应用产生价值,如EOS通过Dpos和可升级协议和修改宪法的共识机制解决了公链性能问题,将公链TPS在理论上提升到百万量级(目前没这么多交易仅达到4000左右),同时,为了解决公链存在的性能问题,也产生了以侧链、分片和DAG三个技术为代表的一大批公链。

原创区块链门户,关注区块链应用场景落地、数字货币、市场行情和价值投资。聪明的投资者都在大象区块链。

57种稳定币,对于当前主流认知仍停留在加密数字货币价值标的物的市场无疑是显得太多,甚至“稳定币元年”的说法已经流传开来,而近几日,关于STO的讨论又开始甚嚣尘上,可以预料不久之后,“STO元年”也将加入“2018区块链元年大礼包”。

而今年之所以为称为“通证元年”,就在于行业对通证应用边界的探索和实践,而这就不得不提到其中阶段性产生的“币改”和“链改”两个概念,所谓“币改”
就是指以区块链技术为依托,对经济组织,商品及服务等经济活动的通证化改造。其中强调的两方面,一是对于公司和其他经济主体所拥有和形成的多元资产形态,改造为统一的通证形式,而是组织形态变更为社群组织形式。

图片 5

一地鸡毛之下,通证派创始人元道自己也在公开场合表示,通证经济的自由是有边界的、是有前提的。通证经济自由的前提是高度自律,拥抱监管,社群自治,绝对不是无政府主义。

而这究竟是百家争鸣?还是一拥而上?

原因就在于公链生态建设上,完整的公链生态建设需要的是基于区块链商业模式的建立,以及基于多场景应用的DApp的开发,而现在的公链建设,更像是一个缺少了产品经理的技术团队做出来的东西。

一 公链元年?成色不足

年初的时候,以太坊价格一度超过1300美元,而当时的以太坊无论在性能上,还是在应用生态上,都不足以支撑起巨大的市值,牛市的推动下,EOS飙升至20美元,NEO超过175美元,而在这轮熊市之下,这些公链币种价格纷纷腰斩,甚至“砍到了脚腕”,也让舆论认为公链之争就是一拥而上的画饼之争,割韭菜之争。

三 通证元年?只能算是试错之年

图片 6图片来自于网络

二 交易所元年?不如说是灾年

造成这样舆论的原因在于不少公链项目的委顿,号称“中国以太坊”的NEO疑似被釜底抽薪,成为ONT本体的嫁衣,量子链也在业内给人留下了“破发币”聚集地的印象,原因就在于基于QTUM发行的太空链、清真链、海洋链均已破发。

伴随着上半年牛市尾巴,以及公链兴起的是加密货币交易所的井喷,2017年的94在国内并没有给交易所套上枷锁,反而监管的靴子落地,让国内的一众交易所失去了负担,在海外更加大张旗鼓。

图片 7

币安受到乌干达、马耳他国家领导接见,展开国家层面合作,火币、OK雄踞全球交易所排名前五,各种交易挖矿新玩法层出不穷,无数中小型交易所如雨后春笋纷纷上线,开启了这个所谓的“交易所元年”。

图片 8

回顾2018年的前10个月,币圈已经走过了“公链元年”、“通证元年”、“交易所元年”。无一例外,在一波波
“追涨杀跌”的过程中,这些概念风靡一时,随即又埋入尘埃。

2018被称为公链元年,很大程度上催生于年初市场的火爆以及年内大量公链主网上线,据统计已经或计划在2018年内上线的公链包括EOS、AE、ADA、TRX、ZIL、IOST、ELA、ELF、GNX、ONT等等,加上此前上线的ETH、公信宝、QTUM、NEO等等,粗略统计下在上半年整个市场就有超过50个公链项目并存。

元年,是指某个事物或事件开始发生的时间,可以引申为事物发展关键的一段时期,而2018“元年”频出,不禁让人疑问,今年究竟是区块链的什么元年?

随即,OKEx、币安、火币三大交易所纷纷启动开放合作计划,希望借此打压FCoin的势头,6月19日,OKEx公告称启动数字资产交易所开放共赢计划,称首期将扶植100家交易所;随即6月21日,币安官方微博表示发布数字资产交易所联盟计划,首期开放1000个名额,联盟成员将获得币安在数字资产交易领域积累的各项经验支持。7月20日,火币云上线,同样宣布免费帮助伙伴建数字资产交易所。

但随着FT的崩盘和FCoin的黯然遁走,以及大熊市的到来,这些宣称100家、1000家交易所的联盟也不复昔日火热。

显而易见的就是DApp数量和活跃度的低迷,根据 DappRadar
上的统计,公链上DApp 总数仅为1053个,24
小时内的活跃用户为16798。而应用还主要集中在博彩、游戏和高风险金融交易(如
PoWH 3D)上,相较于APP
的实质性应用场景,这些场景相当小众,且不具备其他社会价值产生的基础。

而在币改的废墟上,链改诞生出来,相较于币改的激进,链改更倾向于区块链赋能实体经济,在实体经济实践中应用区块链技术,来用以实现降低成本、提升效率、创新商业模式、增强竞争壁垒的改善。

思路是好的,同时也有大批的互联网巨头,如阿里、腾讯、百度开始在这一方面发力。但无奈在币改催生的概念泡沫下,还有不少机构打着“国字头”名义招摇撞骗,以链改之名,行割韭菜之实。正因如此,现在市场上可谓提“币改”、“链改”色变。甚至有人打出口号,“通证者,区块链思想之魂;币改链改者,区块链思想之阴魂。”

图片 9图片来自于网络

而近一个月,随着维权事件频出,政策压力覆顶,交易所也开始纷纷尝试洗白,开始布局区块链应用产业方向,2018对于交易所来说,与其说是元年,不如说是灾年。

图片 10图:DappRadar统计数据

在美国纽约州金融监管机构金融服务部授权发行“稳定币”GUSD和PAX之后,更多锚定公司资产、矿产、林产等资源的稳定币开始对“稳定币”这一概念进行扩容,譬如瑞士一家区块链初创公司Eidoo推出的Ekon,就宣称是锚定黄金的稳定币。同时,公众对于稳定币的认知也开始从价格标的物向稳定投资产品开始转向,可以说现在开始流传的“稳定币元年”,已经走进了大家的视野。

四 更多的元年还在路上

而最万众瞩目的应该是区块链“应用元年”,今年6月25日,蚂蚁金服宣布渣打银行成为其核心伙伴银行,渣打银行帮助蚂蚁金服推出以区块链技术为基础的跨境汇款服务。8月10日,深圳国贸旋转餐厅开出全国首张区块链电子发票。8月20日,媒体报道蚂蚁金服区块链携手航天信息,已经在悄然试水区块链医疗电子票据服务,两周内,有近60万张医疗电子票据主动发送给患者或被患者扫出。可以说“区块链应用元年”在2018可谓名副其实,随着行业泡沫的挤出,应用将成为未来一段时期的主基调。

要说“交易所元年”最标志性的事件,莫过于6、7月份FCoin这条巨大鲶鱼入场后搅动一池浑水,从而催生的交易所联盟战争,6月15日,上线三周,开启交易挖矿不足两周的FCoin凭借交易挖矿、持币分红、邀请返利等方式,在24
小时交易量达到了 307 亿人民币,超过了 97 亿人民币的 OKEx、92
亿人民币的币安、54 亿人民币的火币之和。成为了这场交易所大战的导火索。

理念很先进,但放到实践中来,很容易就扭曲成为了
“大干快上”,就像历史上的王莽变法,在封建社会形成初期就进行“更天下田曰王田”的变法,虽然从现在看可谓远见卓识,但放在历史阶段却违背了客观发展规律。

正如前文所说,随着区块链的迅猛发展、新概念频出,更多“元年”还在路上,USDT的一轮探底将其软肋暴露在公众面前,各种由政府和机构背书的稳定币开始蠢蠢欲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