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18区块链应用大会”上,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证监会原副主席、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原总经理高西庆先生发表了题为《区块链应用的监管》的演讲,他认为:区块链给了我们改变社会生产关系的重大契机,无论监管是否完善,区块链技术在内在发展规律和外部利益关系的驱动下都会得到发展。他还表示,在可见的将来法定货币是不会被取代的。但是,法定货币所能够应用的范围会因为区块链技术扩大很多倍。而区块链所建立的价值交换的新机制,也能够让人自己所创造的价值更能够体现出来。以下为高西庆演讲全文,经链得得App编辑整理如下:我要讲的内容经常让人有泼冷水的感觉。从法律的角度讲,我们希望能够使得区块链技术的发展,更多地得到政府监管方面的认可,使得大家更愿意一同参与进来。但是对于区块链技术而言,支持也好,不支持也罢;喜欢也好,不喜欢也罢,它都将会发展。其实所有技术的发展是有自己内在规律的,尤其是在具有巨大生命力,而且具有巨大利益关系的这样一个机制下,更是这样。我一直认为,生产关系的改变,仍然是我们这个社会最为重要的事情。在过去几十年里,改革开放让生产力得到了极大发展,生产关系方面做了很多的调整,今天的互联网、AI发展到了现在的程度,大家都感觉到了生产力有了巨大的解放。但是,在生产关系上并没有根本改变:在使用生产力的过程中,用什么解决人和人之间基本关系,解决普通人和政府间的基本关系,解决所所谓能够产生价值的人——这些中心点和我们普通人之间的关系。因为,最终我们今天所看到的,过去几百年发展起来的相对垄断的金融系统、货币发行机制是会得到改变的。今天看不合时宜的事情,过了几十年、几百年,绝对是显而易见的真理。今天,人民币是我国唯一可以允许的法定货币。但是,事实上在中国流行的、可以交换价值的中介并不只是人民币,美元、日元、欧元还是微信支付、支付宝都是作为交换价值的中介。法定货币至少在可见的将来是不会被取代的。但是,法定货币所能够应用的范围是会扩大很多倍的,今天人民币所应用的范围,可能是以非常低的算术级数增长,每年增加1%~2%,而建立在区块链之上的加密货币和法币之间重叠的部分只是很少的一部分。区块链所建立的新机制,是价值交换的机制,人自己所创造的价值更能够体现出来。最简单的例子,比如说现在中国有好几亿的农民工,所有的大城市里,我们所住的这些漂亮的大楼,绝大部分不是城市居民自己建立起来的,而是农民工们建立起来的,可是这些人能够得到的收益是非常少的。在这个机制里面,他们所创造的价值被拿走了,可能包括我们在座的一些人,我们直接、间接的剥削了他们,这一点对于整个社会是不利的。我们应该创造一个机制,使得所有能够产生价值的人,都用一个方式可以更加直接地和他的用户对接。我是从事法律的人,在法律上任何一个纠纷的产生都要建立一个证据链,我要解决的只是证据链其中的一部分,证据链的两头都需要别的机制来解决。我希望把区块链技术应用和我们政府机构尤其公共治理机制结合起来,使得我们政府能够意识到今天就应该努力去利用它。区块链给了我们一个机会,我们有一个巨大的规则制定权、一个巨大的可能性使得我们能够第一次在我们新技术发展的时候,站在人类的前面走。但我在硅谷时发现,我们研究的东西和他们研究的东西不在一个平面上,他们有相当强的力量在做基本技术、底层技术。我们现在做的有一些应用,而且我们做的也都非常好用。但这是不够的,底层一旦发生改变,上层也要发生改变。我曾经和搞加密货币投资的人士沟通过,问这个行业中的水分有多大,有人说90%,有人说99%,在整个行业里投了各种各样的加密货币,但后来发现大部分都是骗人的东西,这是不可避免的。但这不是问题,问题在于我们的政府用什么方式管理它,至少我们使所有做好事的人将来能够得到好处,做坏事的人也能够受到惩罚,至少受到惩罚的几率高一点。监管部门要对区块链和数字货币有充分的认识,不能躲,不能等到出了事才想着管理,而是应该有一定的预见性。两年前,我和一位美国朋友沟通时候,他提到区块链的基础是不要中心、不要监管,因为他本身就是一个监管,它已经解决了所有的信任问题。后来我听着觉得道理上不大对,经过几年时间,到现在为止,我越来越觉得他说的是不对的,如果没有监管的话,人们就会用这项技术去做很多坏事了。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建立起一个机制去保护区块链,使它能够健康的成长发展,谢谢各位!

2月26日,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高西庆出席“瑞·达利欧「中国行」系列活动并发表演讲。瑞·达利欧是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基金创始人,2018年2月26日,瑞·达利欧携新书《原则》来到中国,开启为期4天中国行活动。最近区块链成了非常热门的东西,但大家对区块链的了解还远远不够。在过去几个月里,区块链最明显的表现形式就是比特币,也有不少人对加密货币感到怀疑。曾经有人说比特币完全是一个庞氏骗局,但是过了不到一个月,那个人又说后悔说了这句话,他说我可能说的太早了。为什么会这样?高西庆认为,这是因为大家忽然发现,在这几百年金融发展历史中,突然出现了一个我们不够了解的新技术,它不受垄断机制的影响。在过去400年金融发展史上,所有的系统都是靠垄断来解决的,因为大家知道交易这个基本原则就是信任,要解决信任问题,人和人之间可以信任,群体之间的信任,然后到更广泛的国家大的市场的信任,逐渐的就会需要一个统一的机制来管,不管是中央政府这些发法定货币,还是中央银行允许货币本身的流通对它的规制,还是各种交易所,它都形成了这么一个垄断的方式。“可是这个垄断的出现就造成了一个问题,”高西庆说,“就是中间普通老百姓和你这个机制之间的连接,要靠巨大的一批寄生机构来解决,就是我们今天所讲的所有的金融中介机构。”高西庆直言:“今天世界上的金融机构吸引了整个社会上最聪明的、最能干的、最勤奋的、最有学习能力的人,这个事情是有问题的。”而我们人类过去几千年的发展过程中,进步的主要力量来自于我们自己创造的系统。他指出,我们努力工作,可是今天最有创造性的人能得到的好处很少,最发财的人是给淘金者卖水的人。我们今天看到这个世界上就是这些卖水的人得到了好处,所以聪明人都跑那儿去了,他表示对世界发展是不利的。而区块链出现后,尤其是出现了以区块链为代表的加密货币之后,我们会发现中央政府、中央银行、最大的投资银行等等,第一反应不光是怀疑,而且是抵制,甚至几乎有好几个不同的大国都开始表现抵制,几乎恨不得要封杀区块链。然而到今天,他们态度开始有所改变。因为在人类历史上每次大的变动的时候,都需要时间逐渐统一认识,到了今天互联网时代、区块链时代,这个时间的进程变得非常之快。“一开始别人给我讲这个事的时候看不懂,我想去了解、去看,越看越觉得有意思。”为什么有意思?高西庆解释,他发现头一次出现了一个技术,来解决原来需要基于第三者,而且是大家都不怀疑的第三者,只能是政府、有想法的人、说话声音大的人、大家都服气的人,“这次用不着了,所有的人大家在一个共同的平面上,无数个节点来确认信任,这是整个的改变了人类过去几千年来做交易的方式。”这个时候我我们就要考虑,为什么政府、大的机构这么反对这个东西,或者恐惧这个东西?高西庆认为,“就是因为区块链改变了连接方式之后,使得习惯原来这个运作形式的这些人他的权威没有了,他所赖以生存的这些基本的东西没有了,这一点正是人类进步的最大的推动力。”但他觉得区块链是非常好的事情,挡不住的。对于区块链,现在不管是央行也罢、各个政府也罢,世界各国都在说一些不积极的话,但是高西庆却认为,我们要拥抱区块链,因为它从根本上解决了一个巨大的问题——中间者垄断的问题。今天有人在努力挖矿,有人在努力投机买比特币,但高西庆不关心这个钱本身,而是关心这个技术对人类所带来的整个的贡献。高西庆说:“我们在寻找一个所有人脑子里能共同接受并信任的一个机制,这个机制我现在不知道是什么,但是它已经出了雏形。”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高西庆高西庆:聪明人都去了金融机构
这对世界是不利的新浪财经讯
2月26日消息,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高西庆出席“瑞·达利欧(Ray
Dalio)中国行”系列活动并发表演讲。瑞·达利欧是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基金(Bridgewater)创始人,2018年,瑞·达利欧携新书《原则》来到中国,2月26日-3月2日,新浪财经全程报道“瑞·达利欧(Ray
Dalio)中国行“。最近区块链成了非常热门的东西,但大家对区块链的了解还远远不够。在过去几个月里,区块链最明显的表现形式就是比特币,也有不少人对加密货币感到怀疑。曾经有人说比特币完全是一个庞氏骗局,但是过了不到一个月,那个人又说后悔说了这句话,他说我可能说的太早了。为什么会这样?高西庆认为,这是因为大家忽然发现,在这几百年金融发展历史中,突然出现了一个我们不够了解的新技术,它不受垄断机制的影响。在过去400年金融发展史上,所有的系统都是靠垄断来解决的,因为大家知道交易这个基本原则就是信任,要解决信任问题,人和人之间可以信任,群体之间的信任,然后到更广泛的国家大的市场的信任,逐渐的就会需要一个统一的机制来管,不管是中央政府这些发法定货币,还是中央银行允许货币本身的流通对它的规制,还是各种交易所,它都形成了这么一个垄断的方式。“可是这个垄断的出现就造成了一个问题,”高西庆说,“就是中间普通老百姓(60.440,
0.00,
0.00%)和你这个机制之间的连接,要靠巨大的一批寄生机构来解决,就是我们今天所讲的所有的金融中介机构。”高西庆直言:“今天世界上的金融机构吸引了整个社会上最聪明的、最能干的、最勤奋的、最有学习能力的人,这个事情是有问题的。”而我们人类过去几千年的发展过程中,进步的主要力量来自于我们自己创造的系统。他指出,我们努力工作,可是今天最有创造性的人能得到的好处很少,最发财的人是给淘金者卖水的人。我们今天看到这个世界上就是这些卖水的人得到了好处,所以聪明人都跑那儿去了,他表示对世界发展是不利的。而区块链出现后,尤其是出现了以区块链为代表的加密货币之后,我们会发现中央政府、中央银行、最大的投资银行等等,第一反应不光是怀疑,而且是抵制,甚至几乎有好几个不同的大国都开始表现抵制,几乎恨不得要封杀区块链。然而到今天,他们态度开始有所改变。因为在人类历史上每次大的变动的时候,都需要时间逐渐统一认识,到了今天互联网时代、区块链时代,这个时间的进程变得非常之快。“一开始别人给我讲这个事的时候看不懂,我想去了解、去看,越看越觉得有意思。”为什么有意思?高西庆解释,他发现头一次出现了一个技术,来解决原来需要基于第三者,而且是大家都不怀疑的第三者,只能是政府、有想法的人、说话声音大的人、大家都服气的人,“这次用不着了,所有的人大家在一个共同的平面上,无数个节点来确认信任,这是整个的改变了人类过去几千年来做交易的方式。”这个时候我我们就要考虑,为什么政府、大的机构这么反对这个东西,或者恐惧这个东西?高西庆认为,“就是因为区块链改变了连接方式之后,使得习惯原来这个运作形式的这些人他的权威没有了,他所赖以生存的这些基本的东西没有了,这一点正是人类进步的最大的推动力。”但他觉得区块链是非常好的事情,挡不住的。对于区块链,现在不管是央行也罢、各个政府也罢,世界各国都在说一些不积极的话,但是高西庆却认为,我们要拥抱区块链,因为它从根本上解决了一个巨大的问题——中间者垄断的问题。今天有人在努力挖矿,有人在努力投机买比特币,但高西庆不关心这个钱本身,而是关心这个技术对人类所带来的整个的贡献。高西庆说:“我们在寻找一个所有人脑子里能共同接受并信任的一个机制,这个机制我现在不知道是什么,但是它已经出了雏形。”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