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游戏的概念,经过了快一年的发展,至今已觉不新鲜。但奇怪的是,自从《逆水寒》开始内置区块链玩法后,一种叫“区块链网游”的概念却流行了起来。亲自体验过一些后发现,市面上的这些区块链“网游”作品。从画面与玩法上看,确实与传统网游别无二致,但我们知道,界别区块链游戏,重要的是他上链的部分。这些产品中,大多数连核心资产都不上链,玩家们根据在游戏中取得的中心化成绩数据,在现实中向项目方兑换相应数量的token。本质上来讲,这应该被称作通证游戏而非区块链游戏,更谈不上区块链网游。说起区块链网游,记得有网友曾经问过我一个有趣的问题:加密猫这类区块链游戏属于网游吗?那时认知水平还有限的我,果断就给出了肯定的答案。但今天再回想这个问题时,却觉细思恐极。因为虽然加密猫是区块链游戏,也是通过网络交互进行,但不管是加密猫还是大多数区块链游戏,他们都弱化了网游的核心内在——“游戏社交”。可以说,今天的大多数区块链游戏,只有网游之名但并没有网游之实。所以,怎么才是一个真正意义的区块链网游?虽然从加密猫到Last
Trip,Gods
Unchained,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区块链游戏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但目前看来,区块链游戏仍然存在两个突出的矛盾:一是公链效率与玩法多样化需求的矛盾;二是短期玩家留存与长期社区建设的矛盾;对于公链的性能问题,估计在未来很长时间都将是广大开发者需要面临的现状。在这种状况下,当然不乏想挑战公链性能极限,追求复杂玩法的开发者。然而从其作品来看,由于频繁的上链操作,游戏过程时常被中断。最后游戏既没有服务传统玩家的连贯体验,也没有对币圈玩家喜闻乐见的简易上手,可谓是费力不讨好。不知大家是否记得,2008年有一款横空出世的游戏,它没有复杂的游戏机制,画面简单,不需要什么配置,甚至开发成本也不到10万。但凭借熟人社交的玩法模式,它却创造出1600万活跃,300万月收入的成绩。这款游戏便是在游戏界被奉为经典的《开心农场》。从《开心农场》的案例中我们可以得到两个启示:一、游戏好不好玩,不在于底层性能与玩法复杂程度;二、社交是成本极低的玩法。回到区块链游戏上,要解决今天普遍的游戏性缺乏问题,在游戏机制上取巧要比死磕更现实。游戏社交是网游玩家的重要需求,它可以是活动,是功能,是玩法,是任务,并不一定完全需要上链的操作。而当这些机制都融入到目前的区块链游戏里,或许会是一个能摆脱公链性能束缚,又能真正兼具投资与可玩性的链游。除了增加玩法,在传统游戏里社交系统的设计还有更大意义:增加留存,刺激付费。但对于区块链游戏来说,设计游戏社交系统则是另一番意义所在。我们都知道,由于区块链游戏去中心化的特性。玩家拥有游戏资产的所有权,游戏厂商与玩家不再是对立关系,而是在同一利益高度上,甚至游戏的发展方向都由玩家左右着。于是乎,开发商跟无数手握游戏发展大权的玩家们便会形成一个去中心化的自治社区。游戏玩法的平衡,用户获取,寿命周期,都需要靠开发商和玩家们共同维护。所以在经历众多区块链游戏先行者探索后,我们逐渐形成一个共识:区块链游戏的核心在于社区建设。理论上来说,区块链游戏社区的玩家粘性理应更强,因为每个人都是能参与游戏决策的一份子,充分的参与感更能激发玩家对游戏的感情。但有趣的是,今天区块链游戏,玩家从进入游戏开始,想着的便是早日离开。著名法国社会学教授涂尔干曾经将社会类型分成两种,一种是社会成员因为相同的信仰或观价值观聚合在一起的机械团结社会,另一种是靠共同利益与社会分工,社会成员之间高度依赖形成的有机团结社会。如今的大多数区块链游戏社区,实质上相当于机械团结的组织。社区成员因为对区块链技术的信仰、对项目方的信任,或者说对币价会涨起来的信心而聚合起来。然而在这类社区的成员交流中,多只看见到对币价的关心,或是对寻找接盘侠的欣切。除此游戏内外彼此几乎老死不相往来。而一旦游戏负面新闻出现,或者是其他更有利可图的项目出现,社区信仰便轰然崩塌,成员纷纷流走。反观传统游戏中的剑网三、WOW等,社区成员由朋友、情侣、师徒、同盟等虚拟社交关系有机团结在一起。经过了多少年,多少负面消息和新游戏的冲击,社区也依然热闹。除了数量庞大的留守玩家,即使离开的玩家也会时不时回来看看。因为让他们留下来的是在游戏里沉淀下来的友谊,而不是手里被套牢的Token。在笔者看来,一个良好的区块链游戏社区也应当是一个成员间互相依赖的有机团结社会,而不应照搬其他区块链项目的套路,忙于币价的折腾。而要实现社区成员之间的有机团结,打造出社区成员积极参与游戏建设,愿意主动为游戏带来新玩家的良好游戏社区。或许利用好网游本身玩法机制具备的社交特性,让社区各成员之间,以及各成员与游戏之间建立起多重紧密的关系网络会是另一种可行的社区建设思路。当然我们不可否认,社区成员最关心的还是资产的价值,但是试想一下,当到了社区成员离不开社区,社区规模越发壮大的时候,这将成为一股强大的流量。在这个流量时代,拥有如此强大的玩家流量,我们还需要担心游戏资产的价值吗?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