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裁员的背后,都是员工的付出换不回足够的收入。人才在牛市的时候是“人才”,在熊市赚不到钱的时候便成了冗余。”随着熊市逐渐深入,年初疯狂扩张的区块链巨头们也纷纷撑不住了。最近,这些巨头们不仅停止了扩张的脚步,还开始了花样裁员。理想主义爆棚的Consensys:将裁掉一半以上的员工2014年7月,以太坊以30美分/枚的价格,发起了价值1800万美元的ico。该项目的联合创始人Joe
Lubin 成为了以太坊众筹期间最大的买家之一,以远低于 1
美元的价格买入了大量以太坊。在此几个月后,他又创建了开发工作室
ConsenSys,为以太坊生态系统创建开发工具及应用程序。Lubin是“去中心化的信仰者”,他认为去中心化将会改变游戏规则,也由此叛逆地将Consensys
总部选在了布鲁克林下层中产阶级社区 Bushwick 。从外观上看,Bogart
Street49
号的墙壁上充斥着各种各样的涂鸦,门上则被酒吧卫生间常见的贴纸覆盖着,显得脏兮兮的。——人们很难看出这是一家企业。Consensys是Lubin本人的理想乌托邦。他想将Consensys打造成一个为去中心化世界构建应用程序和基础设施的全球“有机体”,对内则在组织中实行“全民主”,员工可以选择自己的头衔,很少有人有固定的办公桌。同时,他还为此掏出真金白银。从头至尾,Consensys
始终未选择股权融资、发债或者进行ICO。Lubin
本人慷慨解囊,用个人加密货币存款为所有 ConsenSys
提供资金。幸运的是,随着以太坊随后价格一路暴涨,Lubin的身价也不断飙升。据福布斯估计,至2018年2月,Joe
Lubin净资产约有50亿美元。Consensys也随之成为了全球资金最雄厚的加密货币集团之一,并且投资了大量区块链公司和项目。Consensys本身就拥有约1200名员工;而在
Consensys
总部布鲁克林,超过50家区块链企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且覆盖的种类繁多。据估计,Lubin
的全球“有机体”每年耗资超过 1
亿美元。然而,随着熊市的逐步深入,以太坊价格从近1400美元直线掉落至100美元,跌幅超90%。Lubin个人的资产也从50亿美元不断缩水,很可能已经不足10亿美元。更糟糕的是,随着ICO泡沫的破灭,Consensys
几乎所有业务都处于亏损状态,有些业务甚至毫无盈利的可能性。于是,一年1亿美元的资金耗费显得格外奢侈。裁员来得顺理成章。在Lubin宣布“重新聚焦优先事项”不久之后,ConsenSys在12月7日发出声明,称将裁掉13%的员工。然而这还不是终点。紧接着,12月21日,三位知情人士又向coindesk表示,ConsenSys正在分拆或削减其投资组合中一些创业公司的资金。因此,该公司1200名员工中的大约50%将离开。

随着熊市逐渐深入,年初疯狂扩张的区块链巨头们也纷纷撑不住了。最近,这些巨头们不仅停止了扩张的脚步,还开始了花样裁员。01 理想主义爆棚的Consensys:将裁掉一半以上的员工2014年7月,以太坊以30美分/枚的价格,发起了价值1800万美元的ICO。该项目的联合创始人Joe
Lubin 成为了以太坊众筹期间最大的买家之一,以远低于 1
美元的价格买入了大量以太坊。在此几个月后,他又创建了开发工作室
ConsenSys,为以太坊生态系统创建开发工具及应用程序。Lubin是“去中心化的信仰者”,他认为去中心化将会改变游戏规则,也由此叛逆地将Consensys
总部选在了布鲁克林下层中产阶级社区 Bushwick 。从外观上看,Bogart
Street49
号的墙壁上充斥着各种各样的涂鸦,门上则被酒吧卫生间常见的贴纸覆盖着,显得脏兮兮的。——人们很难看出这是一家企业。Consensys是Lubin本人的理想乌托邦。他想将Consensys打造成一个为去中心化世界构建应用程序和基础设施的全球“有机体”,对内则在组织中实行“全民主”,员工可以选择自己的头衔,很少有人有固定的办公桌。同时,他还为此掏出真金白银。从头至尾,Consensys
始终未选择股权融资、发债或者进行ICO。Lubin
本人慷慨解囊,用个人加密货币存款为所有 ConsenSys
提供资金。幸运的是,随着以太坊随后价格一路暴涨,Lubin的身价也不断飙升。据福布斯估计,至2018年2月,Joe
Lubin净资产约有50亿美元。Consensys也随之成为了全球资金最雄厚的加密货币集团之一,并且投资了大量区块链公司和项目。Consensys本身就拥有约1200名员工;而在
Consensys
总部布鲁克林,超过50家区块链企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且覆盖的种类繁多。据估计,Lubin
的全球“有机体”每年耗资超过 1
亿美元。然而,随着熊市的逐步深入,以太坊价格从近1400美元直线掉落至100美元,跌幅超90%。Lubin个人的资产也从50亿美元不断缩水,很可能已经不足10亿美元。更糟糕的是,随着ICO泡沫的破灭,Consensys
几乎所有业务都处于亏损状态,有些业务甚至毫无盈利的可能性。于是,一年1亿美元的资金耗费显得格外奢侈。裁员来得顺理成章。在Lubin宣布“重新聚焦优先事项”不久之后,ConsenSys在12月7日发出声明,称将裁掉13%的员工。然而这还不是终点。紧接着,12月21日,三位知情人士又向coindesk表示,ConsenSys正在分拆或削减其投资组合中一些创业公司的资金。因此,该公司1200名员工中的大约50%将离开。02 土豪比特大陆:开裁海外部门,削减员工福利寒冬严酷,环球同此凉热。当我们看完了西半球正在上演的裁员潮后,现在我们把视线转移到东方。2011
年初,Lubin
读了比特币白皮书并且得到顿悟:去中心化将会改变游戏规则。同样是2011年,吴忌寒在一篇博文中看到了比特币白皮书,并将此翻译成了中文,介绍到了中国。七年之后,二人都已是加密货币圈内的顶级富豪。2017年,比特大陆营收约25亿美元,净利润逾11亿美元,其中矿机销售营收占比超90%。此后,比特大陆也开始了它的迅速扩张,从几百人的团队迅速扩张到了3000人,同时还拥有多个海外团队。某种意义上,比特大陆已经成为了一个庞然大物。但伴随着比特币和比特币现金的暴跌,和Lubin一样,吴忌寒的身家与比特大陆的加密资产也开始了巨幅缩水。不过比Consensys幸运的是,比特大陆今年一直紧张地进行着股权融资。今年7月比特大陆完成了B轮融资,估值120亿美元。2018年8月,牛市的余温尚未完全散去之时,比特大陆又完成了B+轮融资,拿到了4亿多美元。据业内人士测算,比特大陆现在可能手握8亿美元的现金,是业内最不需要担心现金流出问题的一家公司。然而,谁也无法判断熊市将在什么时候结束。身处这样的大熊市中,几乎每天都有矿工选择拔线停机,矿工们更换新矿机的意愿极其低迷。因此,几乎所有的矿机生产商都遭遇了同样的困境——矿机卖不出去。矿机是比特大陆的收入的主要来源。矿机卖不出去,空养着如此多的人力也就意味着巨幅的亏损。当下,几乎所有区块链巨头的明智做法都是裁员和削减福利,以节约开支。比特大陆也不例外。早在一个多月前,比特大陆就开始削减一些不必要的福利,例如早餐和加班晚餐,水果茶点等。而昨晚,脉脉上又爆出了“比特大陆裁员潮”事件。根据这个“统计下比特大陆被裁的同学们”的帖子,比特大陆现有员工3200人,年前将裁员1700人,裁员比例超过50%。帖子中不少人指出,自己所在的部门整个都被裁掉了。从脉脉上看,比特大陆这次裁撤的重点似乎在不赚钱的AI领域。161个热门评论,有相当一部分在讨论AI部门的裁员,更有人称“AI应该是全部干掉,只保留矿机和云端芯片“。记者亦从脉脉上联系到比特大陆相关人士,对方称裁员比例可能高达70%。该人士还称,比特大陆台湾、美国、以色列等海外部门已经全部裁撤完毕。但该人士也称,这个比例只是内部流传的说法,具体裁员指标各个部门还未分发下去,因此究竟裁多少,要等到各部门真正宣布了才知道。记者向比特大陆求证,比特大陆官方回应称:“外界传闻不实,系比特大陆视业务发展情况,进行的年末正常人员调整,未来我们也一如既往欢迎各界人才的加盟。”03 火币:2000道区块链从业资格考题在路上……当我们站在2018年末熊市的当口,寒风凛冽,萧瑟刺骨。此时,我们似乎还能从疯狂的裁员潮中瞥见年初“区块链人才紧缺,60万年薪招记者”的热闹场景。与比特大陆一样,在去年赚得盆满钵满后,火币也在今年年初开始了疯狂的扩张,公司从一百来人增加到1400人,并扩展了除交易所以外的其他业务,包括教育培训、法律咨询、区块链社交软件、公链项目、研究院等。同样,随着熊市的深入、交易量的萎缩和上币费锐减,火币的收入来源也开始大幅减少。所有裁员的背后,都是员工的付出换不回足够的收入。人才在牛市的时候是“人才”,在熊市赚不到钱的时候便成了冗余。但是,既然都赚不到钱,如何判断谁是人才,谁是冗余呢?火币显然是很有章法的。据火币内部员工透露,公司已经为员工们准备了一份2000题的考卷,每个部门出200道题,且难度都不小。这场考试名曰“区块链从业资格考试”(这大概是区块链业内第一个从业资格考试了吧),如果一次不过,可以补考;但如果补考不过,“可能就凉凉了”。相关媒体亦向该员工询问题目如何,该员工称:“考试题目现在不能外露,只能等到考试的时候才知道了。”另有传言称火币同样将裁员50%,且上周已经清理了100多人。清理的原因包括:实习不给转正;公司搬迁去海南,不愿意去海南的就裁掉等。相关媒体向另一名火币员工问询,对方称:“公司群里现在还有1400人,公司一直是进进出出,但总人数变化不大。”但这名员工也称,不能保证年后还有这么多人。04 区块链媒体:疯狂砍人,10个员工成为标配春江水暖鸭先知。区块链媒体的裁员,其实早就走在了行业的最前面。Consensys、比特大陆、火币等标志性企业年初极速扩张,年末又裁员,手握大笔资金的区块链媒体亦如是。年初诞生了不少估值几亿美元的区块链媒体,某些头部区块链媒体发个快讯广告就得几万元,办场大会能赚上百万元。如今,这样的光景早已不在了。如今的区块链大会,赠票的多,掏钱买票的少。即便这样,能把会场坐满就很不错。甚至有个别项目,为了凑齐听宣讲的人数撑场面,花钱雇佣学生当托儿听演讲。因此,如今办会大多是赔钱,大会大赔,小会小赔,于是“闭门私享会”“线下沙龙”等小型会议开始变多,大会则越来越少。这大概是区块链媒体裁掉不少办会的商务的原因吧。再说广告收入。从去年到今年年中,ICO泡沫始终存在,项目方为了割韭菜,做宣传,四处拉拢媒体,并且愿意给高昂的广告费——这也是出现了上千家区块链媒体的原因,因为有人养活他们。到如今不仅ICO泡沫完全破灭,像上述的那些大公司也开始纷纷裁员。媒体服务的是行业,如果行业变穷,媒体又何来的收入呢?最后说说融资。虽然很多区块链媒体年初声称拿到了千万融资,但其实大多拿的是token
fund的钱。而token
fund的投资又基本是币,尤其是以太坊。现在,以太坊较高位已经跌了90%以上,多数区块链媒体拿到的币融资都被熊市坑杀。在这种情形下,区块链媒体不得不裁员。例如金色财经人最多的时候有180人,传闻现在已经裁到了80人。核财经人最多时有80人,目前也已经裁到了30人左右,据说还将往下裁减。耳朵财经裁到只剩下12个人。不知不觉,10个人成为了区块链媒体届的标配。现在若要论什么是区块链大媒体,10个人以上的就是区块链大媒体。很多做得好的区块链媒体,都是十几个人的人员配置。而某些资金耗尽的区块链媒体,则开始走“光杆司令”路线,即只保留创始人和联合创始人,裁掉几乎所有的员工,聘用兼职。熊市之下,这也是无奈的法子。05 被裁的人们宛若一场狂欢,数以万计的人抱着“这就是通往财富自由之路“的想法,在去年年末、今年年初涌入了区块链行业。而不到一年时间,这群人又被从区块链行业洗出。一位原国内知名公链项目的运营负责人向相关媒体表示:“我看到的只有一场泡沫。最初,我对别人说,不要投资空气币,这些项目并没有人在做事。然而现在我可以对你说,对于我们项目我也没有信心,我看到他们的做法与空气币项目没有本质上的不同,可能就是团队牛逼一点。现在我被裁掉了,我终于可以对你说出这些话了。“相关媒体接触到的许多被裁掉的区块链从业者都表示,已经无法维持对这个行业的信仰。“它更像是一个风口,而不是一个趋势,就像共享单车那样。而风口一过就没了,我们又得去找新的风口了。“一位被头部区块链媒体裁掉的记者表示。更多的人则渴望回归到原有的行业中去,尽管他们发现,自己已经很难回去了。整个互联网行业都笼罩在资本寒冬的阴影下,区块链世界外同样是绝望的裁员潮。更何况,那些抱着暴富梦想进军区块链行业的人,已经被传统互联网从业人士打上了负面的标签。对于现状,这群人只能默默接受。人生是一场康波,如今,他们要回到低谷中去了。这个冬天很冷,但这并不会动摇到区块链行业的根基。虽然大量17年后入场的人被洗掉,但老人和核心人士却没有离开,相反,像图灵奖得主这样重量级别的玩家正在逐渐进场。裁员是个人之痛。但站在更为宏观的角度,区块链行业能够认真做事的时候到了。寒冬的积雪里埋着来春的种子,一切仍在继续。来源:碳链财经

熊市持续了一年,区块链行业进入了寒冬,降薪、裁员、倒闭,“活下去”成为唯一的愿望,11月以来,连行业顶尖的头部公司都开始了裁员的进程。寒冬已至,裁员大潮降临交易所12月25日,中国头部交易所火币内部员工爆料称:火币已经为员工们准备了一份2000题的考卷,每个部门出200道题,且难度都不小。这场考试名曰“区块链从业资格考试”,如果一次不过,可以补考;但如果补考不过,可能将被裁撤。目前,有消息称火币在上周已经清理了100多人,接下来的裁员比例或达50%。实际上,除了此次被曝光的“2000题末尾淘汰机制”外,从已认证的火币员工在脉脉上的吐槽就可以看出,火币内部存在内部“动荡不安”、“站队”、“人心惶惶”等现象,甚至有“至少十个同事被莫须有的罪名被裁掉”。媒体金色财经是区块链头部媒体,此前创始人杜均在朋友圈发帖表示,金色财经当今每月亏损额度高达300万元,一月后,金色财经爆发裁员风波,创始人杜均随即发布了相关说明,他表示此次人员优化比例为35%;公司优化后,亏损降到了每月150万,此前他曾指出公司每月亏损300万;所有优化员工会得到合理补偿。据金色财经员工爆料,区块链产业最火热的时候,在金色财经发一篇广告软文要收费10个比特币,折合人民币超过60万元。打包宣传要价15-20个比特币。随着去年下半年比特币价格大跌,产业轰然爆破,公司收入折损,裁员也一波接着一波。在分别经历了9月和12月的裁员后,有被裁员工认为自己进入公司后被不合理对待。项目方Steemit是一款用区块链技术搭建并于2016年投入运营的社交内容分享平台,2017年中BM打造的第二个区块链项目。2017年中BM离开Steemit,开发了现在的EOS。Steemit最大的特点就是通过区块链技术实现了“去中心化”的打赏机制。2016年时,Steemit的总市值最高排名第三位,但2018年,Steemit下跌超过95%。12月3日,CEO
Ned Scott在其自家平台发布公告宣布,
Steemit将进行业务重组,由于自动开采的回报减少,市场疲软以及节点运行成本增加,
Steemit将裁员70%。同时,Ned 还表示Steemit
仍旧是区块链社交平台中的佼佼者,并表示将帮助被裁员工转型,同时向社区和建设者表达了感谢。2014年7月,以太坊以30美分/枚的价格,发起了价值1800万美元的ICO。ConsenSys项目的联合创始人Joe
Lubin
成为了以太坊众筹期间最大的买家之一,以远低于1美元的价格买入了大量以太坊。在此几个月后,他又创建了开发工作室ConsenSys,为以太坊生态系统创建开发工具及应用程序。ConsenSys在12月7日发出声明,称将裁掉13%的员工。然而这还不是终点。紧接着,12月21日,三位知情人士又向coindesk表示,ConsenSys正在分拆或削减其投资组合中一些创业公司的资金。因此,该公司1200名员工中的大约50%将离开。反思:区块链公司做错了哪些事?1月9日,知名数字资产交易所ShapeShift的首席执行官Erik
Voorhees宣布该公司裁员37人,并发文讲述了其裁员原因,值得每一家区块链公司深思。一、缺乏重点Erik
Voorhees提到,最主要的原因是,把注意力分散到了太多的方向。“它们消耗了财务资源,它们需要法律审查,然后需要再进一步审查,接着还是需要审查……这些项目转移了人才注意力,改变了招聘重点,它们需要我们管理团队的关注,它们既耗费时间,也耗费精力。最终,这一系列项目的整体规模,却小于其他项目的总和。”其他公司同样具有这一问题,今年年初,火币的员工总数在300人左右。然而经过了一年的激进扩张,,目前火币的员工数量在1300人左右。火币在全球业务布局中包括:火币矿池、火币钱包、火币资本、火币Labs、生态基金、火币资讯等。区块链头部公司布局全产业的意图强烈,人员扩张迅速,当行业走向回落时,裁员不可避免。比特大陆在2017年也大规模布局人工智能领域,而据脉脉员工爆料,比特大陆本次裁员,人工智能也是裁员重灾区之一。二、法律合规成本增加Erik
Voorhees指出,我们自身的增长加上行业的增长,意味着公司遇到越来越多的审查。我们曾感到舒适的灰色地带,变得越来越不舒适。因此,我们开始探索复杂金融服务监管的每一个细微之处。当我们步入这片泥潭时,巨大的法律账单和风险评估,迫使资源从公司的重要部分转移出去。值得注意的是,Shapeshift原本就以其无需开设账户就能进行数字货币交易而著称,正如其名称“Shapeshift”一样,人们可以将其代币打到交易所地址,交易所直接将其转换为其他代币打回用户。这成为了众多洗钱行为的温床,记者此前在调查fomo3D大奖得主时也发现,该黑客曾使用Shapeshift兑换代币。SEC曾对Shapeshift其进行严格审查,这对其业务带来了重大影响。当前,众多区块链公司都面临监管压力,币安从中国大陆发家、在香港注册公司,脚步遍布东京、马耳他、乌干达等地,赵长鹏带着币安一步步在全球寻找合规的土地。火币在日本斥重金购买交易所牌照,记者预计价格将超过亿元。法律合规的成本无疑给区块链公司的经营带来巨大难题。三、持有众多的加密资产Erik
Voorhees讲到,该公司最伟大的财务决策同样是最糟糕的,那就是过多的押注加密货币。Shapeshift大多数的资产负债表都是由加密货币资产组成的,他们接受波动,接受风险,将自己的命运与加密货币市场的命运连接在一起,这并没有因近期的痛苦而改变。同样受制于此的还有比特大陆,根据泄露的比特大陆pre-IPO
投资者文件,截至3 月31 日,比特大陆中国公司持有超过100
万枚比特币现金(BCH)在其资产负债表上,这些BCH 占当前流通的1730 万枚BCH
中的5%
以上。按照成本计价,这些BCH的平均成本为869美元。而当前BCH价格仅为129美元,如果依然持有如此众多的BCH,比特大陆账面亏损超过7.4亿美元。记者认为,在加密货币熊市大概率持续很久的当今,企业持有加密货币资产必须做好对冲,注意风险。遭受裁员的员工可能举报原公司加密货币领域知名的美国律师Jake
Chervinsky指出,区块链公司的大裁员或带来全新问题,即遭受裁员的员工可能举报原公司,尤其,当他们向SEC以及CFTC举报时,可能会得到高额奖励。在2018年初,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宣布了一项新的奖励,以鼓励“举报人”,如果他们带来的情报能够帮助进行成功的执法行动,获得100万美元或更多的罚款,举报人可以获得10%-30%的奖励。一边裁员潮,一边人才荒虽然裁员潮在继续蔓延,但继续招聘的公司依然不少,尤其以开发岗的需求最高。美国大型招聘网站Indeed近期提供了一项关于区块链和加密货币的报告,数据显示,从去年10月到今年10月,相关招聘数量增加了25.49%。此外,Glassdoor的报道显示,美区块链职位工资是其他职位的1.6倍。12月14日,全球领先的职业社交网站LinkedIn(领英)发布《2018年新兴职业报告》,在过去四年中,区块链开发者增长最迅速,达到了33倍。在很多公司大规模裁员时,众多公司也对人才伸出了橄榄枝。去中心化交易所Bancor就表示了招聘的意愿。近期,Facebook也表示招聘区块链相关人才。目前开放的职位是两个软件工程师职位,一个是数据科学家职位,另一个是数据工程师职位。两个职位都是在加利福利总部的全职职位。我们认为,熊市带来区块链行业的“大洗牌”,也带给我们深入的思考,作为区块链企业,合法合规、控制风险是主要任务,牛市中野蛮生长的公司将面临诸多问题,但真正优质的公司不仅不会倒下,从容的布局将会在未来带来爆发的机遇。来源:奇點財經Singularti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