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币Prime上线,二级市场跑的快游戏开演

日前,火币Prime正式上线其第二期IEO项目牛顿,据火币全球站官方数据显示,牛顿(NEW)在上线3小时后交易量突破1亿美金。虽然第一期项目TOP在上线不到一小时就出现了维权投资者,但是就数据层面而言,TOP在开盘一周后价格较开盘价依旧上涨了16倍。而据币安近期公示的2019年第一季度销毁公告可知,在今年第一季度币安将销毁83万枚BNB,据币安销毁规则可知,其每季度销毁的BNB为币安于该季度净利润的20%,由此推算可知,币安今年第一季度实现净利润7800万美元,较去年第四季度增长了66%。而OKex的OK
Jumpstart在不温不火地推出其第一期项目积木云之后,又开始归于沉寂。据一位业内人士向财经网分析,从积木云的走势就能看出来OK没有把OK
Jumpstart放在重要位置上。在积木云持续走低中诸多积木云二级市场投资者在积木云的官方群中表示要卸载OK,转投他所。在一定程度上,积木云的走势已经为OKEX的信誉造成了一定的负面影响。据财经网统计可知,截至2019年4月17日为止,币安为OKEX、火币、币安三大交易所中推出项目最多的一家,其先后于1月31日、2月28日、3月25日上线了BTT、FET以及CELR。而开盘市值最高的项目为OK
Jumpstart首发的积木云,火币全球站首发的TOP则是开盘一周后涨幅最大的IEO项目。经财经网以上线开盘价计算一周涨跌幅可知,币安首期IEO项目BTT在上线一周后上涨94.81%,而后两期项目却并未延续BTT的辉煌,第二期项目FET即开始出现下跌趋势,上线一周后下跌7.09%,第三期项目CELR跌幅更是超过了50%。而火币首期项目TOP
Network虽在上线前即被媒体爆出其实际项目控制主体为国内的新三板上市公司杭州腾展科技(839079),但是这并不影响其价格的一路走高,据公开数据计算,在开盘一周后,TOP较开盘时上涨逾16倍。但是据业内人士分析,火币推出的TOP控盘严重。相较于火币的负面缠身却产生暴涨16倍不同,OK
Jumpstart的首期项目则是所有项目中跌幅最大的一个,据财经网计算,开盘一周之后,积木云跌幅为57.04%。但是据业内人士分析,造成上述差异的主要原因是各所控盘方式不同,他表示火币控制了项目上线的开盘价,让开盘价格不会过分走高,更是为之后拉盘提供空间,而OK则没有控制开盘价,导致开盘价格直接拉高出逃,也增加了进一步拉盘的难度。据公开数据显示,积木云的开盘价格为TOP开盘价格的43倍。而在三大所之外,一批中小交易所相继跟风推出自己的IEO项目。ZB
Launchpad于3月27日推出VSYS,虽然就数据来看,VSYS项目反响不错,上线一周后涨幅依旧456.47%。而ZB的二期项目在开盘第二日跌幅就已近20%,Kucoin的IEO项目在上线一周后跌幅也近50%。自BTT引发的IEO概念已被热炒近三个月,而在喧嚣过后,真正能撑住巨幅暴涨的项目却并没有几个,IEO概念也开始被模式币等新的概念替代,IEO也开始褪去了其造富效应,逐渐显现出其变相募资的本质,而在募集了大量的资金后,各个项目或多或少的出现了各种问题。TOP开盘不到一小时即身陷维权风波中。据了解,目前火币等TOP是三所所有IEO项目中唯一一个遭遇维权的项目。此外,还有知情人士向财经网爆料称火币发售TOP时疑似内部出现老鼠仓,对此财经网向火币进行求证,火币相关人士表示,火币Prime并不支持API下单,该屏蔽机制对内部外部同样有效,此外火币公关武晨还进一步表示,一旦发现有员工触碰“火币高压线”,公司会第一时间依据企业管理制度进行处理。此外,据积木云的转账记录可知,自积木云上线OK之后,一直有地址在向OK进行大额转账。据一位积木云投资者表示,积木云有大量的币并未锁仓,目前市面上积木云的流通量或早已超过了官方公布的6.65亿枚。而ZB推出的VSYS背后也是一地鸡毛,据财经网了解,VSYS早在上线ZB
Launchpad之前就已上线了其他交易所,而目前市场流通量也于ZB发售的数额相差巨大。据非小号数据显示,目前市场上流通的VSYS高达41亿枚,而其发行总量为52亿枚,流通量近其总量的80%。纵观上述IEO项目K线图可知,这些项目几乎无一例外的在大涨之后即开始大跌,而为这些大跌买单的永远都是散户。

新萄京娱乐网址2492777 1

火币Prime确实与币安Lanchpad不同,它不是一个在二级市场扩大融资的行为。本质上是给已被套牢的一级市场融资份额找到一个出逃机会。种子轮、基石轮、私募轮投资者及项目团队将面对谁跑的快谁回本多的残酷考验。

文 | 棘轮 比萨

2019年3月20日上午,火币数字货币交易所CEO翁晓奇发布公告称火币全球站将于3月26日上线火币
Prime首个项目TOP-Network。随即,翁晓奇携手金色财经于十点三十分做了一期直播,在直播中,火币全球站CEO翁晓奇宣布火币
Prime将在全球范围内选择优质项目,直接在火币全球站主板上进行公开交易。

13万人参与,3774人认购成功,19秒抢完。这是火币首轮IEO项目的抢购实况。

翁晓奇着重强调火币 Prime不同于币安的Launchpad,“既非众筹也非IEO”。

在三个月时间里,币安、火币、OKEx,纷纷宣布上线IEO。有网友戏言,几大交易所从未如此团结。

新萄京娱乐网址2492777 2

IEO,为交易所的平台币带来了新的使用场景,在沉寂已久的币市如同一针强心剂。平台币因此暴涨,投资者则蜂拥抢购项目份额。

但是前脚翁晓奇在直播中表示火币
Prime并非IEO,后脚火币印尼CEO就在朋友圈内表示将“配合全力推送火币新IEO项目”,并配以火币
Prime的宣传海报。

但在疯狂的IEO背后,越来越多的投资者表现出了担忧。一些人明知这就是一场击鼓传花的博傻游戏,却仍然义无反顾。

据财经网查证,火币Prime在事实意义上为一种变相的IEO行为,且无论币涨币跌,对于火币而言,这都是一门稳赚不赔的生意。

IEO,究竟是牛市的开端,还是一个充满了黑庄、圈套、陷阱的赌场?这场突然开启的热潮,又会将币圈带向何方?

一位业内人士分析,火币
Prime的推出无关项目方的长期发展,所要实现的终极目标是拉升HT币价。

01

变相IEO

疯狂

2019年1月3日,币安宣布重启Launchpad平台,随即在两个月的时间里,打造了BTT
和 FET
逆势上涨的神话。币安Lachpad开创了利用平台币对区块链项目进行公开募资的先河,并以此为契机拉动了全行业平台币的上涨。据币安数据显示,BNB目前已由1月3日的5.7979USDT涨至了3月20日的15.2382USDT,涨幅逾150%。

3月26日晚8点,数字货币玩家张龙匆匆吃完晚饭,便打开电脑,开启了早已保存好的火币页面。按计划,一小时后,他将在这个页面抢购火币Prime上的首个项目——TOP。

事实上,火币
Prime的做法与币安Launchpad确实存在明显不同。币安Launchpad是典型的IEO操作手法,项目方以交易所作为募资平台,而翁晓奇则表示火币Prime由早期用户、社群成员和私募投资者等在二级市场交易通证,而非项目方或交易所进行募资。

TOP的抢购页面上显示着大大的金色倒计时提示,诱惑着所有打开页面的抢购者。在倒计时结束后,张龙看到的抢购界面仍然是一片空白。他急忙刷新网页,输入金额,点击抢购。但系统提示却告诉他,抢购失败。

也就是说Launchpad推出的项目中,项目方是单一出让方进行扩大规模融资,而火币
Prime则是多个出让方以现有流通量进行公开融资。

在这场名为“IEO”的大潮中,张龙无意间成为了浪潮的推动者。

据了解,IEO(InitialExchange
Offerings)全称为首次交易发行,指以交易所为核心发行代币,项目方跳过ICO这一环节直接上线交易所进行二级市场交易。在这个过程中,最为关键的一点是交易所充当着为项目方进行项目背书的角色,交易所抵押的是自己交易所信誉。

所谓IEO,指的是项目方跳过ICO等公开渠道,直接在交易所上币。而投资者们,则大多只能使用交易所的平台币,认购份额。

而究其本质,火币
Prime也好,Launchpad也好,在整个流程中都充当着为项目方背书的作用。

事后,火币发布的官方数据显示,全球范围内共有13万用户参与了TOP的抢购。最终,有3774人抢到了TOP的首发份额。

火币Prime的“创新”主要是为了避开集资诈骗的法律责任,仅对区块链项目早期的私募和社群成员等所持份额进行上市销售,不为项目方提供更大规模的公募获取新的融资份额。

新萄京娱乐网址2492777 ,TOP的抢购共分为三轮。第一轮的3亿枚TOP在7秒内被抢光;第二轮的4.5亿枚则仅用时5秒;第三轮7.5亿枚用时7秒。也就是说,仅19秒时间,15亿枚TOP便被抢购一空。

但是究其本质,火币
Prime还是躲避不了对公众进行融资的本质。直接将项目早期份额售卖给公众,一旦出现项目倒闭、破发、价格大幅下跌等状况,二级市场投资者出现的巨幅损失可能需要负责项目审核的交易所和项目团队共同承担。

然而,7秒、5秒这样的数字,在张龙眼中毫无意义。他的感受只有两个字——“秒没”。

据媒体3月19日报道,所有中国大陆居民均可参与火币Prime投资,而无需国外身份进行KYC。

这场抢购被外界戏称为“币圈双十一”。据说有玩家包下整个网吧,雇人抢购TOP。还有一张照片到处流传:一位身穿美团外卖骑手服装的小哥,蹲坐在台阶上,用笔记本看火币Prime抢购页面。

“现在国内有很多涉及ICO或加密货币的案件,这些案件多数都形成了刑事案件而非民事诉讼。交易所涉及的法律条款为刑法225条非法经营罪。项目方通常会涉及192条集资诈骗罪,还有一个罪名是刑法266条诈骗罪。如果交易所扮演了项目方的角色,进行项目的融资和发行,也有可能触及这两条罪责。在整个刑法的原则上来说,如果是涉嫌两个罪名的话,司法一般会从重处理。最高可判至无期徒刑。”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理事肖飒曾警示道。

“先生不好意思,如果我没抢到TOP,您的餐就能马上送到。如果我抢到了,我就不送外卖了,您最好另点一份。”有网友根据网络图片调侃。

翁晓奇在直播中表示,火币Prime上线的项目有火币全球站自行在全球范围内选择。前金丘区块链研究院院长洪蜀宁曾对IEO表示了质疑,“IEO和传统ICO相比,多了一道交易所筛选的程序,对于提高项目的可信度有一定效果,但效果有限,因为交易所并没有足够的能力和动力去筛选出有价值的项目。”

疯狂的抢购推动了TOP币价的攀升。以HT计价,开盘仅半个小时,TOP就创下了28倍的币价涨幅。

多位业内不愿透露姓名的知名从业者向财经网表示,当前市场中根本没有好的项目,想要把项目推出去必须下大力气去包装,同时对操盘团队的控盘能力要求很高。

但在暴涨背后,TOP却缺乏价值支撑。张龙坦言,自己对TOP项目一知半解,更从未看过其白皮书。“但这是火币的第一个IEO项目,只要抢到就是赚,火币不可能把这个项目搞砸了。”他说。

新萄京娱乐网址2492777 3

当所有的投资者都不再关心项目本身,只是相信会有后来者接盘时,所谓的IEO,就变成了击鼓传花的游戏。

经查证TOP
Network官网得知,该项目声称使用了区块链4.0技术。据火币官方公告显示,本期交易总量为15亿TOP,占项目发行总量的7.5%,相等于初始流通量的60%。

在达到28倍的币价涨幅巅峰后,TOP的价格迅速下挫,在10分钟内较最高点下跌近80%。几经跌宕,目前TOP的价格仅为0.11元,较4月1日的次高点又跌去了54%。

新萄京娱乐网址2492777 4

令投资者失望的,不止是TOP。

早期投资者上所寻求解套

作为火币的首个IEO项目,TOP并未设置抢购的HT持仓门槛。但HT仍然是TOP的唯一交易筹码,大量用户因此购入TOP。

据火币全球站公告显示,在开盘初始阶段,火币
Prime设置“阶梯限价期”。限价期分为三轮,每轮30分钟,共计1.5小时,每轮设置一个限价,用户可在低于限价的范畴内进行买卖交易。限价期仅限有特定资产能力的用户参与。

在TOP抢购完成后,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没有抢到TOP的投资者们开始愤怒地抛售HT,后者的价格迅速下跌。不到两个小时时间,HT便从2.54美元跌到2.26美元,跌去了11%。

针对这一规则,有观点认为其实质是“之后每一批投资者都要为前一批投资者买单。”

而HT交易区内的多个币种,则成为了HT持仓者的避险买入对象。一时之间,该交易区内的多个小币种突然暴涨——Kcash、MT等币种的价格,甚至几乎翻番。

一位业内人士则表示,如果该项目方的私募阶段由多个投资机构完成,外加项目方代币持有者数量较多,会出现因筹码分散导致在火币Prime上市后蜂拥砸盘的情况出现,导致该项目价格持续暴跌。

“乱套了,都乱套了。”张龙说。

因此他认为,火币此举主要目的为稳定市场,以控制早期波动范围。该机制可以限制主力持仓机构在开盘初期将价格拉升至非理性高点拉动市场热度,限制持币量较大的私募和项目方的筹码释放速度,避免币价急跌造成崩盘。

02

但是火币的“阶梯限价期”虽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降低流动性,却并不能改变火币
Prime的基础功能。在整个流程中,火币
Prime充当着一个中介平台,这个中介平台将私募份额以及项目方的自持份额发售到散户手中,由散户接盘。

扩张

据分析,在熊市大环境下,能将手中的私募份额变现对于这些私募份额持有者来说意义重大,“哪怕只收回四分之一的投资额度也比一天天等着项目死掉,投资归零要好。”各投资机构和持币的项目方成员即将加入火币Prime跑的快游戏,在前期同心协力将价格拉升至市场接受极限之后,谁能先跑一步变成了关键。

被调侃“乱套了”的IEO模式,始于交易所币安。

而在过了一段时间,项目热度降低后,替换新的项目继续刺激市场。由币安Launchpad近期推出的几个项目可知,在经历过BTT和FET的暴涨之后,Celer热度明显退却。据财经网查证,Celer开盘初期参与人数不过百。但贯穿游戏主线的平台币BNB却一直保持向上势头。

2019年1月,币安重启了代币发行平台“币安
Launchpad”,并宣布将在该平台发行新项目。

通常,头部交易所会在项目上市前要求项目方缴纳高额保证金,以保证项目方不砸盘套现,进而维护市场稳定。而此次火币公开宣布对火币
Prime上的项目不收取上币费,但是否对项目方收取保证金未对外公布。

新Launchpad的首个项目,是BitTorrent。

业内人士分析,对于火币而言,火币 Prime是一门稳赚不赔的生意,火币
Prime的推出一方面可以赚取一定的手续费,另一方面则可以增加HT的应用场景,并进一步拉升平台币HT的价格。而平台币为交易所自身价值的体现,在BNB暴涨逾150%的背景下,其他交易所难以不眼红。

这是一个早在2001年就已问世的P2P下载协议,曾被网友昵称为“BT下载”。2018年,BitTorrent被孙宇晨的波场收购,并发行了BTT作为Token。

据香港大学数字货币研究组组长熊昊向财经网表示,IEO对于投资者而言有一定的投机价值,但是对于行业发展来说毫无意义。

在币安 Launchpad上,用户可以使用币安的平台币BNB众筹BTT。

但是,散户要想在私募机构和项目方的博弈中取得胜利并不是一件易事。以FET为例,FET在经历暴涨之后一路暴跌,目前早已跌破发行价。

1月28日,BTT上线,遭遇用户疯抢。13分25秒内,237.6亿个BTT被抢购一空。

新萄京娱乐网址2492777 5

9天时间,BTT便由众筹时的0.00001824 BNB,暴涨至最高的0.0001796
BNB,涨幅接近10倍。

就目前形势而言,各投资机构和持币的项目方成员即将加入火币
Prime“跑得快”游戏,在前期同心协力将价格拉升至市场接受极限之后,谁能先跑一步变成了关键。

但在疯狂过后,BTT仍然没有逃脱暴跌的命运。截至4月4日,BTT24小时最低价格为0.00003961BNB,较最高点已跌去78%。

而火币交易所也并不需要关心项目方的长期发展,只要协同项目方做好每一轮的宣传和维护好了其平台币的币价,火币的目标就已达成。

有人预测,币圈新一轮“跑得快”游戏已经开始。

但BTT的火爆,仍然让币安的Launchpad成为了熊市中的焦点。它的第二个项目Fetch.AI的发行时间更快,仅11分14秒便完成了发行。

币安Launchpad的火爆,还带动了一项新的产业——代理KYC。由于币安Launchpad不支持中国大陆用户KYC,许多国内投资者不得不寻求“旁门左道”。

“据我了解到的情况,从印度拉人头做币安KYC认证,费用是500元一次;后期需要人脸验证的,则是800元一次。”参与了FET公募的陈志诚透露。

对于币安而言,Launchpad最大的贡献,也许是抬高了BNB的币价。

由于Launchpad上发行的代币只能通过BNB购买,BNB的价格在两个月内成功翻番。随后,各大平台币都开始蠢蠢欲动。

媒体把币安Launchpad的发行模式,命名为IEO。

“IEO可以被简单地理解为,交易所为项目方背书发行代币。”陈志诚告诉一本区块链记者,“这相当于交易所发行了另一种平台币。”

币安创始人赵长鹏此前曾对媒体表示,IEO模式的核心在于找到好项目。“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选好的、实际干活的项目。”赵长鹏称。

他还表示,币安很欢迎其他交易所推出IEO,它们如果能够帮助更多好的项目成长,对行业肯定是好事。

一石激起千层浪,随着币安Launchpad大火和火币Prime的上线,OKEx也推出了自己的IEO平台OK
Jumpstart。

2019年3月12日,OKEx CEO Jay在其个人微博上表示,“OKEx 的 utility token
销售平台 OK Jumpstart 随时可以上线。”

4 月 1 日,OK Jumpstart 正式确认首期项目为 Blockcloud。

次日,OKEx公布了OK Jumpstart代币的销售规则。

与币安Launchpad、火币Prime类似,OK
Jumpstart采取预约、中签的方式进行代币销售,仅OKEx平台币持有用户可以参与。

消息一出,OKB价格应声大涨15%。

至此,IEO模式已席卷三大交易所。而海外交易所,也开始迅速跟进IEO的新模式。

3月21日,美国数字货币交易所B网也宣布将推出首个IEO项目:VeriBlock,其平台用户可以在4月2日开始参加VeriBlock的IEO。

今年,交易所大战的主题,似乎已经确定。

03

比谁跑得快

尽管缺乏落地支撑,但IEO仍然令投资者趋之若鹜。这让很多投资人、从业者担忧。

“目前来看,IEO的逻辑和股票市场的‘打新股’最像。”资深数字货币投资者陈波对一本区块链记者表示。

打新股,指的是在新股发行时,股民进行申购。中签的人,即可买到即将上市的股票。

“为什么打新股如此之火?因为大多数新股一上市就是连续一字涨停版。”陈波说,“你要是打中了一个新股,不赚上几万块,都不好意思说自己中了。”

在他看来,自从A股新股发行规则改变以来,打新股就变成了“无风险高收益”的操作。绝大多数新股都可在上市当天封死涨停板,然后连续涨停。

与打新股类似,IEO市场的申购规则,也遵循“持仓、中签、申购”这一模式。

“但与股票打新不同的是,币市24小时交易,不设涨跌停板。”陈波表示,“这就意味着,IEO项目的上涨周期会很短。”

在他看来,每家交易所推出的第一个IEO项目,都会聚集大量的热点、热钱。但热点一过,其币价必然大跌。

这让IEO投资成为了一场“比谁跑得快”的游戏。投资者之间的相互猜忌与踩踏,也变得更加粗暴和赤裸。

本就将IEO视作“击鼓传花”游戏的张龙,在TOP中签失败后,仍然在关注TOP的后续走势。但他早已决定,不会在二级市场参与这场游戏。

“BTT的先例摆在前面,TOP最多‘玩’一周就结束。兄弟们,能跑赶紧跑吧,别再指望有人能接盘了。”他在社群中劝诫他人。

近日,数字货币市场再起波澜。比特币等主流币种全面上涨,有人开始猜测IEO的浪潮已经撼动主流币市,也有人担忧,IEO是在透支投资者的热情。

“我甚至认为,这波IEO的热度过后,币市可能会陷入更为糟糕的熊市。”财经专栏作家殷浩天告诉一本区块链记者。

他认为,IEO在本质上仍然是一种ICO,甚至是一种无需发币的ICO。

“以前ICO需要把ERC20代币打到个人钱包实现筹码的发放。”殷浩天说,“现在的IEO,直接把筹码放在交易所了。”

这样一来,交易所就成为了最高权力的制定者。换句话说,在这个市场,交易所既是卖票的赛事主办方,又是裁判员,还亲自下场比赛。它们不仅可以从比赛中受益,还能直接操控比赛的各个环节。

一位不愿具名的区块链投资人对一本区块链记者表示,IEO使用平台币作为募资筹码,属于“人为创造的需求”。而交易所们的目的,就是为了拉升平台币价格。

“区块链、数字货币的去中心化思潮,在中心化IEO的面前消失不见。IEO带来了太多的不透明性。”殷浩天说。

越来越多的投资人已对IEO形成共识:在这场击鼓传花的游戏中,大家比的就是“谁跑得更快”。

随着交易所IEO阵营的不断扩大,这一模式究竟能维持多久?而这场人为制造的牛市,又将以何种结局收场?

我们不得而知。

*文中部分受访者为化名。

区块链骗局不断,如何保护财产安全?

“区块链”兴起后,不少违法项目,都披上它的外衣,吸引新“韭菜”。大量受骗者投入资金,却血本无归。

不懂趋势、技术和行情的普通人,该如何去伪存真、保护财产安全?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一本区块链。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