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项目商标保护的法律分析及区块链项目商标保护现状解读

区块链技术去中心化和不易被随意篡改等特点,使得不同领域从业人员探索研究该技术与行业的结合。但是区块链项目知识产权保护问题却同样不容忽视,特别是恶意抢注的情况下,被侵权人很难维护自己的权利。2019年4月23日《商标法》的修改,为区块链项目的商标保护提供了更为全面的救济途径。本文将结合新《商标法》修改的内容,探讨区块链项目的商标保护。一、《商标法》修改的主要内容本次《商标法》的修改主要体现以下两点:第一,
强调商标注册申请的“使用目的”;第二,
加强商标权的保护,提高侵权赔偿标准。主要修改内容如下:1.
第四条第一款增加:“不以使用为目的的恶意商标注册申请,应当予以驳回。”增加这一条主要为了:第一,防止恶意注册人的恶意抢注,不以使用为目的的非正常申请会被驳回;第二,对驳回这类非正常申请的决定以法律支持,即审查机构有权凭借对申请材料的审核情况直接作出相应的审查决定。2.
第十九条第三款修改为:“商标代理机构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委托人申请注册的商标属于本法第四条、第十五条和第三十二条规定情形的,不得接受其委托。”本款主要对代理机构行为进行规制,强调商标代理机构的义务。实践中,一些商标代理机构利用其业务优势帮助委托人进行恶意商标注册,损害了市场公平竞争秩序,而事实上代理机构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不以使用为目的的商标注册申请”并不难,本条进一步明确了代理机构的积极引导作用。3.
第三十三条修改为:“对初步审定公告的商标,自公告之日起三个月内,在先权利人、利害关系人认为违反本法第十三条第二款和第三款、第十五条、第十六条第一款、第三十条、第三十一条、第三十二条规定的,或者任何人认为违反本法第四条、第十条、第十一条、第十二条、第十九条第四款规定的,可以向商标局提出异议。公告期满无异议的,予以核准注册,发给商标注册证,并予公告。”第四十四条第一款修改为:“已经注册的商标,违反本法第四条、第十条、第十一条、第十二条、第十九条第四款规定的,或者是以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由商标局宣告该注册商标无效;其他单位或者个人可以请求商标评审委员会宣告该注册商标无效。”《商标法》第三十三条是关于商标注册异议程序的规定;第四十四条第一款是关于注册商标具有违法情形或者以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宣告无效的规定。修订后的《商标法》对于商标异议、无效宣告提出的主体及理由做了进一步补充完善,将不以使用为目的的申请商标注册(第四条)、商标代理机构违法申请或者接受委托申请商标注册(第十九条第四款)纳入到异议和无效宣告事由中,主要目的在于对恶意注册或者非正常申请行为进行全面规制。4.
第六十三条修改为:第一款中的“一倍以上三倍以下”修改为“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第三款中的“三百万元以下”修改为“五百万元以下”;增加两款分别作为第四款、第五款:“人民法院审理商标纠纷案件,应权利人请求,对属于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除特殊情况外,责令销毁;对主要用于制造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的材料、工具,责令销毁,且不予补偿;或者在特殊情况下,责令禁止前述材料、工具进入商业渠道,且不予补偿。”相比与之前法律规定的较低的侵权成本,本条的修改一方面提高了侵权人的违法成本,另一方面亦能提高商标权利人的维权信心。5.第六十八条第一款第三项修改为:“(三)违反本法第四条、第十九条第三款和第四款规定的”;增加一款作为第四款:“对恶意申请商标注册的,根据情节给予警告、罚款等行政处罚;对恶意提起商标诉讼的,由人民法院依法给予处罚。”该条款主要针对代理机构非正常代理行为、非正常申请行为、恶意诉讼进行行政处罚,对于这类非正常申请,将在审查环节直接予以驳回,但仅作出驳回申请对于侵权行为的打击力度尚不足。因此,本次修改增加行政处罚的规定对代理机构非正常代理行为、非正常申请行为将进行进一步的处罚。二、区块链项目商标法保护的法律分析

一、《商标法》修改的主要内容本次《商标法》的修改主要体现以下两点:第一,
强调商标注册申请的“使用目的”;第二,
加强商标权的保护,提高侵权赔偿标准。主要修改内容如下:1.
第四条第一款增加:“不以使用为目的的恶意商标注册申请,应当予以驳回。”增加这一条主要为了:第一,防止恶意注册人的恶意抢注,不以使用为目的的非正常申请会被驳回;第二,对驳回这类非正常申请的决定以法律支持,即审查机构有权凭借对申请材料的审核情况直接作出相应的审查决定。2.
第十九条第三款修改为:“商标代理机构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委托人申请注册的商标属于本法第四条、第十五条和第三十二条规定情形的,不得接受其委托。”本款主要对代理机构行为进行规制,强调商标代理机构的义务。实践中,一些商标代理机构利用其业务优势帮助委托人进行恶意商标注册,损害了市场公平竞争秩序,而事实上代理机构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不以使用为目的的商标注册申请”并不难,本条进一步明确了代理机构的积极引导作用。3.
第三十三条修改为:“对初步审定公告的商标,自公告之日起三个月内,在先权利人、利害关系人认为违反本法第十三条第二款和第三款、第十五条、第十六条第一款、第三十条、第三十一条、第三十二条规定的,或者任何人认为违反本法第四条、第十条、第十一条、第十二条、第十九条第四款规定的,可以向商标局提出异议。公告期满无异议的,予以核准注册,发给商标注册证,并予公告。”第四十四条第一款修改为:“已经注册的商标,违反本法第四条、第十条、第十一条、第十二条、第十九条第四款规定的,或者是以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由商标局宣告该注册商标无效;其他单位或者个人可以请求商标评审委员会宣告该注册商标无效。”《商标法》第三十三条是关于商标注册异议程序的规定;第四十四条第一款是关于注册商标具有违法情形或者以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宣告无效的规定。修订后的《商标法》对于商标异议、无效宣告提出的主体及理由做了进一步补充完善,将不以使用为目的的申请商标注册(第四条)、商标代理机构违法申请或者接受委托申请商标注册(第十九条第四款)纳入到异议和无效宣告事由中,主要目的在于对恶意注册或者非正常申请行为进行全面规制。4.
第六十三条修改为:第一款中的“一倍以上三倍以下”修改为“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第三款中的“三百万元以下”修改为“五百万元以下”;增加两款分别作为第四款、第五款:“人民法院审理商标纠纷案件,应权利人请求,对属于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除特殊情况外,责令销毁;对主要用于制造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的材料、工具,责令销毁,且不予补偿;或者在特殊情况下,责令禁止前述材料、工具进入商业渠道,且不予补偿。”相比与之前法律规定的较低的侵权成本,本条的修改一方面提高了侵权人的违法成本,另一方面亦能提高商标权利人的维权信心。5.第六十八条第一款第三项修改为:“(三)违反本法第四条、第十九条第三款和第四款规定的”;增加一款作为第四款:“对恶意申请商标注册的,根据情节给予警告、罚款等行政处罚;对恶意提起商标诉讼的,由人民法院依法给予处罚。”该条款主要针对代理机构非正常代理行为、非正常申请行为、恶意诉讼进行行政处罚,对于这类非正常申请,将在审查环节直接予以驳回,但仅作出驳回申请对于侵权行为的打击力度尚不足。因此,本次修改增加行政处罚的规定对代理机构非正常代理行为、非正常申请行为将进行进一步的处罚。二、区块链项目商标法保护的法律分析(一)区块链项目商标保护现状目前以“区块链”为关键词在商标局网站检索到和区块链相关的商标共有485件,其中包括等待受理8件,申请驳回、不予受理283件,初审公告8件,等待实质审查172件,驳回复审中10件和注册公告4件。这些正在审查的商标中涉及食品、教育、旅游和金融领域。在已经申请的商标中除了个别酒类外(区块链–青岛华纳斯酒业有限公司),其余基本都被驳回。实践中存在的突出问题是:第一,一些不具有使用目的的区块链项目商标抢注和囤积行为,导致许多新兴区块链企业品牌保护困难重重,商标权利人不得不花重金从商标恶意抢注人手中购买自己创建在先的商标;第二,当区块链项目被恶意注册时,权利人的商标权往往得不到救济,在以往的判例中,司法机关针对这种情况多依据《反不正当竞争法》、《商标法》第四十四条进行规制,即在抢注商标被核准注册后,才能启动争议程序申请无效抢注商标,同时案件审理对于抢注人囤积商标的数量和权利人商标在中国的知名度均有较高的要求,大大增加了权利人的维权成本和风险,更不利于有效遏制商标恶意申请注册行为;第三,修改前的《商标法》对被侵权人的惩罚力度小,违法成本低,导致区块链项目商标被恶意注册的情形时有发生。(二)修订后《商标法》对区块链项目商标保护的积极作用1.打击商标恶意注册行为修改后的《商标法》第四条、第十九条、第三十三条和第四十四条规定了在商标注册阶段申请人要提供“使用”的证据,赋予审查机构在初审阶段可依职权作出驳回决定的权利;区块链项目被恶意注册时,被侵权人可以依法对商标提出异议和无效申请。修改后《商标法》构建了相对完善的打击商标恶意抢注和囤积行为的制度体系,为区块链项目商标从开始申请到注册完成提供相对完善的救济措施。2.加大商标侵权赔偿力度修改后《商标法》第六十三条提高了商标侵权的赔偿金额。当权利人发现区块链项目被恶意注册时,可以向商标局申请异议和无效,并要求侵权人赔偿损失。3.
提高权利人的商标保护意识《商标法》的修改不仅是对侵权人的规制,同时提醒权利人要合理保护自己区块链项目商标。例如区块链项目商标持有人在注册商标前可以调查市场使用情况,核实区块链项目商标的注册情况;区块链项目商标持有人定期到商标局网站核查是否存在自身区块链项目商标被恶意注册的情形,是否存在相同或类似商标,当发现侵权事实时,可以委托专业机构维护自己的商标权利。(三)其他法律问题《商标法》的修改虽然可以减少对区块链项目的恶意注册,但是在实际中仍然存在待解决的其他法律问题。第一,
修改后《商标法》第四条具体如何适用,适用的程序和情形,以及相关配套的法律法规、司法解释或审查指南的明确。依据《商标法》第四条“不以使用为目的的恶意商标注册申请,应当予以驳回”规定,商标局如何认定“恶意”和“不以使用为目的”;第二,
权利人提出异议和商标无效时,从那些方面进行举证及举证程度,这些问题需要在实践中不断完善。本次《商标法》的修改突出了对于非正常专利申请和商标囤积、恶意注册行为的惩治力度,对于区块链企业来说及时构建自身的商标保护体系尤为必要。附:《商标法》修改前后对比图

强化侵犯商业秘密行为的法律责任

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的侵权赔偿数额上限拟提高,而不以使用为目的申请商标注册,或将被驳回。

关于反不正当竞争法修正案,傅政华在说明中说,草案进一步明确侵犯商业秘密的情形,草案中增加以电子侵入手段获取权利人商业秘密,以及教唆、引诱、帮助他人违反保密义务或者权利人有关保密的要求,获取、披露、使用或允许他人使用权利人的商业秘密的情形。

而为进一步加强行政许可设定和实施过程中对知识产权得保护,草案增加规定,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不得以转让技术作为取得行政许可的条件,不得在实施行政许可过程中直接或间接要求转让技术的内容。

司法部部长傅政华在说明中提到商标法修正案时表示,为了规制恶意申请、囤积注册等行为,草案增加了规制恶意注册的内容。比如,增强注册申请人的使用义务,草案增加“不以使用为目的的商标注册申请,应当予以驳回”的规定。此外,增加了商标代理机构的义务,草案增加了商标代理机构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委托人申请注册商标属于“不以使用为目的的商标注册申请”情形的,不得接收其委托的规定。草案中还将规制恶意注册关口前移,草案增加规定,将不以使用为目的的申请商标注册、商标代理机构违法申请或接收委托申请商标注册一起纳入异议程序和无效宣告程序中,作为提出商标异议、宣告注册商标无效的事由。

图片 1

行政机关对商业秘密需承担保密义务

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赔偿数额拟提高

此次修法也涉及行政许可法。关于行政许可法修正案草案,傅政华在说明中提到,为保障当事人合法权益,促进公平竞争,进一步增强行政许可设定和实施的公平性、公正性和平等性,草案中增加了“非歧视”原则。

此外,为了进一步加强相对人在申请行政许可过程中提交的商业秘密等信息的保护,草案增加规定,未经申请人同意,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参与专家评审等的人员不得披露申请人提交得商业秘密、未披露信息或保密商务信息,法律另有规定或涉及国家安全、重大社会公共利益得除外。

编辑 龚锐

红星新闻首席记者 赵倩 北京报道

此外,草案还将经营者以外的其他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组织纳入侵犯商业秘密责任主体的范围,也进一步强化侵犯商业秘密行为的法律责任。草案增加规定,对于恶意实施侵犯商业秘密行为,情节严重的,按照权利人因被侵权所收到的实际损失或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的1倍以上5倍以下确定赔偿数额;对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利益难以确定的,法院判决的最高赔偿限额由300万提高到500万。草案还加大了对侵犯商业秘密行为的行政处罚力度,增加没收违法所得的处罚,将罚款上线由50万、300万分别提高到100万、500万。

不以使用为目的申请商标注册 或将被驳回

傅政华在说明中还介绍,商标法修正案加大了对侵犯商标专用权行为惩罚力度。对侵犯商标专用权行为,草案将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侵权赔偿数额计算倍数,由一倍以上三倍以下提到到一倍以上五倍以下,并将法定赔偿数额上限从300万提高到500万,以给予权利人更加充分的补偿。此外,对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以及主要用于制造假冒注册商标商品的材料、工具加大处置力度。草案增加相应规定,规定法院审理商标纠纷案件,应权利人请求,对属于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除特殊情况外,责令销毁;对主要用于制造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的材料、工具,责令销毁,且不予补偿;或在特殊情况下,责令禁止前述材料、工具进入商业渠道,且不予补偿。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不得仅去除假冒注册商标后进入商业渠道。此外,为了做好与其他法律的衔接,实施日期拟为公布之日起六个月后。

4月20日,受国务院委托,司法部部长傅政华在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作关于建筑法等8部法律的修正案的说明。其中,商标法修正案中提到了上述内容。

同时,草案对商标代理机构不以使用为目的申请商标注册、明知委托人不以使用为目的申请商标注册还接受委托行为,以及恶意申请商标注册行为规定了行政处罚。

网站地图xml地图